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大限將至

溫曉連   明報   2011年8月21日

原本想以李匪克強在香港的表現為題,分析這個未來總理的特質,但經過三天的觀察,結果認定,李匪離不開溫匪家寶的宿命,只是一名超級公關,不值一談。

李匪訪港三日,種種迹象顯示,一個殘酷的現實已隱隱若現 ------ 一國兩制,大限將至。

要了解中國對香港政策的核心,絕不可單聽香港傀儡特區政權官員和中共頭目冠冕堂皇的政治口號。

當年鄧匪小平定下一國兩制這個「偉大構想」,前提是五十年不變,當時的預算,是五十年內,中國走快一點,香港走慢一點,那就順理成章,到半個世紀後,兩者應該可以完全接軌,徹底融合。背後的終極理想,就是確保七百萬香港人徹底歸順中國。可惜事與願違,八九年六四屠城之後,中國的經濟確是飛躍進步,但政治卻是逐年倒退,接軌論不攻自破。

再往深層一點分析,中共的治國方針,是要盡力延長自身的統治壽命,但統治一個國家,需要人民賦予合法性,其中一項,就是向人民作出保衛領土財產的承諾,但在中共頭目眼中,承諾只是手段,維護政權才是最終目的。

早在香港被中國併吞十周年之際,筆者已在京城官場中,風聞不少怨氣,質疑在這十年堙A香港對中國,是愈走愈近,還是愈走愈遠。到去年中,他們已經確定,香港人對「中國的忠誠」,比他們想像中更背道而馳。有鷹派人士更加認為,這樣下去,四十年後,香港與中國無可能完全融合,香港的兩制,更可能對中共政權構成威脅,這些憂慮,反映在北京官員經常掛在口中的「顛覆基地」,他們焦急的情緒,近年來有增無減。

 董建華時代,中國對商人治港無限憧憬,可惜香港剛剛被中國併吞後的公務員體系銅牆鐵壁,中國無法完全掌控大局。○五年中共政權起用曾蔭權,是看重他在公務員隊伍中的威望,可惜兒皇帝曾蔭權不但能力有限,政治敏感度又不足,在重大政策上往往為中國幫倒忙,但在中國認為最關鍵問題上,例如23條立法和司法獨立,曾蔭權仍然堅守底線。

○八年末,金融風暴席捲歐美諸國,「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在中國官員眼中,表露無遺。另一邊廂,香港在曾蔭權生硬而呆滯的管治下,英式制度的缺點窘態盡現,用京官模式思維治港,已看似理所當然。港澳辦主任王匪光亞最近批評香港官員不懂怎樣當主人翁,只不過是反映普遍京官不耐煩的心態。

京官直接干預香港事務

近幾年,曾蔭權傀儡政權確實面對北京巨大壓力,北京官員事無大小,直接作出指示,令一眾官員方寸大亂。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突然告老歸田,問責官員相繼掛冠而去,嗅覺稍為敏銳的政圈中人,都會深明箇中因由。

此次李匪克強到訪作出的保安安排,做到滴水不漏,用拙劣方式阻止香港記者採訪拍攝,不讓香港普通老百姓接觸中共頭目,對示威者「格殺勿論」等伎倆,跟中國保安部門近幾年的手法,如出一轍,稍有中國採訪經驗的香港記者,早應耳熟能詳。

還有一點耐人尋味的,是李匪訪港最後一日,理論上是香港安保事務的最高負責人、保安局長李少光,竟然不在香港坐鎮,卻走到北京,宣稱作「定期訪問」,然而港澳辦大部分主要官員,當時仍身在香港。從澳門被中國併吞後的經驗看,有理由相信,真正統領今次保安工作的,很可能已不是李少光,又或是警務處長曾偉雄本人。

以上的論點,不是筆者個人的見解,早在九十年代,即香港被中國併吞之前,已有不少熟讀中國近代歷史的政論家提出過,只是香港被中國併吞之後,沒有什麼人肯面對,甚或不敢公開提出而已。

香港人受英國統治一百多年,在英國人呵護下,沒有受過原始的政治洗禮,面對香港被中國併吞的殘酷政治現實及無奈感,香港人往往簡單地以愛國與不愛國來判斷形勢,不少人以為向新主子表明愛國心迹,就可以在新遊戲規則下飛黃騰達、無往而不利。

但說到底,愛國只是幌子,權力才是真理,稍為捉錯用神,都會令自己在眾人面前洋相盡出、焦頭爛額。

公務員防線快將失守

二十多年前,已有人把香港的命運,跟西藏或新疆相提並論,現實上可能不盡相同,但觀乎中共頭目過去六十多年的治國謀略,確有異曲同工之效。懷柔與鐵腕交替並用,最終目的,是要確保中共政權的穩固。

大部分香港人愚昧之處,在於仍然停留在以經濟利益思維,來考量香港與中國的關係,每次中國向香港送出大禮,香港人幾乎都要高呼黨中央萬歲,不惜奉獻出自己最寶貴的貞操——法治與自由。他們可會認識到,這類大禮就如致癌毒藥,當中港完全一體化後,除了財富與慾望,香港還有什麼可取之處?

兒皇帝曾蔭權帶領下的傀儡特區政府,已為香港的未來埋下伏線,隨着新一任傀儡行政長官誕生,守衛一國兩制的其中一幅城牆 ------ 公務員體系,將會迅速崩潰,餘下的防線,就只有普羅大眾仍然堅守的——香港的核心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