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鼎鳴恐嚇: 若香港獨立 則香港樓價跌九成

雷鼎鳴
雷鼎鳴

早前曾批評「佔領中環」與恐怖主義無分別和「本土主義」是死路一條之科大經濟學系主任雷鼎鳴,昨日(6月2日)出席商台節目《政好星期天》時,又再發炮抨擊「本土主義」,雷鼎鳴表示,如果本土派觀點是重視香港文化價值和優秀制度,他非常認同,但如果本土派走向另一極端,排斥中國一切、切斷與中國聯繫,便會對香港造成致命傷,導致本港經濟崩潰,外匯儲備及香港人本身儲蓄會很快用完,樓價將暴跌九成。

雷鼎鳴表示,只有維持香港的文化價值和優秀制度,才可以保持本港最好的優點與大陸融合,達致最大的貢獻。他又表示尊重不同人士的意識型態和想法,但必須考慮經濟後果。他更指,中港兩地經濟融合已有相當程度,大家同坐一條船,任何一方不能獨自離船。他反過來促請港府與中國合作,吸引海外和中國的高端人才來港發展。

針對中共文棍雷鼎鳴發表對香港人的恐嚇性言論,我是香港人連線評論員齊建國予以譴責(見紅字)。 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都是讀書人。香港樓價不一定會跌90%,但是九七以後愛國愛黨的雷鼎鳴的愛國愛黨EQ顯然已經大升90%,成為中共重點栽培的治港集團的明日之星。

倘與中國分離 港樓價跌90%

雷鼎鳴 2013年6月5日

【晴報專訊】前天說到香港的經濟支柱幾乎都與中國有密切關係。香港貿易總額等於GDP的3.6倍,但香港出口卻只佔GDP的2.8%。金融服務業近來雖大走國際化路綫,但主要份額已轉到中國去。旅遊業佔GDP總量雖不大,但絕大部分旅客已靠自由行支撑。就算是香港的專業服務,如會計、法律諮詢等,中國的比重也愈來愈大。香港的工業家自八十年代開始,也早已轉戰神州大地,中國的直接投資中,來自香港的資金從來遠遠高踞首位。由此可知,中港經濟早已很大程度地融合。

中國不用靠港 港極靠中國 (中國被美國圍堵 自身難保;一個獨立自主的香港共和國必定親美,港美必定是親密的軍事合作伙伴,簽訂港美軍事共同防衛條約)

若說兩地唇齒相依,卻並不準確。嚴格而言,中國已不用怎樣依靠香港,但香港卻極度依靠中國。以進出口貿易為例,上海、深圳,甚至天津的港口,已超過了香港。金融服務業香港仍然重要,但上海羽翼已豐,前海能部分取代香港,也只是早晚的事。 (中國在軍政經法四方面始終落後歐美30年)中國富裕遊客首選目的地已是歐美,而不是香港,沒有天然資源的香港能獨自生存嗎?(同樣是被強鄰包圍而且沒有天然資源的日本和新加坡是否已經自立自強,成為當今強國?)

本土主義的其中一個極端是要從中國分離出去。我不相信這可以做得到,但這卻無礙我們考慮一下,後果會是怎樣的一種光景。首先,中國必然把香港看成是敵國,處處抵制。它根本不用出動解放軍,只要切斷與香港的一切經濟來往,香港便活不了多久。 (中東各國切斷與以色列的一切經濟來往,以色列仍活到今天;中國在文革時期與香港互不往來,香港的經濟卻起飛,成為四小龍之一。

雷鼎鳴

首先樓價會大瀉,我看起碼跌九成。但樓宇仍然存在,可供人居住,若是想賣出套現救命,卻換不了多少錢。香港的股價也會大跌,中國的股票則不一定。香港的外滙儲備在今年三月有2.886萬億港元,但扣除欠債後,只有1.374萬億可以動用。這筆錢等於八個多月的GDP,可用作購買糧食消費品,但頂不了多久。港人儲蓄起來的資產甚豐,但很多在富人手上。他們可以輕易看到香港經濟崩潰,一定會盡快走資,以避此劫。他們從此不願留港剝削港人,後者卻是無工可開,沒有收入了。

新加坡模式不可行

要搞新加坡模式嗎?不要忘記,新加坡一樣極度倚靠國際貿易與金融,香港與中國關係搞僵了,還有空間搞這些行業嗎?發展高科技如何?這需要很長的時間,而且香港的高科技人才 (其中很多都是中國人)肯繼續留港嗎? (香港目前有高科技人才嗎?老雷,你懵了!)港人從外滙儲備及私人儲蓄積得的彈藥,也許夠支持港人一兩年的生存,再長便十分困難了。這麼短的時間,經濟不會成功轉型到不用倚靠中國。

