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輕視英國在香港的潛勢力

2013年4月23日   吳康民

【明報專訊】英國曾經是「日不落國」的大英帝國,它的殖民地遍佈五大洲,它有統治各色人種的豐富經驗。特別是對香港這個十分特殊的殖民地的百年統治,更經歷戰後從老殖民地統治手法到懷柔政策的轉變,並要與一個崛起的東方大國中國打交道。

英國的特務情報工作更是十分到家。它的軍情五處(MI-5)和軍情六處(MI-6)統率英國國內外的情報工作,情報特務遍佈全世界。香港被中國併吞前某些高官是軍情六處的人,至今仍經常來港活動,並在財團機構掛職。香港每有重大政治事件,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

現代大英帝國雖然已經衰落,人們的眼光集中在美國這個霸權主義國家的一舉一動。在香港來說,似乎國際活動指揮中心在花園道的美國領事館,卻忽略了英國人的潛勢力和活動。美國的「光芒」掩蓋了大英帝國的落日餘霞。

香港政治生態重大變化

當前,香港政治生態發生重大變化。在國際上,美國對中國的崛起,認為可能來年會與美國爭鋒,於是採取圍堵中國的政策日亟。在亞洲的大小打手更紛紛爭取表現。小如菲律賓陸續在南海上撩事生非;大如日本居然以購買釣魚島來挑起領土爭端。如果不是忽然殺出一個「爛仔」朝鮮以核戰相威脅,日中矛盾可能升級。

但美國利用香港作為圍堵中國的「橋頭堡」,已是不爭的事實。美國在幕後操作的一些香港的政治活動,也是不言而喻。既然大英帝國沒落,人們不免經常把外國勢力的活動,聚焦在美國。

當然,美國有錢有勢,在世界戰略部署中,既然頗為重視亞太地區,在香港活動唱主角戲,理所當然。人們把目光聚焦美國,忽略英國,自是順理成章的事。

英國在港有潛勢力

但是如果忽略英國人的作用和潛勢力,那將會大錯特錯。英國至今仍在香港具有重要影響,不僅他們在金融、貿易、地產等方面實力雄厚,更重要的是他們的人脈關係。英國統治香港多年,特別是上世紀80年代中英談判香港前途之始,他們便銳意培養他們的代理人,而且「卓有成績」。他們吸收一些骨幹分子,參加核心組織,甚且加入MI-6。在公務員隊伍和工商各界,都通過利害關係、當然也有意識形態上的反共共同理念,形成一定的親英勢力。

英國人還有一個殺手鐧,就是善於抓住一些人的辮子,作為來日死心塌地為他們服務的「緊箍咒」。你不聽話,便爆出你的隱私。在他們的反共殖民統治時代,他們就是用稅務局和政治部來恐嚇敢和親北京人士來往的人。特別是工商界和專業人士。你不聽話,就用稅務局來找你的碴子;再不屈服,便由政治部把你遞解出境,完全不用經過法律手段。

英國以人事檔案作武器

英國人在殖民地訂定的法例多如牛毛,但有的就是備而不用,有需要時才引來收拾不聽話的人。例如數十年前對公務員房屋津貼的法例本來不太合理。居於自置物業的沒有房屋津貼,居租賃屋宇的才有。因此引致不少公務員相互向對方物業租住而居。這在當時是公開的秘密,我們這些局外人都知道,當年甚少加以控告。但在梁振英新班子中擔任發展局長的麥齊光,一上任便被揭露20多年前涉嫌「騙取」公務員津貼的行為,被迫下台。是誰挖出這個陳年老帳?

