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和防務評論》﹕中台兩國軍事小攤牌箭在弦上 

平可夫 《亞洲周刊》 2007年9月24日

中台兩國一旦軍事攤牌﹐出現非流血戰爭或小沖突的可能性最大。中國的抉擇﹐包括海上局部封鎖﹑電磁脈沖炸彈﹑石墨炸彈﹑電腦病毒攻擊﹐奪佔小外島等也可能隨著事態升級而成為現實。但不容忽視﹐台軍也同樣擁有相當的報復及反擊能力。

九月十二日﹐台灣行政院新聞局﹑國防部歷史上首次直接從境外邀請了西方媒體參觀台海空軍軍事演習。根據加拿大《漢和防務評論》的航空記錄﹐事實上﹐九月以來﹐中國方面在東南沿海的戰斗機轉場訓練次數明顯增加。盡管台灣國防部表示演習與目前的台海局勢無關﹐只是例行的戰備軍演﹐但是我以多年報道軍事新聞的眼力判斷﹐從演習的整個過程分析﹐這次台灣的軍事演習明顯是專門為西方﹑日本的報道陣營準備的﹐它與實際狀況下的戰鬥演習存在巨大差別。而是希望透過國際媒體轉告中國﹕不要盲動﹐台灣有軍事上的準備﹐也有相當的實力。

演習選擇在南高雄外海﹐也是向美日媒體表示﹕台灣立足於自己的力量實施大規模反潛﹑反封鎖海上作戰﹐一旦開戰﹐台軍非常清楚﹐台灣北部勢必客觀上得到日美海空力量的協防﹐而在南方﹐短期內只能依靠台灣自己。

中台兩國積極備戰  決戰台海

戰略造勢與威懾的特點是中台兩國從今年一月以來都在展示新型軍事裝備。在嘉義空軍基地﹐455聯隊這一次首度向國際記者展示了F16攜帶的AIM120C5空對空導彈﹐並演示了掛彈作業﹐整個過程顯然與加拿大空軍是相同的﹐包括人數和掛彈方式﹐首先安掛彈體﹐然後再最後組裝彈翼﹐顯示台灣空軍使用與北約空軍相同的作業手冊。盡管台灣國防部極力表達低姿態﹐但是中台兩國都增強了戰備態勢是不爭的事實。在嘉義空軍基地﹐我發現短短十五分鐘之內﹐數批次的F16戰鬥機緊急起飛﹑降落﹐川流不息﹐它們都攜帶實彈﹐包括小牛B型電視制導空對地導彈﹐其中部分降落的F16的塗裝是花蓮基地401聯隊所屬﹐表明戰鬥機正在轉場。455聯隊的戰鬥機緊急起飛整個過程在六分鐘之內完成﹐我認為這一過程還應該大大縮短。

到了生死存亡關鍵

戰略威懾造勢的背後是台海政治情勢正在急劇地惡化。今年一月﹐我曾經在亞洲周刊發表《台海處於疾風暴雨前夜》一文。明確預測這場慢性危機再度迸發的可能性是基於歷史的宿命論。無論對中國國共兩黨﹑台灣民進黨還是胡匪錦濤﹑陳水扁個人而言﹐都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無路可退﹗

八月﹐《漢和防務評論》的內部情勢報告透露了過去三年以來﹐中國軍隊以前所未有的規模進口了大量的航空彈藥﹐同時根據五個戰備石油儲油的增長狀況﹐彈藥的儲備種類﹑數量﹐判斷出中國實施一場中低規模對台戰爭的準備工作正在加速進行。

我認為﹐隨著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公投綁大選的臨近﹐中台兩國不可避免的小攤牌日期逼近了。為何在中國看來﹐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公投綁大選是事態嚴重﹖胡匪錦濤在悉尼﹑國台辦近期公開發言的基調已經確定﹐那就是"公投就是台獨"﹐那麼還有什麼退路﹖如果允許公投繼續﹐而中國毫無任何反應﹐如何說服軍內﹖學生﹖胡匪錦濤的個人前程充其量與江匪澤民一樣﹐在黨內留下一個姑息台獨的罵名﹐那麼﹐十七大之後肯定不會有胡的後續舞台﹗而江匪澤民時代不管台獨如何向前走﹐但是始終停留在言論階段﹐對於胡匪錦濤而言﹐公投是行動﹐如何觀其行﹖中共政權和胡匪錦濤無路可退。從問題的發展趨勢看出﹐最近江匪澤民﹑胡匪錦濤勢力高速接近﹐有什麼樣的共通語言﹐能夠讓第三代和第四代核心再度結成命運共同體﹖當然是台灣問題。兩代"核心"共同承擔風險﹐這樣實施冒險的決心可能勝過鄧匪小平時代。

