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傀儡特首   原來是這種貨色

2007年10月15日

傀儡特首曾蔭權以中國六十和七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做例子,表示當民主去到極端的時候,就不能管治。香港媒體反響強烈。曾蔭權10月12日接受香港電台英文節目訪問,被問到如何在民主發展、社會穩定和有效管治之間取得平衡, 曾蔭權說:當人民走到極端,就會出現文化大革命當人民掌握一切權力時,你就無法管治那地方。他又表示,這是民主去到最極端的情況。曾蔭權說完這句話後,節目主持更正指出文革不是極端民主的例子,反遭曾蔭權反駁,曾蔭權堅持說那就是極端民主的定義。

《蘋果日報》在頭版以煲呔壞腦為標題,並配以曾蔭權打扮成紅衛兵的漫畫。
《蘋果日報》在頭版以煲呔壞腦為標題,並配以曾蔭權打扮成紅衛兵的漫畫。

引喻失義

親民主派的《蘋果日報》在週六頭版以「煲呔壞腦」為標題,並配以曾蔭權打扮成紅衛兵的漫畫。同屬一個報系的《東方日報》和《太陽報》用上辛辣的標題作出報道。兩家的標題分別是「煲呔口臭文革當民主」和「辱港人智慧不配當特首」。財經報章《信報》報道說,親北京的左派人士普遍迴避評論,例如民建聯主席譚耀宗、中國全國政協常委陳永棋和政協委員劉蘅強都說沒有聽完或沒有聽過曾蔭權的言論。

英文《南華早報》的社論認為,曾蔭權把文革等同於民主,教人們嚴重質疑他對普選和政制改革的認知。 《星島日報》引述中文大學政治學者蔡子強說,曾蔭權的言論跟香港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當年宣傳國家安全立法時說希特勒由民主選出來一樣,具災難性效果。

《明報》的社評說:我們擔心身為香港特區政府之首的曾蔭權對中國的認識與瞭解尚且如此無知,其他香港官員又會達到什麼水平呢?今次事件再次說明瞭香港真的要認真辦好國民教育,並且應由特首開始。

此外,多家香港報章都引用了曾經當過紅衛兵的北京《中國青年報》高級編輯李大同的回應。 李大同說:文革是一個專制皇帝的號召下一場瘋狂的運動這證明曾蔭權對文革的瞭解還未到位。

今年8月7日,即香港會考放榜前一天,曾蔭權會見一批中學會考學生時,曾經披露當年自己應考時,世界歷史和中國文學兩科都是不合格。所以,他說出這種話來,也並不奇怪。

中國政府應該感到高興,因為這次事件證明港英殖民政府培養出來的所謂精英,在歷史和文化等方面連基本知識都沒有,殖民教育的失敗,再次得到證明(上一次是葉劉淑儀提出民主選出希特拉謬論)。可是,中國政府也值得擔心,因為中國政府任命的香港傀儡特首,原來是這種貨色。


附錄: 「文革」不是民主極端,是獨裁災禍  (陶傑)

特首曾蔭權在電台突發表「民主文革論」,令人相當驚奇。雖然由特首辦聲明「澄清」,其效應恐怕不但難以驅除,更會成為曾蔭權政治生涯的污點。所謂「文化大革命」,絕對不是民主「發展到極端」的結果。剛剛相反,而是獨裁「發酵到極致」的結果。

在「文化大革命」的中國,沒有一個在野的政黨,除毛澤東之外,沒有任何「候選人」。毛澤東的政敵劉少奇,在紅衛兵的大批判之下沒有任何說一句話自辯的權利,全國跟隨遭受暴力揪鬥的學者、作家、畫家也沒有。所謂「文革」,不 是曾蔭權所說的「人民掌握一切,政府無法管治」,而是「暴君掌握一切,人民不能說話」。毛澤東一人就是「政府」,他要劉少奇死,劉少奇就死了,他要發動 「批林批孔批周公」,周恩來就遭殃,毛澤東這個「政府」,如何「無法管治」?

「文革」時代,曾蔭權有幸在英國殖民地的香港做官,當了沙田專員,否則如果這句話在「文革」的中國私下說出口,遭到揭發,不槍斃也要勞改。所謂「文化大革命」的「政府」,是一個「中央文革小組」,以江青為骨幹,其餘皆是極左派人 物,聽命於一人,不是由七億人民以自由意志票選出來的管治機構。所謂「人民掌握一切」,只是狂熱效忠的「紅衛兵」受毛澤東的極端思想洗腦之下的「無產階級專政」,即使「紅衛兵」是所謂「人民」,他們也無法自我主宰命運,因為毛澤東利用「紅衛兵」摧毀劉少奇和鄧小平在各地的「走資派」當權者,「紅衛兵」即兔死狗烹,一聲令下,紛紛下放到邊疆和農場。「紅衛兵」的組織部「五一六兵團」,即被打成「反革命」,成為時代的犧牲品,他們之中有政治背景者,今日則成為貪官。

曾特首何以出此莫名其妙的言論?可能受到「不到台灣,還不知道文革還在搞」這句中國「笑話」的迷惑。中國政府指台灣的民主是「文革」:人民時時示威遊行,民進党政府更改國民党文化色彩的舊地名。

指台灣民主為「文革」,是偷換概念:「文革」以毛澤東的神化為根本,台灣的李登輝和陳水扁,不但沒有推動個人崇拜,而且可以任意為傳媒公眾辱駡,不以為忤。「文革」爆發各地武鬥,並無一個民選的「國會」制止,台灣至少還有一個立法院,大小政策,俱由藍綠兩營投票決定。中國的「文 革」,科技專家、學者和藝術家關押、迫瘋、迫死,學校停課,全國不事生產,但台灣的教育和產業運作如常,新竹科學園的高科技產品仍然營銷國際,支援國民黨的學者教授,還在各自的學術和研究崗位,只因為中國市場開放,許多實業搬到中國,經濟日漸掏空,並不是因為台灣人民主票選總統的結果,香港沒有普選,廠家 一樣北遷,不因為政治,而是市場經濟。

中國的「文革」是毛澤東由「大躍進」和「反右」之後步步走上獨裁之後的惡夢,是中華民族繼承帝皇統治基因,而又在獨裁者個人崇拜極度恐怖下心理扭曲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悲劇。六十年代的中國,毛澤東和江青一派,主張不斷「革命」;劉少奇、鄧小平、周恩來一派,主張經濟建設,兩派的主張,如果當時可以像台灣一樣票選公投,劉少奇像今日的馬英九一樣,也可以有拉票和演說的機會,又怎會有「文革」?美國、英國、加拿大、 日本等民主成熟的文明國家,何嘗發生過「文革」這等愚昧殘暴的浩劫?這一切都不是甚麼深奧的道理,而是常識。

香港的特首有此認知的謬誤,因為中國至今尚未為「文革」的極權基因根本清毒。曾蔭權聲稱要推行「國民教育」,如果想彌補這次失言,壞事變好事,如果有足夠的師資,不妨以在全港中學引介「文革十年史」的教育始,進而介紹學生研讀朱元璋的帝皇性格、明清的文字獄、旁及列寧的暴力革命,史太林三十年代的血腥清洗,這就是「國民教育」結合中國歷史文化通識的第一步,行政管理是曾蔭權的強項,中國現代政治的現實,顯然非其所長,國民教育以此為起點,特區高官也更瞭解人情世故,不知曾特首有沒此勇氣否?(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