英國人在統治香港時積累的人事檔案和其他秘密檔案多如牛毛,在當前的政治鬥爭中,正是一個重要的「武器庫」。而英國人培養的「幹部」,也作「養兵千日,用在一時」的打算。

檔案是死的,人是活的。現在正是「劍出鞘」的時候了。

港英餘孽的四個梯隊

所以我把這些港英餘孽,分為四個梯隊,就是因為有些已陸續露面,有些是猶抱琵琶半掩面,有的還是隱藏不露。

港英餘孽的第一梯隊的代表人物是陳方安生。她是港英當局培養準備當特首的首選。所以香港被中國併吞時,陳方安生是第二把手。但此女恃才傲物,沉不住氣,終於自我爆炸,錯失良機。現在她力圖成為泛民主派共主,可惜氣數已盡。但她經常不甘寂寞,常常出場表演,正是「無可奈何花落去」,共主之夢,只在夢中。

第二梯隊目前還在台上。中共為了縮小打擊面,仍讓他們佔有一定的榮譽職位。但在去年特首選舉一役,他們公然與中共唱對台戲,主張投白票以促進流選,暴露了港英餘孽的面目。

第三梯隊若隱若現,關鍵時刻出來幫腔,有時也唱唱反調。但還不敢完全豁出去,變成一個雙面人。

第四梯隊現在還隱藏不露,屬於「長期埋伏,以待時機」之類,這奡N不便「畫公仔畫出腸」了。

英國潛勢力不可小覷

香港政治生態之複雜,在近一年表露無遺。既有內在的利益集團的興風作浪,也有圍堵中國的國際勢力干預,這是眾所周知的。但英國人和港英餘孽所起的作用,卻有不少人忽視了的。人稱英國是老牌帝國,老牌就是老牌,經驗豐富,人脈廣泛。俗話說,「爛船仍有三斤釘」,英國人在香港的潛勢力,不可小覷﹗




吳康民批自由黨:港英餘孽第二梯隊

4月23日

【明報專訊】前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吳康民在本報撰文,質疑英國在1980年代中英談判時,已開始在公務員團隊和工商界培育一股「親英勢力」,甚至在香港吸收不少「骨幹分子」加入軍情六處(MI-6)。他另點名批評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是「港英餘孽」的「第一梯隊」,又質疑有人在去年特首選舉投白票,形容這是「港英餘孽」的第二梯隊「暴露真面目」。

稱共有4梯隊

吳康民在文中形容「第二梯隊」仍在「台上」,佔有「一定榮譽職位」。他在接受查詢時坦言「第二梯隊」乃針對自由黨,直指有人「身在曹營心在漢」。吳又質疑這種人是想報答英國人提拔,才公然與中共「唱對台」。

田北俊:選特首投白票非親英

陳方安生在截稿前未有回應。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質疑吳康民,為何在選舉一年後才「忽然講這種言論」,批評對方是「過氣老共」。田北俊說,家族無在中國設廠,亦沒有同親中人士做貿易,「的確不是傳統左派,亦無資格做老共」,但亦不認同因此指他親英的說法。

田北俊重申,自由黨4名高層在特首選舉投白票,是因不想在「爛橙同爛蘋果之間揀」,又指自由黨在選舉開始時支持唐英年。他直言每個香港人都有心儀候選人,不代表這是親英,不認為吳能代表中共的看法。

指陳方安生第一梯隊

吳康民在今日刊出、題為〈不可輕視英國在香港的潛勢力〉(刊A28觀點版)的文章中,透露港英當局培養陳方安生準備當特首,惟吳康民狠批陳太「恃才傲物,沉不住氣,終於自我爆炸」,直指陳太雖「力圖成為泛民主派共主」,形容她「不甘寂寞」。

吳又認為「港英餘孽」還有「第三」和「第四」梯隊,形容前者「若隱若現,關鍵時刻出來幫腔,有時也唱唱反調」,是「雙面人」;後者則「長期埋伏,以待時機」,他不便「畫公仔畫出腸」。

質疑誰挖出麥齊光舊帳

對於「親英勢力」,吳稱英國有「殺手鐧」,就是「抓住一些人的辮子」,讓這事成為這些人「死心塌地為他們服務的『緊箍咒』」,「你不聽話,便爆出你的隱私」。對於原本在特首梁振英新班子中擔任發展局長的麥齊光,被揭露涉嫌20多年前「騙取」公務員津貼,吳康民便質疑「究竟會是誰挖出這『陳年老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