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未來全靠年輕人了

李怡  2013年6月22日

民主少年
民主少年

七一前夕,港大民調顯示,港人對中共政權與香港特區傀儡政權和「一國兩制」的信心大幅下跌,而對「一國兩制」的信心淨值更跌至零,是1997年香港被中國併吞以來首次出現非正值。梁振英被問及有關調查結果時說:「我覺得我哋評價一國兩制落實嘅情況,不能憑空評價,一定要睇基本法嘅落實情況」,「如果有人認為一國兩制喺香港落實得有問題嘅話,我哋應該做多啲有關基本法內容嘅宣傳。」

梁振英作為香港的傀儡特首,「如果有人認為一國兩制喺香港落實得有問題」,他不是檢討自己,不是尋找問題出在哪堙A而是認為應該做多點宣傳。他的回答暴露出一個人或一個政權永遠不會有進步的根本原因。

中共起家自稱靠槍桿子和筆桿子,筆桿子就是宣傳,到今天,中共繼承傳統,仍以為宣傳就能贏得人民支持,然而六十四年的執政劣迹,已經使中共的一切宣傳均破產,現在中國老百姓對中共宣傳多從反面去理解其含義,也就是說,中共的宣傳產生的都是反效果。梁班子上台後,也逐漸在香港有了中共宣傳的景象,也就是你越說我越不相信。

但梁振英說一國兩制「不能憑空評價,一定要睇基本法嘅落實情況」,倒是真的。過去是誰憑空評價的呢?比如去年胡匪錦濤在新政權「就職」禮上說:「十五年來,……香港同胞當家作主,……香港居民享有的民主權利和自由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更為廣泛。」「香港同胞對國家、民族的認同和感情與日俱增」。這就是明顯的「憑空評價」。你聽來會懷疑他在說反話?在自慰?或是黑色幽默?過去十多年,真正「做多啲有關基本法內容嘅宣傳」的,是對中共政權和香港特區傀儡政權落實《基本法》持批評態度的從政或議政人士,筆者也是其中一人。我們引述《基本法》的條文最多。公民黨的前身,是「四十五條關注組」,即關注《基本法》45條的落實。筆者每寫評論,幾乎都拿出《基本法》來對照香港的現實。近年在民主運動和社運中出現的本土派,他們提出的自治自主,所依據的也常是《基本法》。為什麼?正是因為中共政權和香港特區傀儡政權的行事往往違反《基本法》也。

港大最新民調,除了顯示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淨值跌至零之外,與此相對應的,是港人對中共政權和香港特區傀儡政權的信任度均大跌12個百分點,對特區傀儡政權信任度淨值為負5百分點,對中共政權的信任度淨值更高達負20百分點。

任何人看了港人對中共政權和香港特區傀儡政權的信任度以及對一國兩制的信心大降,都知道目前香港社會的主要矛盾何在,不就在於中共政權和香港特區奴才政權在政治經濟社會各個方面違反《基本法》所造成的港中矛盾嗎?解決矛盾的鑰匙在哪堙H我們認為最好是中國按《基本法》守住不干預的分寸,香港特區傀儡政權則按《基本法》的授權自主地維護香港人的核心價值與利益。但我們的期望都落空。不僅如此,過去多年更是中國干預的手越伸越長,而香港特區傀儡政權的奴性也越來越重。近年港人不僅覺得香港過去的好景不再,而且政治空間和生活空間都被中共勢力及中國旅客擠壓得無處容身。在這種情景下,港中矛盾遂成為香港社會主要矛盾,港人求告無門於是自主意識抬頭,蝗蟲論湧現,本土派成為年輕一代的主流。

港大民調深入分析這次調查的數據,發現三個年齡組別中,18至29歲對兩個不義政權的信任度均是最低,信任香港特區傀儡政權的有18%、信任中共政權的僅有13%;不信任度最高,依次為54%和67%,信任度淨值為負36百分點和負54百分點。而情況相反的是50歲以上的被訪者,而30至49歲組別,則最多人回答「一半半」。

有網民留言說,這是因為年輕人不想自己有生之年都生活在暴政恐怖中,年長的人已經完全沒有鬥志。香港未來要全靠年輕人了。

年長的民主派,是不是「已經完全沒有鬥志」呢?他們曾經的妥協是否意味他們沒有鬥志呢?筆者希望不是也相信不是。但未來是屬於年輕人的,爭取香港未來的重任也一定要全靠年輕人。「港人自治藍色起義」的陳梓進說,他們舞動港英旗,揚言脫離中國籍,北京官員從沒試圖了解箇中因由、香港年輕人發生甚麼事,只是將他們當作是一小撮離經叛道的人。這樣,相信只會使年輕人對中共政權和香港特區傀儡政權越來越不信任,越來越疏離。筆者相信,對年長的民主派,這樣的意見也適用吧。

毛主席曾經說過“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是歸根結底是你們的,你們年輕人朝氣蓬勃,正在興旺時期,好像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希望寄託在你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