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光發表「奴才論」,五十步笑一百步,自詡高等人才,痛斥鄭耀棠係頭腦唔正常的奴才。

明報  201018  more

我是香港人連線評論員齊建國評語: 張文光撰文痛斥鄭耀棠係中共奴才。事實上,張文光飲香港水大,卻甘為中國奴,不但否認自己係香港人,而且也教導香港學子成為中國人。無錯,鄭耀棠係中共奴才; 但係,張文光亦係中國奴才。張文光企圖將鄭耀棠這個中共奴才打入十八層地獄 ,形容鄭耀棠係頭腦唔正常的人、徹頭徹尾的奴才。張鄭二人皆是奴才(但服伺唔同既主人),都無自由身,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張文光係坐頭等監艙既頭腦正常奴才,鄭耀棠係坐三等監艙既頭腦異常奴才,張文光五十步笑一百步。張文光認為中港兩地政治制度最終係一國一制,充分證明張文光身處香港心繫中國,確實係一個忠心的中國奴才,並且預言一國兩制最終必定玩完(game over) --- 張文光希望香港人世世代代係中國奴、永不翻身。但弔詭的是,無奈命運弄人,不愛香江愛神州的張文光其回鄉證早已被中共政權沒收。如今,張文光年近花甲,而中共政權則穩如泰山,可以預料張文光有生之年始終無法「回國」。老張這個冒牌中國人今世真係投錯左胎做錯左香港人。祝願老張求仁得仁下世投胎中國、飲中國水大、住中國、成為真正的中國人。

「奴才論」

元旦的萬人遊行,數百人衝中聯辦,鄭耀棠代中國震驚,皇帝不急太監急,恐嚇不了80後青年的集結,也救不了香港第二支管治力量。

中聯辦前身是新華社,1980年代的跑馬地總部,許匪家屯和周匪南都見慣風浪,群眾衝於前而色不變,尤其爭取民主和聲援六四的風雲歲月。

即使港英時代,港人也不會視新華社為等閒之輩,何況香港被中國併吞後,中聯辦是駐港機關,港人心堜白:無論抗議劉曉波判刑,還是爭取終極普選,權都在中國,放棄中環,移師西環,合理之至,毋須上綱。

反而,鄭耀棠恐嚇說:大部分人衝擊中聯辦,那麼北京就派兵了,才真正令港人震驚。香港治安由警隊維持,港英時代學聯衝擊國慶酒會,香港被中國併吞後學聯圍堵政府總部,元旦青年衝擊中聯辦,肢體衝突的是是非非,都是香港內部事務,任何頭腦正常的人,怎會聯想到解放軍,怎會估量北京出兵?

還記得八九民運歲月,支聯會遊行無日無之,鄭耀棠曾參與百萬人遊行,左派群眾亦在其中,浩浩蕩蕩,旗幟鮮明,六四後仍不畏懼,終點就是新華社。新華社前如臨大敵,前門有警隊全天候駐守,後巷和大堂如警隊支部,氣氛比元旦遊行緊張得多,香港警隊也應付得了,今天何須出動解放軍?

鄭耀棠挾中國以嚇港人

鄭耀棠通篇的訪問,不斷強調的信息,是挾中國以嚇港人。鄭耀棠說:港人不斷製造衝擊,特區傀儡政府向北京講普選,可信性都會減弱,北京是否信你有能力呢?連自控也做不到,對我們整個政制發展不利。按鄭耀棠的邏輯,普選先要自控,衝擊就是失控,失控就是無能,無能不准普選。

於是,普選不再是人權,而是中國的恩賜,不做河蟹和鵪鶉,港人永遠沒有普選。這是徹頭徹尾的奴才思想,也是貼近權力的打手文化,遠離於現代和香港的世界,請鄭耀棠讀劉曉波的《零八憲章》,聽聽中國的異見者怎樣說:在中國,帝國皇權的時代早已一去不復返了,公民應該成為國家的主人,袪除依賴明君的臣民意識,張揚權力為本,實踐自由,躬行民主,尊奉法治,才是中國的根本出路。

這也是香港政制的出路吧。《基本法》已制訂了20年,香港已經被中國併吞12年,距中國承諾的普選,還要多等10年,但普選的定義還在爭論,連功能組別也當普選!港人能做的都做了:傀儡特首反映要5部曲,要求對話沒有門路,到中聯辦視為衝擊,還招致鄭耀棠的危言恐嚇,或梁愛詩軟語否定普選年期,這怎能不令港人氣餒,年輕人怎能不激動,中聯辦怎能避免成為遊行和衝擊焦點?

港人的元旦遊行,高舉劉曉波肖像,爭取香港雙普選,雖屬機緣巧合,也說明中港民主,其命運總是相關,最終是一國一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