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翔﹕從十八大看香港地下中共黨員規模

2012年11月28日

【明報專訊】11月7日(即中共十八大開幕前一天),本港多家報紙報道中共中央香港工作委員會早前選出16名香港黨代表,除駐港官員和陸資企業負責人外,還有兩名土生土長港人。在官員方面,他們包括中央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中聯辦)主任彭清華、副主任李剛、郭莉、王志民,以及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長郝鐵川。此外,中央在港國企黨代表則有中銀香港總裁和廣北、招商局國際董事長傅育寧、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中旅董事長張學武。報道沒有透露兩名土生土長的香港黨代表,但表示這兩名「地下黨員」鮮少出席公開活動。

接着,澳門《新華澳報》翌日也報道,澳門方面當選為中共「十八大」代表的,有澳門中聯辦主任白志健、副主任徐澤,人事部長常毓興,南光集團董事長許開程,解放軍駐澳部隊政委許進林少將。

上述已知身分的共14人,另加兩名隱形港人,合共16人。

這次十八大代表,由全國40個選舉單位選舉產生,香港和澳門首次合共組成一個獨立的單位出席會議。這40個單位中,包括了31個省市區,中央直屬機關、中央國家機關、解放軍、武警、高校、央企系統、金融系統等,另加港澳和台灣。但後二者從來沒有在官方新聞稿堶悼X現過。

無法確切知道 誰是香港地下黨代表

這兩名隱形的、「土生土長」的地下黨代表是誰?雖然中共早已公布十八大代表的完整名單,但只有姓名,沒有身分,按姓氏筆畫為序來排列,故即使人名已公布了,局外人仍然無從知道他(她)是誰。同公布內地代表的做法不同,內地代表是按他們的選舉單位來公布的,即使不熟悉某人,也可從他(她)們所屬單位判斷是誰,但由於當局沒有公布港澳和台灣這兩個選舉單位,故難以確定這些人是誰。不過,如果我們有時間有心機的話,把按選舉單位排列的名單從完整的名單中剔除出去後,剩下來的應該就是港澳台這兩個選舉單位的名單了。但即使這樣,也無法具體確切知道誰是香港的地下黨代表。

在香港的名單中,張學武、宋林、傅育寧都不在中央企業系統選舉單位或中央國家機關工委的「十八大」名單之內,故可以確信他們是在香港工委的選舉單位中當選。其中,宋林是取代了「十七大」代表陳新華,傅育寧取代了「十七大」代表秦曉。另外,郝鐵川則是取代了「十七大」代表、前中聯辦港島辦事處副主任陳幟。郭莉則在出任商務部副部長時就是「十七大」代表,現在則繼續連任,但身分已是香港中聯辦副主任,其選舉單位也應由中央國家機關工委轉為香港工委。

那麼,從港澳首次獨立成團、共有16名代表這一點看,則可窺見中共在港澳的大致規模。如果十八大代表共有2270人,代表黨員8200多萬人,平均每個黨員代表3.6萬人,那麼港澳16名代表理論上應代表58萬人左右。

港澳地區中共黨員 應不會高達58萬

我個人直覺覺得,港澳地區中共黨員數目應該不會高達58萬之數。一個調整的方法是根據不同地區黨員代表的含金量不同而作調整。例如全國解放軍250萬人,卻有251名代表,平均每個黨員代表着1萬名解放軍,全國武警80萬,共有49名代表,平均每1.6萬個武警才產生1名代表,足見每名代表的含金量是不同的。

如果我們假設港澳在中共看來也是像解放軍那麼重要,以致每萬名黨員即可以產生1名代表,則16名港澳代表就是代表了港澳兩個特區共16萬名共產黨員。但是我個人直覺又覺得,這又遠遠低估了港澳兩地黨員的規模。

共16萬黨員? 低估了港澳黨員的規模

港澳在中共體制內,地位相當於北京、上海、天津這些直轄市。這三市的黨員總數分別是180萬、182萬和106萬。他們出席十八大的代表數目分別是64、73和48。三市的黨員與黨代表比例分別是2.8、2.5和2.2。試拿三市的比例來申算,16名代表意味着港澳兩地的中共黨員應該在35萬、40萬、45萬之間。絕大部分的黨員都是在香港,澳門相對會比較少。

筆者覺得,45萬左右會是一個比較貼近的數目,這45萬中,香港約40萬,澳門約5萬。因為自從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以來,中共提出「在實力的基礎上過渡」的方針,開始大規模派遣人員來港,目的是要讓他們成為港人。途徑是利用每天150個單程證名額,高峰時期幾乎所有家庭團聚的名額都被佔用了,以致真正家庭團聚的名額炒到100萬港元一個,否則輪候時間會很長。曾經有一段時期,民建聯甚至向政府提出增加每天單程證名額,於此可見名額被佔用問題之嚴重。假設其中三分二是用來被各部門派人來港的,即每日100人,每年就高達3.6萬多人。從1987至1997這10年間,應該不少於36萬人被派來港。這些有任務的人,都應該是黨員才會獲派來港「充實香港」的力量。所以我認為,目前在港地下黨的規模,應該在40萬左右。

在港地下黨規模 應在40萬左右

如果40萬的估計不至太離譜,則意味着地下共產黨員佔香港人口5%左右,這和中共黨員佔全國人口6%相若。港澳兩地加起來45萬,佔這兩特區人口6%,同全國比例完全脗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