我自從今年一月以來﹐同美日戰略學者﹑台灣的戰略學者﹑外交﹑國防人士無數次討論過台海攤牌的問題﹐多數人都認為奧運會在即﹐中國不會有軍事行動。筆者的回答是不能拿西方﹑日本式的合理主義思想來分析中國的行為模式﹐中國有自己獨特﹑與眾不同的思考方式。奧運會對於中國而言﹐只是包括眼睛和鼻子在內小面子而已﹐而台灣﹑西藏問題則是整個面子﹗目前兩個獨立運動有可能同步迸發﹑同步攤牌﹐中國陪不起。

此外﹐共產黨人的思考模式與西方行為模式不一樣。帶著這樣的問題﹐我八月回到了莫斯科。地鐵沿著北行﹐來到了游擊隊車站(Metro Patizanskaya)﹐這裡在一九八零年莫斯科奧運會時代稱作Izmainovo公園站﹐就是當年的奧運村。漫步在這裡﹐思索當年蘇軍進攻阿富汗的決定。筆者驚人地發現﹐當年的莫斯科奧運會﹐同樣擁有來自西德的大量投資﹗錢已經拿到﹐那麼進攻吧﹗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KGB)﹑蘇共政治局非常準確地判斷出一旦入侵阿富汗﹐歐美勢必抵制奧運會﹐但是對於蘇聯﹑中國而言﹐奧運會只是錦上添花的事情﹐而涉及國家安全的阿富汗﹑台灣問題﹐是錦都破了還添什麼花的問題﹖(中國軍事科學院戰略學少將彭匪光謙最早如此認為)。中蘇兩個民族﹐歷史上的心理負擔過重﹐尤其涉及台灣問題﹐絕大多數中國人會聯想到自從八國聯軍時代開始的恥辱。對中國人的政治受害妄想症與自大狂妄(delusions of persecution with grandeur)﹐台灣要體諒﹗

為何入聯公投對於中國如此敏感﹖近期中國的台灣問題學者也紛紛撰文﹐都基本認為這事實上就是對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的變相公投﹐而且順著台灣民族主義(中國稱之為民粹主義)高漲的勢頭﹐基本上會獲得過半數﹐這樣為今後台灣的法理獨立就創造了法理﹑名義﹑修憲的依據。七月二十四日﹐台辦的兩個聲明使用了空前未有的謾罵用詞和相當的威脅語言﹐聲稱什麼"民族敗類逃脫不了歷史的懲罰"﹐"做好了一切必要準備"云云。過去十年來﹐中國方面所謂"遏制台灣走向分離主義"的手段在政治上﹑經濟上頻繁出招﹐成效不大。因此所剩的所謂"準備"恐怕在中國的用詞看來只有最後的軍事手段。關於"民族敗類"和"歷史懲罰"的提法﹐在一九五八年對蔣介石如此稱道過﹐隨後爆發了金門炮戰。

對於民進黨而言﹐也無路可退。公投的內容已經公佈﹐而且不斷訴諸高分貝。此時顯然已經無法再撤出公投決定﹐否則中國國民黨會在這一問題上得分。至於修改內容﹖如何修改﹖我在台北注意到英文﹑中文的公投內容是不一樣的。這就留下了相當的外交斡旋餘地和文字遊戲的空間。英文是UN for Taiwan Peace Forever (聯合國為台灣﹑永久和平)﹐中文是"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英文的直譯和中國國民黨提出的以中華民國名義重返聯合國﹐是否被中國接受﹖我認為接受不可能﹐但是留下了相當的默認空間。我的思考是﹕如果把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改動成以台灣名義"參與"聯合國﹖二字之差﹐是否可以化解這次危機﹖加入參與性質根本不同。但是誰有這樣的力量讓民進黨改動兩個字﹖

中台兩國積怨難以消除

兩種民粹主義正在從台灣﹑中國兩個方向徹底撕裂兩國之間的互動關係。首先是台灣﹐被中國常年在外交﹑政治上打壓﹐惡氣積怨已久。因此民進黨運用民眾的這種惡氣﹐頻繁出招﹐是奏效的。不僅如此﹐中國國民黨也必須打民意公投牌﹐才可能在選戰中不至於被動。對於中國國民黨而言﹐也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後關頭﹐如果第三次再選敗﹐那麼意味著人力資源和黨產的更大流失﹐從此退出歷史舞台。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一樣﹐也輸不起﹗自從兩國論提出之後﹐我就明確提醒中國﹐一國兩制已經徹底失敗﹐根本行不通。但是﹐對台灣還是一味地不給基本的面子。小國也有小國的面子﹐而且人家還有相當的實力﹗至少在台灣加入世衛組織等等問題上﹐應該高抬貴手。中國式的思想決定了歷史的宿命論﹐就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這一次﹐中台雙方都應該妥協﹐彼此體諒。因此﹐政治上﹐中國應該在聯合國非政府組織的問題上﹐予以台灣更加靈活的空間。這一點﹐中國真要體諒﹗

