台灣決心終止國統會與國統綱領。阿扁敢說不,香港人呢?

王岸然
王岸然

信報財經新聞
2006 年 3 月 3 日

阿扁敢說不,香港人呢?

香港人連表示一下同情台獨都不敢,特別是民主派,大家不是要求有公投嗎?為何台灣要搞公投,表個態都不敢?阿扁面對人氣急升的馬英九,連問了三次,基於主權在民的民主原則,將台灣前途最後決定權還給二千三百萬人民,難道錯了嗎?

不知如何,筆者覺得阿扁這句話,同樣在質問香港那些滿口要求民主的人,因為這些人經常大力表態,支持統一。說到統一,從來只跟中國的口徑,做專政者的傳聲筒,說那些理應支持統一的陳腔濫調,二千三百萬人的願望呢?不是應該放在第一位被考慮,被尊重嗎?你們天天高叫要求中國尊重香港人的意願,你們又有沒有尊重、了解及支持台灣人民的意願呢?

別告訴我超過五成台灣人不支持阿扁的路線,那只是基於對中共政權的害怕而非自由意願,那是一種因為害怕黑社會而要買怕,交保護費,保持關係的心態,並不是因為黑社會代表公義。香港的民主派尚享有言論自由,雖然同樣害怕黑社會,也不應為黑社會說好話吧!

講到這堙A不能不例外地讚劉慧卿,她是唯一一位民主派敢公然表示理應先尊重台灣人民選擇的人,她因此事備受攻擊,連左仔也對她施壓,其他民主派則明哲保身,劃清界線,背後則笑她「又蠢又笨」。這也許是事實,但只對政客而言,而非對有原則的人而言。

冒死一博的勇氣

論政治人物,筆者也偏愛馬英九,他已是下任台灣總統的大熱。陳水扁及民進黨已轉入弱勢,台獨此時不搞,再無機會。換轉是香港的政客,當形勢比人強之時就什麼都不做,只會做戲佔據傳媒的注意,保持知名度就算。

陳水扁連再選的機會也沒有,他如何自處?他可以與香港那些日漸老去的民主戲子一樣,無所事事等做民主名流,精神領袖?這是李柱銘的選擇:乾脆走到專政者的陣營,做個曲線救民主英雄又如何!這是劉千石的選擇。

豁出去,堅持自己未完之志,結果是失敗居多,更冒身死之險,陳水扁是偏向虎山行,這亦是真正政治家的精神所在。成功了,他是台灣之父;失敗呢?成了千古罪人。你可以說他玩火,我佩服他貫徹理念,敢於對抗強大敵人,死而後已。若經公投,這也是二千三百萬人共同承擔的風險,香港人若多說話,只是吃不到的酸葡萄,高呼支持一戰,更是可恥的表態表演。

因為,香港理應比台灣人更明白不能對專權者專政者說不的苦處,香港若有民主,只有曾蔭權或陳方安生或李柱銘或大狀可供選擇,全是有欲不剛的小格局人物,有陳水扁或馬英九可選嗎?

陳水扁今次不但逆民意而行,亦逆了美國的意願,至少表面上如是。當然,也不能排除美國與他有合謀的陰謀,目的是在布殊任內,也是陳水扁任內,正式挑戰中共有關統獨的真正底線,亦是挑戰胡溫有否一戰的決心。美國與民進黨的估計,是中共不敢!

戰爭是最蠢行為

不要忘記,大約十個月前中共通過了《反分裂國家法》,中共在文宣及口頭上的施壓已經去到盡頭,餘下來恐怕就是真的只有開戰一途。問題只是大戰還是小戰,或是不戰。這是每一個中國人在道德上都要問問自己,支持以戰爭解決問題否?

筆者早有答案,立此存照。就算台灣宣告獨立,亦不應該宣戰,到時若有反戰集會,一定出席。戰爭是人類最蠢、最沒有智慧的行為,因為外國人的挑撥而戰,更加無智慧。筆者對中國今天的領導人的智慧有點期望,所以為反戰直進一言。

台灣就算宣告獨立,亦不等於真正法理上能夠獨立,因為無人承認,自稱的獨立了無意義,亦不值得為此而開戰。

中共領導人若有真智慧,應放棄以中央壓地方的心態對待台灣問題,不停的戰爭威嚇,更是令到台灣人滋生離心的原因。治人不治,反其智,中共肯反身求己,才是唯一解決台灣問題的希望所在。

要民主自由的台灣統一到專制政權之下,有良心的中國人是不應支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