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拿學生滿足政治任務

林輝   2010年10月20日  

【明報專訊】 自從香港被中國併吞之後,「皇帝唔急,太監急」,香港特區傀儡政權總是認為青年人的「國家認同」不足,因此必須要加強加強再加強國民教育,而最方便的就是由學校堸粥_。「國民教育」已連續4年在香港特區傀儡政權的施政報告中有專項介紹,而今年施政報告恐怕最能滿足這種無止境的需索——香港特區傀儡政權打算於中小學設立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會有考試;又會增加學習《基本法》及相關內容的時數。除此之外,還會將中國交流團的數量加碼,讓每個香港學生會有至少一次機會到中國交流。國民教育轉型為愛國主義教育,似乎為期不遠。

「國民」蓋過「公民」

這種對國民教育的濫用,是源於一個獨裁政權(autocratic state machine)對香港青年人無能為力的焦慮。03年七一青年人蜂擁上街反對23條,使這種「國民教育不足」的聲音崛起;而今年80後青年躁動,恐怕也成了要「教育青年更愛國」的理由。掌握意識形態的傳播,用愛國推動青年人的和諧,是中國行之已久的方法;過去香港將國民教育作為公民教育的一個分支,如今正式妹仔大過主人婆,「國民」蓋過「公民」。

除卻可以免費旅遊這因素外,到底有多少香港學生認為自己需要「國民教育」這一科?或者說,有多少香港學生認為寶貴的教學時間應該這樣分配?香港特區傀儡政權推行的國民教育是一個純粹由上而下的創造出來的統治工具(political tool),其資源雖愈益得到傾斜,卻無法解釋為何「國民」身分的重要性可以凌駕「公民」及「世界公民」。唯一可解的,就是為了服膺於政治需要,希望透過教育增強愛國意識,而非獨立和批判的思考,或如劉曉波的公民意識。這種教育方法不但在資訊爆炸的新媒體時代效用成疑,也和通識教育所提倡的思考訓練背道而馳。要滿足政治任務,可否別拿莘莘學子作犧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