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華唔係人

2011年1月5日  

司徒華死後蜂湧而來的是對他的恭維與推崇(十全十美,毫無缺點:把他的剛愎自用美化為擇善固執、把他的一生獨身美化成蓋世情聖),令我想到:司徒華唔係人,因為司徒華被香港政界,尤其是香港民主派,當成係神敢樣來崇拜。香港民主派長期視司徒華為神聖不可侵犯的黨鞭(即教父),以致司徒華個人的意志(will)總是與香港民主派的意志(will)劃上等號(equate)。司徒華一手建立的民主王國(教協、支聯會、民主黨三足鼎立)主宰香港政壇二十年,司徒華擁有如此巨大的政治影響力(political clout),在人類的政治史中,能與其媲美的就只出現在家天下的國君和大權獨攬的政治領袖如希特拉、蔣介石、毛澤東身上。依愚見,已高度發展的民主國家的政治人物是不可能被神化。理性分析下,正如司徒華本人曾謙虛地自稱,他(司徒華)僅僅是一個平凡的人,其平庸(banality)之程度與因為奉行「六不」:「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而被英軍所俘虜的清末兩廣總督葉明琛不相伯仲。司徒華之所以會被香港政界神化,並非因為司徒華能力出眾而眾望所歸,而是因為香港選民質素低、香港民主程度低。

1857年,英法聯軍進攻清國廣州,當時兩廣總督葉明琛使出一招永留青史的戰法「六不」:「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葉明琛守城無方,抗敵無力,不但拒絕議和,也不許官兵抵抗,其結果是廣州淪陷,自己也被英法聯軍俘擄,淪為囚奴;個人生死事小,喪權辱國事大,終至清國敗亡。

英法聯軍進攻廣州前,一群幕僚正和兩廣總督葉明琛報告目前的軍情,沉重的壓力,讓每個人心情十分地壓抑。 "英軍就要打過來了,我們是否應該趁英軍尚未部屬完畢,秘密調集士兵,主動出擊,掌握主動!"旁邊的謀士向葉明琛大人獻策說道。 葉明琛徐徐回答:"清兵因為裝備遠遜於英軍,且沒有戰鬥意志,出城主動求戰,沒有勝算,只是徒增傷亡。"……不能戰。

一年前,社民聯與公民黨發起五區總辭,主動出擊,讓中共政權知道香港民心歸向。五區總辭合法合理合情,得到港人熱烈支持。但是司徒華竟以"五區補選,若有差錯,徒增傷亡"為由,主導民主黨杯葛五區總辭……不能戰。

旁邊的策士,見先前所獻之計,不符合葉明琛心中意旨,思緒電轉再獻一策:"那既然主動求戰沒有勝算,打不過英軍,大人是否考慮和英軍議和,為廣州的百姓免去一場刀兵之災,成就功德無量?"  葉明琛面露怒色說道:"我大清朝乃天朝大國,焉能乞和於番邦,我食朝廷俸祿,怎可做出此等有損國格之事,此事休要再提!" ……不能和。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鄭家富不滿民主黨杯葛五區總辭,坦言「忠義兩難全」,放出風聲將選擇退黨,請司徒華三思,竟遭司徒華斷然拒絕,導致鄭家富最終黯然宣佈退黨。身為民主黨黨鞭的司徒華斷然拒絕挽留鄭家富的理由是:人各有志,你是你,我是我……不能和。

策士見自己碰了一鼻子灰,只得小心翼翼試探說:"那英軍就要打過來了,大人是否要調集士兵建築工事,為防守做準備?"  葉明琛扶著鬍子,不急不緩地說:"汝等無須驚慌!吾自有打算。"  週圍的幕僚默默退下。 在幕僚都離去後,葉明琛仰望著天,喃喃自語:"呂道長已經有了仙示,這英軍在10天內,必會退兵。唉,天機不可洩漏啊!" ……不必守。

司徒華主導民主黨杯葛五區總辭,而導致香港民主黨派大分裂。香港民主派內鬨,香港親中政黨漁人得利,中共政權沾沾自喜。親痛仇快。一夜間成為香港民主發展的千古罪人的司徒華面對港人質疑其民主信念時,竟然嬉皮笑臉地佼辯"死守教條有害無益,因此不必死守信念"……不必守。

但10天過去,英軍並未如扶乩之預言,就此退去,反而準備得更加扎實,發起攻擊了,在葉大人沒有任何作為的前提下,英軍一路勢如破竹,眼看就要攻入廣州城…… "大人,眼看城破在即,英軍攻入城內後,只怕大人安全堪虞,大人至今還沒有離開公署,莫非大人想一死殉國,為求青史節義之名?"幕僚小心翼翼的關心著。 葉明琛深深嘆了一口氣,眼中泛淚道:"上有高堂老母,焉可盡忠而不全孝……" ……不能死。

五區總辭之役大損司徒華的人氣。創黨元勳如今竟遭一眾黨員口誅筆伐,華叔眼淚在心堿y。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此刻司徒華竟被診斷罹患末期肺癌。畢竟是一介戰將,司徒華笑曰:不能死。

幕僚見葉大人眼中泛淚,心中也是非常不忍:"大人,既然有如此考量,英軍入城乃早晚之事,不如趁英軍尚未破城之時,開城乞降……" "葉某因上有老母,不能為國家盡忠,豈能再做出如此喪權辱國之事。"葉明琛面容抽搐激動地說。……不能降。

中共政權喜聞香港民主派大老司徒華罹癌,遂重施統戰故技,解除司徒華回國禁令,邀請司徒華回國接受中共御用癌症醫療團隊的治療。司徒華沒有受寵若驚、謝主隆恩,反而直斥中共乘人之危企圖統戰(司徒華) "我如今病重,不能為香港民主盡力,豈能再做出如此賣港求榮之事。"司徒華雙眼含淚激動地說。……不能降。

眼看英軍已經攻破城門,幕僚見事不可為,就對面色鐵灰的葉大人,大膽建言道:"大人,廣州城已被攻破,英軍馬上就要攻進來了,請大人隨我們先出城避一避,再謀後策……"  "胡說,我是父母官,守土有責,廣州已經在我手中丟失了,又因家有高堂老母,不忍殉國,豈可臨陣脫逃有虧職守,這焉是忠義之輩所為之事!"葉明琛勃然大怒道。……不能走。

幕僚見葉明琛如此反應,只得搖搖頭,嘆了口氣,獨自逃命去了,留下葉明琛獨自一人獨坐在大堂之上。 而這位葉明琛大人,沒有意外地也被英軍俘虜,關押在印度孟加拉鎮海樓,一直到死!湮沒在歷史之中,大家對這個"偉人"也從未多著墨......

支聯會已成立20年,司徒華也做了20年的主席。司徒華被診斷罹患末期肺癌之後,支聯會主席改選,司徒華再度以唯一候選人身分連任主席。支聯會主席改選之前,民主派人士曾勸司徒華宜專心養病、知所進退、給年輕人一個機會。然而,司徒華竟然以「不放心」為由,堅持抱病參選支聯會主席改選……不能走。

民國皇帝蔣介石與人民共和國皇帝毛澤東已經死去三十多年。本週,民主王國皇帝司徒華也死去了。為什麼「以民主為名,行專制之實」的厄運總是人類的歸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