在中國﹐民族主義的高漲已經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對台灣的惡氣也醞釀了足足十年。中國的政治學者在與我討論這一問題時無不激動聲稱在軍內﹑黨內﹐僅僅因為台灣問題對江匪澤民的不滿就忍耐已久。多數人聲稱從李登輝時代開始﹐中國就時時刻刻被台灣牽著鼻子﹐不斷委屈﹑忍耐。因此﹐心靈的火山要麼不爆發﹐要麼一瀉千里﹐大爆發。中台兩國的積怨與共有的惡氣﹐形成高低氣壓的碰撞﹐因此台海處於疾風暴雨前夜。

中國無法繼續忍耐

我認為基於中國式的思考﹐中國會無可回避地在一旦"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公投綁大選成為既定事實之前有所軍事動作﹐即使出現部分國家抵制奧運會都在所不惜。大一統的傳統思考慣性加上現實的民族主義高漲情緒﹐這一次中國多半會選擇行動模式。否則﹐內部的動蕩會比保釣問題更為嚴峻。可信的戰略情報消息管道告訴我﹐中國已經通過多個渠道向華盛頓表示﹕這一次﹐無法繼續忍耐﹗這是為何華盛頓看重事態嚴重性的最主要原因。

可能的結局模式如下﹕首先由目前的諸多跡象判斷﹐中國在加速直接做東京和華盛頓的外交工作﹐希望美日說服台灣﹐不要舉辦公投綁大選﹐這也是過去慣用的手法。中國為此會在外交上對東京﹑華盛頓作出更大的讓步。這是為何這一次東京急於表態不支持台灣獨立的原因﹐日本幾乎在過去沒有在正式場合著重強調支不支持台灣獨立的問題﹐甚至沒有直接表示過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我預測福田時代的自民黨外交會完全避免參拜靖國神社﹐那麼﹐中日關係的根本性歷史障礙就可能被排出。因此﹐下半年的中日關系將是穩定的。

對於美國而言﹐二零零八年也是大選年﹐布殊(布什﹑布希)全神貫注伊拉克問題﹐在台海問題上已經厭倦﹐因此美國對台壓力是真誠的。但是共和黨不會在壓力問題上走更遠。作為政策﹐美國反對公投﹐但是作為政治理念﹐最大的民主國家美國無法反對公投。此外﹐過份的打壓台灣的行動將會招致民主黨的批判﹐甚至成為競選工具。正是八年前﹐布殊自己反對民主黨克林頓的親華態度﹐作出了協防台灣的表示。

除此之外﹐日美的上述對台摩擦只是表面現象﹐真實的狀態是一旦台海情勢激化﹐日本的修憲將能加速進行﹐自衛軍的改制問題將會暢通無阻。在美國﹐五角大樓內部相當的意見認為與其與中國在十年後攤牌﹐不如現在﹗果真情勢惡化﹐以美日澳甚至加拿大為主體的亞洲北約體制即有可能真正確立。

和平與戰爭的模式

因此﹐比較和平的一種解決模式可能性是民進黨在最後的關鍵時刻﹐對公投內容作出某些修正﹐不那麼刺激中國﹐類似過去八年來不同的選戰前夕採取的戰術﹐最後中國勉強接受公投內容﹐這樣緩和整個事態。我謹慎評估﹐可能性完全存在﹐但是這一次民進黨和陳水扁要價很高。

第二種的行為模式當然就是動武﹐配合其他的經濟﹑政治攻略。軍事上還有三種可能性﹐即大打﹑中打﹑小打﹐在中﹑小打兩個層次又分為軟殺﹑硬殺兩種模式。大打﹐就是所謂徹底解決台海問題的模式﹐實施全面的登陸作戰。歐美日比較一致的主流意見認為中國海空軍目前還嚴重缺乏大規模渡海作戰的能力﹐一旦大打﹐美日勢必介入﹐中國的經濟發展將會因此全面停滯。我也認為大打幾乎可能性為零﹗

