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敗是控制要害部門的有效手段

吳志森    2013年4月30日

【明報專訊】前廉政專員湯顯明的貪腐醜聞,坊間流傳着陰謀論:廉署爆發像電影《寒戰》般的權力鬥爭,傀儡特首梁振英要整頓廉署,不聽話者會徹底清洗,廉署將成為東廠西廠對付政敵的特務機關。

陰謀論不需任何證據,言之鑿鑿,邏輯不通情節犯駁,也會有人相信。太着迷於聳人聽聞的陰謀論,往往忽略最基本的事實:湯顯明腐敗,是個人問題,還是制度使然?只是冰山一角,還是崩潰的開端?更重要的,是香港特區傀儡政權內究竟有多少個湯顯明?

湯顯明好杯中物,近乎酗酒,官場人盡皆知。湯做海關關長時,與新聞人午宴,我曾親睹他醉醺醺語無倫次的醜態。問題是,如此劣迹斑斑的風評和德性,前傀儡特首曾蔭權為何還會委任湯做廉政專員?湯顯明又以什麼回報?湯顯明的腐敗,並非始於今時今日。

湯顯明5年任期,大大小小豪華盛宴,按生肖向中國權貴送贈厚禮,與中聯辦官員頻繁飲宴交往,以至買貴價曲奇送給中國部門工作人員。送禮宴請百般諂媚巴結逢迎的作為,並非湯顯明的發明創造,而是硬生生的把整套中國官場潛規則搬來香港,最諷刺的是,貪腐手段運用得神乎其技的,竟然是為香港肅貪倡廉奮鬥了40年廉政公署的阿頭,「香港勝在有ICAC」口號叫得震天價響的廉政專員。

湯顯明與中國權貴熱情打交道,目的非常明確,就是為了退下來之後的延後利益——在中國官場謀得一官半職,然後再繼續爭取更多的延後利益,但這並非僅僅是湯顯明個人的問題。用公帑飲宴送禮買官,固然已把廉署的形象徹底毁掉,中國政府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利用官員「恨到流晒口水」的合法延後利益,牢牢控制住香港的要害部門。難怪中聯辦主任張匪曉明會說,湯顯明與中聯辦官員老友兩個月食一次飯:「很正常」。

廉署是否已質變的關鍵

ICAC實際由香港特區傀儡政權廉政專員管轄,還是已經由中國政府直接控制?嚴查誰?放過誰?中國政府透過代理插手的案例又有多少?可能永遠是解不開的謎,但這是廉政公署是否已經質變的關鍵。

控制得住廉署,其他要害部門,包括警務處、入境處、海關、稅局……也可以用同樣的方法操控,或根本可能已經得手。君不見今屆人大政協,像禮物般送給了前保安局長,前警務處長,看在眼堙A熱在心堙A現職的部門首長,不是會更落力的為「祖國」作出貢獻嗎?

有人說湯顯明的腐敗,是個人問題,是他抵受不住誘惑。有人慨嘆香港的所謂廉潔奉公的制度,是何等脆弱,幾杯黃湯幾個權貴就可以攻破。但這不是個別偶然的例子,也不僅僅是中國的貪腐習氣污染了香港官場。香港官場與中國看齊,政治文化與中國一體化,是能夠控制香港的最有效手段。當中國官員集中火力,用禮遇有加、用延後利益、用威逼利誘,有計劃有系統的進攻,「一國兩制」下的官員,能抵擋得住嗎?




再涉超支飲宴送禮 「廉政門」指向異化腐化

2013年4月24日

【明報專訊】審計處揭發廉政公署酬酢開支超出上限,事態還未完全釐清,《明報》偵查組發現廉署更多不當飲宴和送禮異常情况,有理由相信,記者的發現只是把審計署揭開「廉政門」的小小一角、再撕開一點而已,使人忐忑的是相關情况有一個指向:異化甚而腐化。廉署本應是廉政、廉潔社會的脊樑,若它偏離原旨,對香港的影響非同小可,期望立法會嚴肅處理,找出真相,政府也應視乎情勢發展,做好必要時介入的準備,包括考慮是否需要重新檢視廉署的角色和職能,採取適當措施,確保廉潔的核心價值不受損害。

