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光﹕新疆東土的統獨情仇

明報    2009年7月10日

我是香港人連線註: 中國人,例如張文光,不但厚顏無恥地把被中國侵佔的東土耳其斯坦稱為新疆,而且喧賓奪主地把被中國人奴役的維吾爾人稱為維吾爾族。中國人自稱漢族並自詡維漢兩族共存共榮,實則乃中國帝國主義侵佔鄰國東土耳其斯坦並奴役東土耳其斯坦人民----維吾爾人。張文光狂言:中國已失掉外蒙,疆藏豈容有失?一輩子為人師表的張文光對中國歷史的認識膚淺,按照張文光的中國帝國主義思想,張文光的上述狂言應該更正為: 中國已失掉越南,琉球,朝鮮,台灣,外蒙,和江匪澤民奉送給俄羅斯的中國東北大片土地,疆藏豈容有失?

【明報專訊】廣東韶關維漢衝突的星星之火,像蝴蝶效應般燃燒至新疆的烏魯木齊。連日來的新疆騷亂,燒殺搶砸,觸目驚心。死傷不分維漢,我張文光認為都是中國人,都是傷心事。任何關切國族命運、反對疆藏獨立的人,都為這深重的民族仇恨心憂如焚,都要深思疆藏政策的艱難前路。 

對於新疆騷亂,中央政府迅速定性,是境外分裂勢力遙控煽動,境內分裂分子組織實施,有預謀、有組織的嚴重暴力犯罪事件,是一場分裂與反分裂、破壞與維護民族團結的嚴肅政治鬥爭。 

結論似曾相識,像去年的西藏騷亂,正如毛匪澤東說:事物發展的根本原因,不是在事物的外部,而是在事物的內部,外因通過內因而起作用。若國人不能從騷亂尋找內因,只會助長疆藏獨立的災難。中國已失掉外蒙,疆藏豈容有失? 

我張文光渴望知道:新疆維族人民,心埵b想什麼?中央維族政策,如何消解仇恨?讀作家王力雄的《我的西域,你的東土》,可窺見疆獨者的心路歷程,是認識疆獨者的壓卷力作。 

王力雄研究新疆,竟犯了危害國家安全罪,在獄中接觸疆獨政治犯,包括書中的主角穆合塔爾。王力雄說:今天中國,維族能接納漢人的地方,只有政治犯的監獄。一個維族人的心婺隉A勝於百本外人的新疆書。 

新疆竟然巴勒斯坦化 

王力雄說了3個真實故事:一個7歲的維族孩子,每晚按規定收回懸掛的國旗時,都要踩上一腳。新疆手表有兩個時間,維族用晚2小時的烏魯木齊時間,漢人沿用北京時間。一個夢想到麥加的維族青年,不能朝聖,因為《可蘭經》說:當家園被敵人佔領,不去麥加。一個新疆是兩族心情,漢人是新拓的疆土,維族是被佔的東土,新疆竟然巴勒斯坦化,誰能化解深植的恨怨? 

《明報》社評引用浸大的調查,說明維漢關係並不差,證據是:有70.1%維族和82.3%漢族受訪者,願意交漢族或維族朋友;有87.1%維族和85%漢族人,以身為中國人自豪。巧妙的是,王力雄也讀到這調查,並在穆合塔爾協助下,按原題目向維族再查一次,結果是:願交漢人朋友的只有3.8%,以中國人自豪的只有17.5%。王力雄的推論是:維族人沒有在外人面前講真心話。 

王力雄筆下的穆合塔爾,就是一個由和平抗爭走向東土獨立的疆人。10年前,他是組織疆人反歧視的和平請願者,被政府關進監獄3年,出獄後深感和平的無力,轉趨暴力反抗,請看王力雄與穆合塔爾的對話: 

王:你說暴力反抗是把其他人拉進鬥爭的一種方式? 

穆:因為使用暴力,政府就要鎮壓。鎮壓過程中,會把不該鎮壓的人也鎮壓了。擴大了鎮壓,或者鎮壓了無辜的人,就會造成更多人對政府不滿。90年以後,很多暴力事件出現,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大大下降。因此,他們一方面搞政治活動,一方面把政府、民眾和民族矛盾加大。

新疆騷亂竟與穆合塔爾的心路不謀而合,這是騷亂的雙刃劍:不鎮壓難平騷亂,擴大鎮壓禍害必深。 

漢人的新疆和維族的東土,血染的仇恨世代綿延,掩卷沉思,我張文光能不心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