中等規模的軟殺出動

中打﹑小打的意圖在於告誡台灣公投綁大選的代價。時機的選擇可能在公投綁大選的內容不可逆轉之前展開。在中打的層次﹐包括中等規模的軟殺﹐這些行動的可能模式包括對台軍電腦作戰系統實施中等規模的病毒作戰﹐解放軍是勢必遭到台軍同等規模的報復。台軍同樣有能力對中國沿海實施類似的電腦病毒。類似的中等軟殺模式還包括對台灣船隻進行海上檢查﹐造成航運﹑保險費用上漲﹐進而同時影響到日本的物價﹐再配合經濟上的某些制裁措施同步推出。另一方面台軍同樣有能力做類似的報復。此外﹐實施局部海上封鎖﹐只封鎖台灣船隻﹐不封鎖美日等外國船隻﹐類似一九五八年封鎖金門的做法﹐"只打蔣艦﹐不打美艦"。這種做法﹐流血可能性低﹐對美日利益沖擊不大。當然﹐作為報復手段﹐台軍也可能宣布對上海﹑廣州實施海上封鎖。

政治上的後果也有兩種﹐一種反而幫助民進黨人和更多的台灣人同仇敵愾﹐甚至以"進入非常狀態"而中止大選。另一種狀況是事態進一步升級。還有一種可能性是中國敦促美國﹑日本強硬地施加對民進黨的政治壓力﹐要求中止公投。縱觀過去三十年的美國﹑以色列關系﹐可以發現一個規律﹐那就是和平時代美﹑以經常發生外交摩擦﹐美方的壓力幾乎難以奏效﹐但是一旦開戰﹐美國的壓力就即刻奏效。不見棺材不掉淚﹐一旦開戰﹐美軍的彈藥補充必不可缺。這是壓力奏效的根本原因。就此意義而言﹐我從來都認為台海危機任何時候是可控的。大國的內幕交易﹐比小國想像復雜許多。

中等程度的硬殺作戰包括直接攻擊金門﹑馬祖﹔對台軍作戰目標實施彈道導彈攻擊。戰鬥機實施中等規模的空戰﹑潛水艦騷擾﹔變相封鎖等。後果也近似中等規模的軟殺作戰帶來的震蕩。其實台軍對此已經有所準備﹐今年將逐步減少金門駐軍的動向就是這種準備的具體表現。但是﹐這一層次的軍事流血沖突將會留下相當大的震蕩﹐因此﹐中等規模軍事流血沖突的可能性也不大。

攻阿扁官邸及奪外島

最後是小規模的硬殺﹑軟殺作戰。軟殺作戰包括小規模的電腦病毒入侵﹑電磁脈沖炸彈攻擊﹐局部海上封鎖。硬殺模式包括戰鬥機的頻繁接近﹑甚至有限沖突﹔以地對空導彈對台軍戰機發動襲擊﹔對限定的台灣戰略目標發動小型巡航導彈﹑彈道導彈攻擊﹐攻擊陳水扁的個人公寓﹑奪取小外島等等。可以肯定的是任何模式的沖突都有可能遭到台灣的對等報復。

上述所有模式中﹐中國顯然會集中力量縮小打擊面﹐這是中共統戰的傳統。因此﹐海上局部封鎖﹑攻擊民進黨個人官邸﹑奪取小外島最有可能。

事態發展可能是美國的直接調停。縱觀一九四六年國共內戰和八二年的英﹑阿的福克蘭群島(馬爾維納斯群島)沖突﹐美軍在初始階段的角色是中立調停。這一次如何調停﹖黨對黨﹑國對國都不可能。因此﹐調停模式只能選擇中台兩國領導人"特使對特使"方式。

一旦出現中國的軍事動作﹐發生流血沖突﹐政治上的慘重代價包括中國威脅論在世界範圍內勢必全面升級。西方﹑日本的反應程度絕對超過八九年"六四"當時狀況﹔美日歐部分國家會全面抵制奧運會﹐北京奧運會成為"中國﹑俄羅斯奧運會"﹔西方會繼續維持對中國的軍事禁運﹔美日有可能在聯合國提出對華全面軍事禁運﹑甚至經濟制裁等提案﹐指望俄羅斯在軍事上幫助中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日本全面得以加速憲政改革﹑自衛隊改革﹔美日歐全面中斷同中國的軍事交流﹐視沖突的規模﹑狀況﹐一旦調停失敗﹐美軍勢必以情報支持﹑軍事裝備提供﹑直接派遣作戰艦艇﹑飛機出現台海﹑派遣志願作戰人員等方式介入。總體上﹐整個危機可控﹐但是這一次小攤牌的可能性極大。■

*平可夫為加拿大《漢和防務評論》總編輯﹑英國《詹氏防衛周刊》亞洲特派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