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零八憲章》撰寫人劉曉波
2009年6月24日

去年發表《零八憲章》的中國異見人士劉曉波,被中國北京公安指他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昨日被捕。《零八憲章》於去年12月公布後,透過互聯網在本港及海外廣泛宣揚,至今約有180名香港人在網上簽署了《零八憲章》,包括七名立法會議員,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劉慧卿、張文光、鄭家富、街工梁耀忠、社民連梁國雄和職工盟李卓人。

《零八憲章》一書亦在本港售出逾400本。有份簽署的議員張文光指出,撰寫一紙憲章竟被指顛覆國家,勢增加港人對23條立法的憂慮。時事評論員程翔指出,北京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劉曉波,明顯要起殺雞儆猴作用,壓制零八憲章運動。

何俊仁指,中國當局拘捕劉曉波是以言入罪,令人憤望和失望。他又說《零八憲章》只是倡議中國政府推動民主法治,絕對沒有鼓吹以暴力推翻北京政權,中國正不斷收縮言論自由,打壓及迫害維權人士,民主無望。他又說,如果本港將來為基本法廿三條立法,現時簽署了憲章的香港人,很可能會被中國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拘捕。

 

中國仍是文明的監獄

明報    2009626   張文光 

六四20周年悼念剛過,差100天便是中國60周年「國慶」,劉曉波終於被捕了,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所謂煽動顛覆,不過是08年國際人權日,劉曉波發表和平的《零八憲章》,重申自由、人權、平等、共和、民主、憲政等理念,提出修改憲法、分權制衡、公器公用、聯邦共和等主張,得到中國國內外8600人聯署,被視為中國異見知識分子上書和第二次民主運動。 

有異中國八九民運的慷慨悲歌,《零八憲章》是血火的沉澱,毫不諱言受到捷克    《七七憲章》的啟示。劉曉波雖然繫獄,仍得到哈維爾頒發人權獎,光榮與悲哀集於一身。哈維爾在頒獎禮說:絕望與希望同時存在,這正是中國異見者的寫照。

今天的中國不如腐敗之清廷 

劉曉波曾參加中國八九民運,是在中國政府鎮壓八九民運後以反革命罪入獄,兩年後寫下悔過書離開秦城監獄,自視為一生的奇恥大辱,懷着終身的悔疚與靈魂的拷問,每年都以倖存者的心寫下六四的救贖。劉曉波說:我還要警告自己,有六四冤魂在天上的注視,有六四的難屬在地上的哭泣,有自己在秦城監獄違心的悔罪。我曾堅守的做人底線,早在寫下悔罪書時就被自己踐踏。 

出獄的劉曉波,以更深沉的思考走上異見者的不歸路,活在軟禁和監獄的高牆堙A但牢獄不能禁止思想的飛翔,20年磨劍的《零八憲章》,寫的是文明社會的普世價值,卻植根於中國建國60年的反思。劉曉波在憲章前言說:1949年建立的新中國,實質上是黨天下,執政黨壟斷了所有政治、經濟和社會資源,製造了反右、大躍進、文革、六四、打壓民間宗教活動與維權運動等人權災難。 

漢人立憲運動並非新生事物,與百年前的清廷立憲遙相呼應。當年的梁啟超曾組織政聞社,發起5次清國知識界的大請願,迫使清廷在1908年發布《欽定憲法大綱》,最後承諾6年立憲的時間表。清末10年的立憲衝突中,知識界揭竿而起,血書淋漓、斷指送行,聲勢浩大,轟動京師,震驚朝廷,但清國政府卻未捕一人,未開一槍,皆因立憲是書生論政,如何能殺,殺又如何? 

今天的中國卻不如腐敗之清廷,既有六四開槍在前,復有《零八憲章》拘捕在後,這正是歷史倒退的傷心處:百年革命犧牲的仁人志士,追求的是民主立憲的中華,而不是一黨專政的國家。當《七七憲章》的捷克夢境成真,《零八憲章》的中國何時圓夢?即使拘捕了劉曉波,即使壓制了303名發起者,即使將中國自絕於人類文明的大潮,難道中國人就沒有自由的渴望嗎? 