君悅夜宴中國團  公費吃喝大超支

記者採訪得知的兩餐超支晚宴,是廉署2010年11月初和12月初在君悅酒店,分別宴請由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曹匪建明率領、由四川省常務省長魏匪宏率領的中國訪問團,每團人數介乎20至30。這兩餐晚宴,合共消費約8萬元(一餐逾4.1萬元,另一餐約3.6萬元),人均消費約1200元,遠遠超過廉署規定晚餐人均上限450元的規定。還有,這兩次晚宴場合,分別擺放了超過20支中外名酒,包括國酒茅台、XO等,這批酒雖然由廉署自備,毋須繳付開瓶費,不過,由於都是高價酒,價格不菲,若計入人均消費,餐費超支就更厲害。所以,審計署報告提及的兩次晚餐與這兩餐超支晚宴相比,只屬小兒科。

廉署肅貪倡廉,工作性質本來與豪華飲宴、大吃大喝沾不上邊,中國訪問團來港取經,若為引入廉政經驗,卻見中國官場文化的推杯換盞,赫然在廉署的豪華飲宴出現,則他們或許會問:香港廉政與中國有什麼不同?中國官場公費吃喝,耗用民脂民膏,人民群衆對此深惡痛絕,官民隔閡和一些社會深層次矛盾,紛紛由此而來。香港會走上這條路?

廉署酬酢吃喝,除了審計署和《明報》今日的披露,究竟還有多少不當飲宴,外界不知道,不過,從廉署回覆審計署自揭以「分拆帳單」和列作「宣傳費用」兩招繞過規管,有理由懷疑不會僅止於此;中國公費吃喝是貪污腐敗其中一個溫牀,這股歪風是否已經南漸,尚待觀察;不過,可以確信,若本港掀起公費吃喝歪風,整體管治和社會都將會沉淪,特別是若廉署已經淪陷在酒肉之間,則廉潔的核心價值誰來守護。這是必須搞清楚廉署不當飲宴這渾水有多深的原因。

對權貴送厚禮  湯顯明須交代

前任廉政專員湯顯明被指5年任內,花費22萬元公帑送禮給各地政府或官方機構,昨日廉署提交給財務委員會的文件,詳細列出送禮情况,從文件表列的受禮機構/官員,表面上看不出問題,不過,若深入查究,一些送禮另有文章。

文件列出,2007/08年湯顯明送價值4140元的「花坑石擺設」給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經本報偵查報道,得知這件擺設,其實是送給時任檢察長的賈匪春旺。據知這是一件虎形擺設,而賈匪春旺生於1935年5月,生肖屬虎,所以,這件禮物可謂「別具心思」。

賈匪春旺於2008年退休後,由曹匪建明接任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迄今,同時擔任國際反貪局聯合會主席。文件顯示,湯顯明在2010/11年,曾經4次給曹匪建明送禮,分別是圍巾(價值2028元)、載有紀念照片的電子相架(1890元)、廉署紀念筆(1665元)和香港景水晶擺設(2352元),文件只有受禮者的職銜,不過,據悉受禮者就是曹匪建明。

中國官場送禮成風,以賈匪、曹匪所收禮物只值4000多元及8000多元,區區之數,相信難與中國送禮惹人詬病之處相比。不過,按廉署內部文件規定,廉署人員出席活動或應酬送禮,價值最多不能超過800元,若超標,必須由廉政專員特批。湯顯明就是廉政專員,若特批自己超標送禮,存在角色衝突,而且4次送禮給曹匪都超標,是否有需要,值得斟酌。况且,湯顯明送圍巾給曹匪,別具心思抑或另有考慮,有點奇怪。

廉署送禮,本應與宣揚肅貪倡廉理念有關,藉此讓受禮者對廉署、廉政有更深入認識,事實上,廉署文件列出的禮物清單,大多數與廉署有關,包括模型、紀念筆、別針、盾牌等物品,價值多在400元以下,但是湯顯明送給賈匪和曹匪的禮物全屬另類,即使是那支廉署紀念筆(1665元),價值也遠高於其他紀念筆(有低至65元)。以廉署的標準而言,湯顯明可謂對賈匪和曹匪送厚禮,是否有必要?