由此可知,若把本土主義推到一種極端,港人連生存都成問題,香港的人才都醒目,哪會不懂趨吉避凶?他們一早便跑掉了。

分離主義的愚蠢之處是不懂得香港與中國早已是坐在同一條船上(美國與中國早已是坐在同一條船上),有如《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一人一虎同坐一船,若是雙方劍拔弩張,能生存下去的機會大減。首先死掉的毫無疑問是香港的經濟。 (若是美中雙方劍拔弩張,能生存下去的機會大減。首先死掉的毫無疑問是中國的經濟)一些意氣用事的說話,如孔姓某人說「港人是奴才走狗」,或香港某些憤青或別有用心的人用乖張的「邏輯」,把愛國說成是罪惡,別人用真金白銀來購物,卻被說成是「蝗蟲」,統統不利香港發展下去,而且十分無知。我與我的朋友接觸的中國人及來港讀書的學生,優秀傑出的極多,他們是中國將來的希望,哪婸P某些偏執評論人所描繪的有半分相似?不少人認為部分港人的排斥中國人,是源自他們在競爭中的挫敗,從而轉化為憤怒。我是個樂觀主義者,仍不肯相信大部分港人會墮落到這地步。



樓價可跌90%理由

雷鼎鳴 2013年6月7日

【晴報專訊】這星期在本欄寫了兩篇關於本土主義與經濟融合的文章,此事複雜,涉及多層次的經濟學,我們不應留下任合一塊未經翻轉的石頭,才不致把主觀願望當作客觀結果,把自己放在可笑的位置。

正如我說過,中港經濟實質上已相當大程度地融合了。中國與香港正在同坐一條船,不論我們視對方為合作夥伴還是對手,都應各自制定最優的策略與相應的態度,才可能為己方尋求最大的利益。

博弈論中有所謂「非合作性博弈」及「合作性博弈」 (Cooperative game,或稱「談判博弈」),數學家納殊 (John Nash)在六十多年前,對這兩種博弈分別各寫了一篇開創性的短文,在1994年時便據此拿到經濟學諾貝爾獎。在「合作性博弈」中,雙方 (或多方)各自希望得到最大利益,但這要經過談判,取得共識,才可達到。但如何保證對方也顧及自己的利益,相互的承諾不致成為空談,關鍵是雙方都要有一「威脅點」 (threat point),意即指我若不滿意談判結果,有能力做出一種使對方大受損失的動作,即使是一拍兩散、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當然,若我們採取此威脅策略時,對方只是損失輕微,但自己卻是元氣大傷,那麼,這個威脅便不足為憑。所謂「談判地位」,無法不取決於雙方的「威脅點」的強弱對比。

香港GDP弱勢已成

在1990年,香港的GDP仍等於中國的25%,去年則跌至3.1%。當年香港的談判實力比今天強得多,所以才有今天的《基本法》出現。GDP的弱勢香港是難以化解,但我一直相信,若港人沒有走錯路,不把精力浪費在內耗,以港人的創意,必有機會發展出更多不可取代的產業,從而保得住自己的「談判地位」,不但經濟更發達,政治上亦有更大自由。但部分港人,我相信是很小一部分,是不知己不知彼,胡亂挑釁,甚至推動分離主義,那把雙方「威脅點」重新檢視卻甚有必要。

我曾經說過,本土主義有好的部分,但若把它推至另一極端,搞出個「港獨」來 (雖然我不相信這會做得到),那麼樓價起碼會跌掉90%。要注意,我說的是「起碼」,即實際上不止此數。有朋友告訴我,《晴報》為此議題搞了個「投票」,有81%的人認同我的看法。我一般不大相信網上投票,但對此結果也頗感驚訝:香港的讀者理性的仍佔大多數。

但這堣替釦騤埴茪尷R這數字。在香港的所謂豪宅,建築面積呎價等閒要2,000美元,那麼實用面積呎價便是2,500美元左右了。樓價眾所周知,取決於location、location、location (地點),但我們不妨先參考一下其他城市的樓價,以作比較。我到一個新的城市,素來有到處打聽當地樓市的習慣,在三藩市附近十分繁榮的東灣,100萬美元 (約780萬港元)隨時可買到實用面積4,000呎以上的豪華大宅 (花園、車房另外贈送),那麼呎價是250美元以下了,等於香港呎價的不到十分一。倘若香港經濟崩潰,香港的樓宇會比美國大城市的房子更有價值嗎?若不能,那麼樓價下跌便不止90%了。

沒了中國香港樓價靠甚麼支持(沒有煌蟲來香港炒樓,香港才會有合理樓價)

這堛澈e提是香港與中國若分離開去,香港變成中國的「敵國」,港人被視作「漢奸」,香港的經濟能否不崩潰?不少港人可能以為,自己的工作與中國沒有經濟關係,例如在港教教書,做點裝修工程等等面對本地的服務業,或許香港獨立後,他們仍能保得住飯碗?(同樣是被強鄰包圍而且沒有天然資源的日本和新加坡是否已經自立自強,成為當今 經濟強國?)這會是十分困難的。香港沒有天然資源,要消費,只能靠進口,但香港拿甚麼東西去賣,才能換得外幣購買進口貨物?賺不到外邊的錢,整個香港經濟便成無源之水,很快乾涸,港人便再也無力支撑本地服務業的消費了。但香港有的是人力資本,快點轉型搞高新科技或創意工業不行嗎?百多年以來,香港的核心技能便是扮演貫通中國與世界的橋樑的角色。香港若脫離了中國,怎會不被全面封殺?誰會願意在港投資搞這些玩意?香港的經濟若就此垮了,香港人或中國豪客預期樓價下跌,誰會願意投資樓宇?一個沒有經濟命脈的香港,說它的樓價能高於美國的芝加哥或其他大城市,豈不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