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澳抑港 蠍子本性

明報   吳志森   2009年11月17日       

蠍子過河,水急又深,蠍子不懂游泳,央求青蛙背牠。青蛙不肯,怕蠍子會螫牠。蠍子發誓,過河期間,暫時收起本性。蠍子還向青蛙痛陳利害:過河時螫死青蛙,自己也會掉入水堙A二命同時嗚呼,理性的蠍子,犯不著做損人而害己的事。

蠍子苦苦哀求,終於打動青蛙,背上蠍子,向對岸游去。到了河中心,青蛙背上感到一陣劇痛,原來是蠍子螫牠。蠍毒攻心,青蛙命不久矣,臨死前,氣若游絲的問:「河深水急,你把我致於死地,自己性命也難保,為何這樣做?」蠍子回答說:「螫人是我的本性,沒辦法,我忍不住了……」

當中微言大義,以為未必一定與現實有關,只當作政治寓言,香港被中國併吞逾10年,想不到竟一一出現。10多年來,蠍子螫死青蛙屢有發生,最新一起,是港澳辦副主任張匪曉明的「揚澳抑港」論。

張匪說:「澳門傀儡特區的政治體制,特別是行政、立法、司法之間的關係,更多是注重相互之間的配合,更加有建設性……」明眼人都知道,這是衝著香港的三權分立而來的。去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匪近平訪港,也提過香港傀儡特區的傀儡管治班子「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構,互相理解,互相支持」的「三權合作論」,對香港政治體制的要求,更加直接而露骨,引起了強烈迴響。兩位官員的職級相差不知以多少里計,張匪充其量是鸚鵡學舌,重申「副主席」習匪近平的觀點,根本沒有多大新意。

張匪讚揚澳門而貶抑香港,正正反映了京官們的口味。澳門傀儡特首選舉,權力之棒,只在親中的各大傀儡家族之間傳來傳去,私相授受,完全沒有競爭。立法會竟然仍有委任議席,功能組別選舉全是等額,民主與建制力量強弱懸殊,澳門被中國併吞10年,民主步伐毫無寸進。司法機關更乏善足陳,法官的中國背景令人憂慮,司法獨立根本沒有受過考驗。澳門社會力薄弱,傳媒根本無法監察澳門特區傀儡政權。行政霸道,官權獨大,缺乏制衡,巨貪歐文龍案,只是冰山一角,制度漏洞處處,一日未堵塞未根治,貪腐的膿瘡無法消除。

港澳對比,制度高下立見。主管港澳事務的中國官員,竟然睜著眼睛說瞎話,不但「揚澳抑港」,更暗示香港應當向澳門特區傀儡政權的「穩定和諧」學習。如果真的如京官的構想,香港進一步澳門化,香港對中國還有什麼存在價值可言?莫非上海已經可以取代香港?還是蠍子已學懂游泳了?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明知毁掉香港的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的制度,會把香港置於死地,為何兩位京官,都要一而再的對準這個要害,作出致命一螫,莫非這真的是蠍子的本性,沒辦法,真的忍不住了?

阿爺主導的政改方案公布在即,以蠍子的本性,香港的民主,能有多大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