著名畫家高爾泰,六四後逃離中國,尋找自由的家園。他有一幅畫名為《中國》:灰濛濛的天幕下,活着千萬人家。但細看天空卻是灰色的高牆,所謂中國不過是文明的監獄,容不下一個書生的《零八憲章》。 

 

60年前的中共是劉曉波同路人

明報  2009626  潘小濤 

我最敬重的其中一位中國學者、思想家劉曉波先生,被北京公安帶走半年多後,623日正式被捕。中國官方新華社稱,「近年來劉曉波以造謠、誹謗等方式,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意味着劉曉波案正式進入司法程序,極可能在中國「國慶」60周年前被審判。 

多年來,北京國家安全局及公安局從沒放鬆過劉曉波,對他的行蹤瞭若指掌,對他的文章更是用放大鏡閱讀,而且都被放進檔案堙A要拘留、扣查、檢控,易如反掌,根本不用拖延半年才正式逮捕他。 

拖到今天,除了要從劉曉波身上查出《零八憲章》來龍去脈,或許還要避開一些敏感日子:3月的「兩會」,「四五」、「五四」、「六四    」等。事實上,從6月中到8月底,政治敏感的日子不多,應是中國起訴及宣判劉曉波這等重量級政治犯的「最佳時機」。况且,國際社會半年來不斷向中國施壓,包括捷克前總統哈維爾等諾貝爾獎得主,聯署呼籲北京放人;上月訪問北京的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也當面向胡匪錦濤提出釋放劉曉波等人的要求。 

在此情况下,北京選擇較有利時刻,速速了結劉曉波案。

 公布的「罪名」竟是如此「兒戲」 

不過,中國當局公布的「罪名」竟是如此「兒戲」。過去,我們見過無數中國政治犯被判此罪,但事後無一例外的證明,都是以言入罪、嚴重侵犯公民權利的違憲行為。 

劉曉波被捕,無非是因為他去年12月發起《零八憲章》運動,獲得幾百名中國國內學者、律師、教授、記者等聯署。中國政府擔心星星之火,於是拘捕劉曉波去殺一儆猴。至於說他「近年來以造謠、誹謗」去「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全是莫須有之罪,也跟中共當年的立國思想背道而馳。 

劉曉波近年只在香港傳媒及境外網站發表文章,堅決捍衛人權、追求民主,並狠批中共的獨裁體制下,貪官橫行、貧富懸殊。200510月,他在〈中共的獨裁愛國主義〉寫道:「中共獨裁政權提倡的官方愛國主義,是『以黨代國』體制的謬論,愛國的實質是要求人民愛獨裁政權、愛獨裁黨、愛獨裁者,是盜用愛國主義之名而行禍國殃民之實。」200411月,他在「新聞自由衛士獎」答謝詞中說:「我只是把這個榮譽理解為:對不允許自由言說制度下的說真話者和爭取自由的人的獎勵。」 

60多年前中共喉舌報社論更煽動 

如果這樣的文章也要入罪,該逮捕的何止千萬!1940年代,中共宣傳喉舌《新華日報》及《解放日報》,發表很多捍衛人權、熱切追求民主及普選的文章,言詞激烈大膽,包括〈一黨獨裁、遍地是災〉、〈民主的正軌:無保留地還政於民〉、〈有人民自由才有國家自由〉、〈不許人民說話和欺騙人民的歪風〉、〈新聞自由:民主的基礎〉。 

19411028日,《新華日報》社論說:「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關鍵在於結束一黨治國。因為此問題一日不解決,則國事勢必包攬於一黨之手;才智之士,無從引進;良好建議,不能實行。因而所謂民主,無論搬出何種花樣,只是空有其名而已有人說,國民黨有功民國,不可結束黨治,使之削弱。不知國民黨今日的弱點,都是在獨攬政權之下形成的。」今天讀來,振聾發聵,煽動性比劉曉波強千百倍也。 

當天「一黨獨裁」的國民黨,還有雅量容納《新華日報》這等中共操控的煽動顛覆政權的文章,60多年後的今天,擁有7000萬黨員的中國共產黨,竟然因為一個被監控多年的異見書生,輾轉在海外發表幾篇文章,就治之以重罪!60年來政治之倒退,莫此為甚!難道這就是當年拋頭顱、灑熱血的中共黨員追求的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