綜合廉署文件和記者採訪所得,廉署超支飲宴和不當送禮,廉署都要交代,讓香港人知道公帑用得其所。另外,還有兩點值得關注:(1)已揭露的不當飲宴和送禮情况,是個人行為?抑或事態涉及有組織的內部運作?都需要解答。(2)廉署的不當事態,是否僅止於吃喝送禮,未涉及其他範疇?亟需釐清。

廉署明年就成立40周年,它把一個貪污腐敗的環境,改造為人人珍惜的廉潔政府和社會,成就卓著,港人在政治、社會問題叢生的時候,仍然珍惜和守護廉潔的核心價值,使香港整體不致再沉淪下去。但是廉署被揭露的不當情事,指向異化甚而腐化,這麼重要的部門,它的廉潔度已經使人泛起疑問。疑問必須解答,事態必須嚴肅處理,不能打馬虎眼的敷衍過去,否則「香港好在有ICAC」這句話,將會成為莫大諷刺。




一名前廉署職員﹕香港勝在有ICAC?

2013年4月30日

我在1970年代中期大學畢業後,第一份工是投考廉政公署,其時廉署剛成立不久,名聲超卓,每年從各大院校招聘數十名精英分子入伍。我有幸從當時的數千名投考者脫穎而出,成功獲聘為廉政主任(二級);當時受到友輩熱烈祝賀,原因其時入職的薪酬甚高,此外能晉身一支極優秀的工作隊伍,致力剷除香港的貪污陋習,宣揚誠信風尚,建立廉潔社會,這是何等令人感到興奮和驕傲。

加入廉署後認識了一群熱誠的年輕同事,彼此有一個共同理想﹕為香港的一場靜默革命付出最大努力。其時入職的同事每兩三個月便能與當時的廉政專員姬達會面,聽取工作報道和接受訓勉。姬達先生作為機構的創立人,他對反貪的決心,對任務的尊敬和對同事的關顧,都深深打動我們,他的投入、專注和風範都令我們十分景仰。

在姬達專員的領導下,廉署的工作迅速收到成效,於1979年,警隊的貪污集團面臨全面瓦解,警務人員面對被調查及起訴的巨大壓力下,選擇以抗爭形式衝擊當時執行處的辦公大樓和記大廈以泄憤,警廉決戰一觸即發。

基於政治考慮,香港政府於同年頒布特赦令,1978年以前大部分的貪污案件將放棄起訴。當時廉署員工感到極大的挫折,但上司鼓勵我們不要氣餒,反貪工作不能因此停頓,未來的反貪路仍然很遠很長。

滄海桑田,廉署成立至今已近40年,姬達已離世,許多員工包括我亦已離職,而廉署數十年的努力不懈亦取得輝煌的成績,香港今天成為全球廉潔程度首屈一指的國際都市,備受國際稱譽;而廉署亦深得香港人擁戴,被譽為香港品牌。社會發展至今天,無論政治環境如何複雜,人際關係如何詭測,但各人都緊守香港的核心價值,對公平公義的追求永不退減。

從姬達到現任專員換屆已15次,早期的專員多是德高望重、頗多具法律專業背景,對反貪工作有許多實質的貢獻,回歸以後則多由資深AO接任,着重行政統領,各人緊守崗位,鮮有負面傳聞。奈何近日從報章獲悉第14任專員湯顯明原來在任期間酗酒揮霍,以公款支付頻繁飲宴,據聞假公濟私,拉攏權貴,行為極為不當,令廉署形象從天上扯落凡間,造成的傷害令香港人感到吃驚及痛心,令現任的職員羞愧到無地自容。

廉署內部文化已產生很大變化

作為廉署的前任員工,我會驚訝何以一向備受尊崇的一個部隊會出現如此難堪的腐化現象,一位仍然在任的廉署舊友向我透露,廉署的內部文化跟早年相比已經產生了很大的變化,許多員工對工作的使命感都比以前薄弱,機構的生態和文化氣候逐漸滋長出一撮唯命是從的官僚從屬,明知首長帶頭引入歪風但噤若寒蟬,甚或為博取首長賞識而樂於配合。廉署對外積極鼓勵香港人檢舉貪污,維護公平,建立簡約清廉的社會文化,但對內則容忍腐敗陋習,不務正業,試問他們日後如何面對公眾,宣揚廉潔公義呢?想下去也令人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