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恥辱﹐還是中國的恥辱﹖

李怡
李怡

蘋果日報    2007年4月14日

港大民意調查計劃進行「香港人的身份認同」調查﹐被問及假如可以選擇﹐會當「九七後的特區人」還是「九七前的殖民地人」時﹐三成一受訪者選擇當「殖民地人」﹐選擇當「特區人」的受訪者只有四成一﹐不足一半。調查又發現逾六成受訪者稱自己是「香港人」﹐只有約三成六受訪者自稱是「中國人」。

香港人真是沒得救了。這是甚麼時代﹖世界上還有幾個地方沒有擺脫殖民地﹖還有殖民地的人想回到過去嗎﹖「殖民地人」本身就是污名。更何況﹐人人都知道﹐回到殖民地時代是不可能的事﹐務實的人怎會選擇空想呢﹖

一九八四年﹐英中簽訂聯合聲明﹐有國際組織認為應讓香港人舉行公投去決定香港是否應該被中國併吞﹐中國強烈反對﹐英國也不敢進行﹐因為中英都知道﹐公投會有一個甚麼結果。事實上那時曾一度掀起移民潮。有民族主義傾向的人指香港人抗拒中國併吞香港﹐是香港人的恥辱。八四年底﹐筆者有一位學哲學的朋友說了這樣一句話﹕如果過去中國搞得比香港好﹐香港不會有甚麼人抗拒中國併吞香港﹔如果今天香港人抗拒中國併吞香港﹐這不是香港人的恥辱﹐而是中共領導人的恥辱。

不過﹐接下來二十多年﹐隨中國改革開放﹐中國已成為舉世矚目﹐經濟發展傲世驕人國家﹐中國的國際地位不斷提高﹐全世界都是中國貨﹐到處都見到中國人﹐學中文(講普通話而不是廣州話)已成世界潮流。反而香港人在世界各地已不那麼顯眼了。二十多年前﹐香港稱中國人為「阿燦」﹐現在香港有人自稱是「港燦」。這樣的時代﹐為甚麼還不自稱是「中國人」﹐還要強調自己是「香港人」呢﹖

然而﹐港大民調是真實的﹐它與我們日常所感覺到的許多香港人的實際取向相符。

怎麼回事﹖筆者想起八四年底那位朋友的話﹐或可略改一下衍伸到現在﹕如果過去十年香港搞得比九七前好﹐香港不會有三成一的人想回頭去做殖民地人﹐如果仍有三成一的人發白日夢似地想回去做殖民地人﹐如果有六成的人自稱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這不是香港人的恥辱﹐而是中國政府的恥辱﹐是香港特區傀儡政權事事聽命中國的恥辱﹐是中國在香港貫徹「一國兩制」的失敗。

不錯﹐是失敗﹐決不是成功。因為擺脫殖民地十年﹐香港人並沒有當家作主。香港特區傀儡政權背後﹐被一個沒有民主的﹑專權政府所操縱﹐而不是像九七前那樣被一個民主國家操縱。在哪一種操縱下較有保障?香港人很清楚。香港中國併吞後除了去除殖民地污名﹐對香港人並無實益﹐也沒有恢復政治權利。香港普選遙遙無期。

香港人在香港中國併吞後不斷有挫折感與失落感。中國的經濟起飛帶給香港的經濟機遇﹐並不能彌補這種失落感。難道這還不是失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