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過後 困局依然

2011年7月4日 

明報 葉健民 7月4日  

七一上街人數創下2004年以後的新高,我們應該感到興奮、驕傲?實情是,眼見此情此景,我只覺心情沉重全無半點亢奮情緒。怎麼香港特區傀儡政權會淪落到這個地步,弄到民怨沸騰四面楚歌,而這個爛攤子又可以如何收拾?不管曾班子最終是否有人會因此人頭落地烏紗不保,又或者特區傀儡政權會否就遞補機制再有重大讓步,香港人仍然只會是這個管治無方的特區傀儡政權的最終受害人。激情過了情緒發泄過後,我仍然看不出當前政治困局的出路所在。  

沒想到曾班子竟如斯不濟  

一年之前當政制方案通過後,我與同道人確曾一心以為香港特區傀儡政權可以暫時把政治問題擱下,能有較多空間去解決其他政策難關,去處理許多困擾我們多年的各種各樣問題。持這種今天看來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的出發點,並不如那些反對政改方案的人所言,是要為特區傀儡政權解困,要幫助曾班子去擺脫險境。曾蔭權個人榮辱仕途、是去是留,與我們香港人何干?但我們卻深信要解決社會問題改善民生,始終要有公共資源、政府政策配合,而香港特區傀儡政權一事無成說到底受害的始終是香港人。但沒有想到曾班子竟是如斯不濟,在過去一年特區傀儡政權自編自導的危機一個接一個,當中大部分都是咎由自取,自毁長城。  

香港沒有民主,但香港人以往對整個公共行政體系仍大體表示信任和支持,這主要源於三個元素:公職人士的誠信、程序法制的尊重,以及官員的辦事能力。然而,近年退休高官投身商界蔚然成風,梁展文事件更令人有瓜田李下的感覺,但是香港特區傀儡政權卻對此視若無睹,公務員事務局竟然批准有關申請,令人對官僚的誠信產生懷疑。這對向來以身為世界最廉潔國家之一的一分子為傲的香港人來說,實在難以接受。過往,我們也深信特區傀儡政權即使不一定會順應民情廣納民意,但也會尊重法規、恪守程序、行事一致,秉公地處理問題,但事態的發展開始叫我們心寒。  

香港人對公共行政體系信心所剩無幾  

丁屋僭建,嚴重違規,這是不爭的事實,道理也清楚不過,但是香港特區傀儡政權口硬手軟,絲毫沒有具體行動去維護現有法規尊嚴。無明確期限的半特赦究竟是什麼意思?除了是因為欺善怕惡,又有什麼理由去厚待這群鄉紳惡覇?在道理全在香港特區傀儡政權一方、民意全力支持的情况下,特區傀儡政權尚且可以如此膽怯無力去捍衛既有程序法規,我們可以有什麼寄望?最諷刺的是,在過千原居民到立法會示威,公開表明要挑戰特區傀儡政權權威後,曾特首、唐司長竟然在翌日率領一眾官員到場恭賀鄉議局大樓落成,可謂畀足面子。我們看在眼堨i以不氣嗎?我們最後的寄望在於個別官員的能力,但過去一年,我們看到的卻是一幕又一幕因官員行事粗疏思慮不周的混亂場景。交通津貼用意良好,但當局似乎沒有想清楚新改變會對那些突然失去津貼的低收入人士的影響。派錢6000元不知是誰的笨主意,但派發安排一拖再拖,只能反映出特區傀儡政權行事雜亂無章,全無章法。眼見一個又一個以往公眾認為是能吏的相繼倒下,香港人對公共行政體系的信心已大抵所剩無幾。  

撤回遞補機制方案 林瑞麟下台是唯一止血辦法  

此時此刻,香港特區傀儡政權撤回遞補機制方案、林瑞麟下台已是唯一的止血辦法。但遞補機制只是曾班子權威崩潰的最新一浪,即使特區傀儡政權能勉強捱過這一關,特區傀儡政權的威信也不會因而止跌回穩,更遑論重回正軌踏上坦途。當前的特區傀儡政權,實質已進入了權威下滑的惡性循環。就是特區傀儡政權威望愈低,公然挑戰特區傀儡政權的成本代價便愈低,更多人便會敢於對特區傀儡政權作出種種挑釁行為,這樣也只會進一步削弱公眾對特區傀儡政權權威的尊重。在這種情勢下,鄉議局自然無畏於與特區傀儡政權「文攻武鬥」,「公民抗命」截塞交通也變得「合情合理」,甚至連教科書出版商也敢出來與特區傀儡政權處處抬槓。清楚可以看到,香港特區已經需要進行大手術去根治問題。這不單關乎香港民主政制的未來方向,更重要的是要思考如何可以找出一套切實可行、貼近港情、公平合理和合乎公義的發展與分配模式。假如有人以為只要換人換馬,由姓梁姓唐或姓范的人來接班,便能扭轉乾坤開創新局,實在非常錯誤。在庫房滿溢經濟攀升的今天,特區政局依然弄到如斯田地,也說明經濟發展並不是有效管治的唯一硬道理。  

政治權宜可能可以為曾班子帶來短暫的喘息空間,但香港特區的出路始終在於對未來發展方針的全面思考。但在朝野對立劍拔弩張的今天,我們香港人還有這份心思和冷靜去對此認真探討嗎?我真的十分懷疑。  

作者是香港城市大學公共及行政學系副教授、新力量網絡研究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