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權羞辱議員  雙曾死撐

2011年10月14日  more  more  more  more  more  more

魁儡特首斥黃毓民爛仔

魁儡特首曾蔭權出席立法會答問會時指受到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顛狗黃毓民的言論冒犯,斥他的所為如「爛仔」及立法會不是「黑社會」,黃毓民最後被驅逐離場。

曾蔭權下午出席立法會答問會,議員黃毓民首先發言,高聲質問魁儡特首為何提升民望最低的局長接任政務司長一職,並指他違反政治倫理和「亂倫」。主席曾鈺成多次叫他坐下。

曾蔭權面帶怒氣指黃毓民的發言為「爛仔所為」,又稱「這堣ㄛO黑社會」,黃毓民隨即評擊曾蔭權,社民連立法會議員長毛梁國雄也起身發言支持黃毓民。

主席曾鈺成下令把黃毓民和另一議員梁國雄驅逐離開議事廳,多名保安人員強行將他們帶離會議廳,梁被驅逐前從袋中取出雞蛋,向曾蔭權和曾鈺成方向擲去,未擊中任何人。梁被強行帶走時手中仍有一個蕃茄。

兩人離開議會後,推倒走廊內主席曾鈺成的畫像,梁國雄拋了蕃茄在畫像上。

泛民議員指主席裁決不公,要求撤回,曾鈺成堅持裁決,泛民退席抗議,只留下多名等待發言的民主黨人,他們發言完畢亦離場。而多名建制派議員在發言時支持主席的裁決。

魁儡特首曾蔭權在結束大會時表示,早前黃毓民的發言的確是對他冒犯和侮辱;梁國雄投擲雞蛋是攻擊,令他害怕,陳偉業離場時反指他是黑社會,曾蔭權指出是冒犯,要求主席跟進。

黃毓民其後對記者稱,當時被曾蔭權批評為「爛仔」時,一直都等主席裁決,但最後卻被逐離場,而曾蔭權由始至終,都無回應他的提問。

曾蔭權屈立法會議員「爛仔」「黑社會」風波繼續在社會發酵,有香港人去信立法會投訴曾蔭權及執法不公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有網民狠批曾蔭權可恥,又改圖揶揄曾鈺成吹「黑哨」亂趕議員離場。多名政府高官及行政會議成員亦疑似與曾蔭權言論劃清界線,其中風波的始作俑者政務司司長林瑞麟,更強調官員在立法會應維持「矜持」,又指如事件發生在自己身上,他會以幽默手法面對議員侮辱。惟雙曾則繼續堅拒收回言論及當日裁決。

曾蔭權前日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時「發爛渣」,誣衊質詢他為何委任林瑞麟做司長的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黃毓民「講粗口」、「爛仔」,並且暗批其表現猶如「黑社會」,期間曾鈺成不但沒有裁定曾蔭權侮辱議員,反而無理驅逐黃毓民以及聲援黃的社民連議員梁國雄,引起其他泛民主派議員不滿,集體離場抗議,梁在離開前更向他掟雞蛋。

曾鈺成昨起分批約見泛民與建制派議員解釋裁決。有泛民議員會後引述指,曾鈺成指裁決可能受新立法會大樓會議廳的音響影響。黃毓民則直斥曾蔭權「失德」,強調「公道自在人心」,要求對方收回言論並向港人道歉。

網民諷曾鈺成「黑哨」

有香港人將投訴雙曾的投訴信放上網,批評曾蔭權在答問大會上「答非所問」,並公然以「黑社會」、「爛仔」等言詞侮辱及影射黃毓民;有網民則改圖諷刺曾鈺成「護主心切」、亂吹「黑哨」。曾鈺成驅逐黃梁二人的處事極為不公及有偏袒,有違立法會公平公正的精神,有濫用主席權力之嫌。

風波始作俑者的林瑞麟昨於電台表示,自己遇到攻擊政府立場的說話,會維持「矜持」以示對議會尊重,不會向議員反擊。問及如有同類事件發生在自己身上會如何處理,他說︰「議員有侮辱性字眼,一係由主席執行《議事規則》,有時幽默一下,緩和氣氛都有用。」



主席誤把長毛作大舊  長毛冤案煲呔曾林公公出醜

冤呀!好冤呀!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翻查錄影片段後承認受新大樓的會議廳的燈光和音響影響,自己誤認大聲呼叫的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大舊陳偉業是社民連立法會議員長毛梁國雄,故下令把長毛逐出議事廳。長毛日前在煲呔曾答問大會被逐事件,隨着真相披露,下驅逐令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承認當日認錯人,誤把長毛作大舊,這樁因煲呔曾而起的冤案,長毛終於得以平反,立法會主席一手製造冤假錯案,是否應向長毛公開道歉,還他一個公道呢?

事實上,導致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屈長毛違反《議事規則》的禍首,還不是在答問大會上疑似失控的煲呔曾。表面上,他被議員顛狗語帶激動的質詢激怒,口出「爛仔」和「黑社會」惡言,轉移焦點,實際上迴避了為何委任民望超低的林公公出任政務司司長的問題。

在立法會主席「殺」錯良民之後,煲呔曾繼續抽水,聲言「我不停感覺上受人冒犯了很多次,他的說話是粗暴、侮辱、冒犯,樣樣都齊」。煲呔曾由影射議員是「爛仔」和「黑社會」,搖身變成「受害人」。翌日,他再趁出席廣州的廣交會開幕式斬多四両,跳過外界批評他對議員口出惡言,聲稱「相信立法會主席一定會很公平、公正處理」云云。那邊廂,獲得煲呔曾攬上身,躲到幕後的林公公致函立法會主席,要求慎重考慮對長毛「極度不適當的行為」採取適當行動;煲呔曾與林公公登上道德高地,騎劫議會暴力受害人身份借題發揮,敲打一向在議會內跟他們對着幹的激進泛民成員。

如果劇情發展按照預設場景演下去,顛狗和長毛頓成千夫所指,煲呔曾與林公公以為執到筍嘢去到盡,這次踩正香蕉皮了。立法會主席在泛民議員連番質疑之下,終於承認錯誤驅逐長毛,原來這場議會暴力風波的真正受害人是長毛!

好了,立法會主席對長毛作出了不公平、不公正的處理,原本食住上的煲呔曾和林公公對長毛的指控,建基錯誤認知,馬上不成立,進佔的道德高地在真相之前頓變崩塌的沙塔,煲呔曾和林公公以違反《議事規則》的莫須有罪名套在長毛頭上,感到被冒犯,全屬子虛烏有。如果立法會主席要就錯逐決定向長毛道歉,煲呔曾和林公公是否也要收回之前的指控,有錯要認,向長毛道歉,以身作則,體現問責官員是非分明的誠信?

林公公以政務司司長身份致函立法會,要求對長毛採取適當行動,指手畫腳以行政干預立法,逾越關注議員言行冒犯官員的層面。林公公護主失分寸,連行政與立法互不隸屬這個大原則也忘記了。

政圈中人打趣說,這次長毛做了《竇娥冤》的主角,如果戲要演下去,長毛可以每天到傀儡特首辦門外伸冤,逼煲呔曾和林公公公開道歉才罷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