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獨」白日夢──元旦遊行暴力化面面觀

蒯轍元  《文匯報》  2010年1月11日

我 正值港人辭舊迎新之際,社民連等反對派悍然製造了暴力衝擊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公室的騷亂事件。反對派一手策劃、組織、煽動、挑起2010年元旦暴力事件,公開表白的政治目的是,通過暴力「衝擊中聯辦,矛頭指北京」,「不要北京干預香港」,「要向中央爭雙普選」,「要北京還港人民主」,而不可告人的終極政治目的是復辟、「港獨」。這是何等的明火執仗、氣焰囂張,且用心險惡、危害深重。而這一切都決非偶然,是由來已久,蓄謀已久的。

反對派把民主遊行搞成暴力示威,元旦事件只不過是開了個頭,後續的暴力行動、暴力事件還可能不斷發生。顯然,他們不達目的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因而,對此切不可等閒視之、掉以輕心,必須高度警惕、高度重視,予以合理合法、有理有節的化解,防患於未然。

反對派從未停止過反共反中活動

從歷史的淵源和現實的政治利益來看,反對派的核心政治勢力,是150年港英殖民統治所豢養的既得利益的代理人和所培養的反共反中的利益集團,以及被這兩股勢力糾集在一起爭奪現實政治利益的所謂「民主鬥士」。反對派這部分核心勢力,壓根就不甘心港英殖民統治的終結和香港回歸祖國,因而圖謀復辟和「港獨」是其切身政治利益及政治目的所在。他們不僅在香港回歸前的過渡期,而且在回歸後的十二年中,從未停止過反共反中活動。阻止香港回歸連其主子英國政府都辦不到,在無可奈何之下,只有寄希望於搞復辟和「港獨」了。也正因為如此,殖民統治之心不死的港英當局,在過渡期對其豢養的代理人和培植的第五縱隊進行陰謀籌劃、組織「民主拒共」、「民主反中」的政治部署。心領神會、爭權奪利的反對派,在香港回歸後就自然扛起偽民主的大旗,以「民意代表」、「民主鬥士」自居,掀起以「變革制度」、「改朝換代」為目的的「政治民主運動」。他們不僅把在議會中的纏鬥爛打同街頭運動結合起來,而且引進「台獨」民進黨的議會和街頭暴力行動及「暴民政治」運動招式,東施效顰,亦步亦趨,甚或串聯勾結,遙相呼應。因而,從社民連議員進入議會開武鬥之先河到社民連組織、煽動、製造元旦暴力事件就決非偶然了。

去年,香港特區政府關於2012年特首和立法會選舉的政改諮詢方案一公佈,反對派就異乎尋常地猛烈攻擊特區政府的政改諮詢方案是「民主的倒退」,發誓要「推倒骨牌」實行2012年特首和立法會「雙普選」,為此要推翻「欽點特首和功能組別」兩座「阻擋民主的大山」。這就明目張膽地把矛頭指向中央,向中央施壓。與此同時,反對派還揚言,要在明年元旦舉行「大遊行」,進行示威抗議。正是早就有此預謀,因而,今年元旦才發生了蓄謀已久的明火執仗的暴力衝擊中聯辦的事件,向中央示威。

「港獨」白日夢只是螳臂擋車

歷史鐵定,現實無情。無論反對派核心政治勢力如何搞議會暴力、街頭暴力、甚至暴民運動,都無法實現其復辟和「港獨」的白日夢,也無法阻擋、改變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繁榮、穩定、發展的歷史進程,如若頑固地對抗到底,只不過是螳臂擋車,唯有作為港英殖民地的末代殉葬品而告終。

眾所周知,中聯辦是中央政府派駐香港特區的聯絡機構,是香港社會同中央聯絡溝通的紐帶和通道,起茪U情上達、上情下達的平台作用。中聯辦與香港社會關係融洽、和睦相處,發揮了有助香港經濟社會穩定和諧發展的作用,受到香港廣大市民的歡迎和擁戴。香港市民對於中聯辦給予相當的尊重和禮遇,從而表達了對中央的信任和擁護。發生元旦事件後,中聯辦主任彭清華做出了有理有節的鄭重回應,希望香港市民在理性、和平的氣氛中表達意見和訴求,採用過激手段並不符合市民期望,希望香港社會就日後重大的政治、經濟和民生問題進行理性討論。

彭清華主任的回應,令人體認到元旦事件的複雜性。除了社民連等反對派作為此次事件的策劃者、組織者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外,對被蒙騙、被煽動、被裹挾的不明真相市民參加遊行,極少數憤青參與衝擊中聯辦,應區別對待,教育開導,以戒後來。

反對派此次迷惑煽動普通市民參加遊行,是利用了特區政府對民生問題的重視不夠、處置不當或回應不及時而引發的市民不滿情緒。例如,有反對建高鐵的村民,訴求解決貧富差距的社區組織等,他們並非反對派的鐵桿隊伍,也無政治目的,參加遊行僅僅是表達民生訴求而已。但有民生訴求的市民不僅是反對派煽惑利用的對象,也是易於被蒙騙上當的對象。反對派略施手段就容易把市民的民生訴求泛化為政治訴求,把局部的、社區的民生問題、社會問題變成政治問題、選舉問題、制度問題、政改問題。泛政治化,是反對派慣用的伎倆。因此特區政府不可不防,不可不茪O應對,不可不關注民生、改善民生,關注社會、和諧社會,以杜絕反對派蒙騙和煽動不明真相的市民搞街頭運動和暴力事件。

泛政治化趨向 當局不能不防

再者,必須看到,經過150年的港英殖民統治所造成的港人同祖國大陸的疏離感,至今仍舊不同程度地存留於一些市民中,而且還存在某種被灌輸的奴性化的「殖民地優越感」和被妖魔化的「恐共恐中症」的流毒仍未徹底清除。總之,由此而造成的香港回歸12年後,仍然存在某種程度的「領土雖已歸,人心尚未歸」或「人心尚未全歸」的社會現象。由此可見,這是香港回歸12年後亟待解決的重大政治社會教育問題。其解決之道只能是科學設計、全面實施更加開放、更加民主、更加進步、更加寬容、更加和諧的香港人心回歸工程。例如,如何在香港普及歷史教育(中國五千年文明史、港英殖民專制150年史教育)、愛港愛國教育、公民教育、法制教育等;如何讓作為香港大法的《基本法》深入人心,讓因中華崛起、經濟崛起、政治崛起的中國人自豪感深入人心,尤其需要抓緊抓好對八零後青年港人的教育和引導;如何實施相應的經濟改革和政策、社會改革和政策、民主改革和政策、民生改革和政策,等等。香港人心回歸工程是一個重大的政治社會教育系統工程,須進行科學的專項專門的、系統的調查、研究、論證、制定和實施。這還需要香港特區政府高度重視,以十分坦誠、十分謙卑的態度,廣徵民意,從長計議,穩步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