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青年看香港

溫哥華星島   2013年7月9日  蘇賡哲

香港是香港

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2013年7月1日刊出中國青年的《大陸人香港人:一個大陸85後自白書》,作者楚宇桁寫來坦率理智、思路清晰,和一般憤青或五毛黨大異其趣,很具可讀性。

1997年,楚君是8歲的中共少先隊員。在黨的宣傳教育下,很為香港的“回歸”自豪,直到一位香港客人上門探訪,嚴肅地告訴他:「其實香港人大部分都不想“回歸”(香港被中國併吞)」,他才第一次覺得自己所看到的、學到的、聽到的,都未必是真的。後來,他甚至明白,所謂中國的崛起感動了香港乃至世界,其實「我們感動的只有我們自己」。楚君自白,當年覺得香港甚麼都比中國發達,既然如此,大部分香港人怎會希望“回歸”(香港被中國併吞)?但這不必然是洗腦教育之功,即使是小部分香港人,包括一直接受港英名校教育的一些民主派領袖,也是願意香港被中國併吞。

10年後,楚君曾兩次到訪香港。他知道香港人和中國人爆發了對立,知道「蝗蟲歌」,知道狂買奶粉、知道雙非嬰,他說他理解一些香港人為甚麼恨中國人。但我注意到他遺漏了香港人針對的,除上述形而下事項以外,更重要的刺激是一些中國人在香港諸如隨地便溺的不文明舉止,和這些舉止受到指責時表露出來的「強國嘴臉」。(他們不是去了香港才不文明,7月1日就有人拍了北京頤和園遊客多批在十七孔橋大路上小便的照片並登在微博上)。

楚君說,這系列衝突現象,「其實只是更加說明我們中國人比你們更恨我們自己。第一恨,恨自己沒有生在香港。第二恨,恨自己的孩子沒有生在香港。第三恨,恨自己下輩子也想投胎到香港。其實我們中國人羨慕香港,更羨慕香港護照。但我們卻沒有能力讓中國變成香港一樣法制健全、食品安全、商業自由的『國度』,只好通過7天旅遊簽證去香港購物,買奶粉、生孩子。嘴巴上說中國好,但是都拚命往香港擠。」

我一直很關注愈來愈惡化的中港對立,甚少見到中國人像楚君這樣把問題的重心放到自己身上去。例如奶粉事件,人們應該思考的是,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為甚麼不能生產出令用家放心、嬰兒喝了無害的奶粉?如果一個這麼大的國家,擁有8,512.7萬名「特殊材料造成的」共產黨員,連奶粉都要去香港搶購,以致香港特區傀儡政權要限量攜帶出境,成為騰笑國際的新聞,那麼,中國的太空科技有多大成就,神七神八到神一百都好,外人只會覺得莫名其妙。嬰兒的頭不斷大起來,太空人在外太空如何走來走去,都變得毫無意義。

楚君還呼籲:作為中國人應該有一點責任心,不去破壞香港人的生活環境。他的思想給人深度感:他說,如果中國人能有這種責任心不去破壞鄰居的生活質量,努力改善和提高我們自己,中國早就脫胎換骨重新做人了。他認為由於意識形態和體制的問題,中國始終漂浮著一個幽靈,這個幽靈使中國人無法生產思想、使國人集體向它沉默妥協,成為它的奴隸。

不久前去世的前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曾叫人不必懼怕中國,她說中國在數十年內,甚至一百年內,都不會產生和輸出思想。她只是沒有像楚君這樣進一步解釋,無法生產思想的原因。這個因意識形態和體制而存在的幽靈,硬要替代十多億人的思想。




大陸人 香港人 ——一個大陸85後自白書

英國網友  楚宇桁

BBC  2013年7月1日

越來越多的大陸游客到香港旅遊。
越來越多的大陸游客到香港旅遊。

97年香港回歸的時候我在內地上小學,雖然不到10歲,但我清楚的記得當時的我有多麼開心和自豪。回歸當天,我甚至拿出了房間堛漱p黑板,對著電視機畫畫,和主持人一起倒數。

當時的香港對我來說是完全超越想像的,比大陸任何地方都要發達。那時候香港電影是最好看的,香港明星是最紅的,粵語聽起來都是高貴,香港是香的。

就是在這樣一個情況下香港回歸了,8歲的我為我的祖國感到自豪。因為,歷史教科書媦g的,19世紀中國所遭受的被列強瓜分的恥辱都被那神聖的一刻洗淨了,受欺壓的香港人回到了祖國的懷抱,被解救了。

幾天之後,一位香港女士來探訪我的父母。出於對同胞的關愛,我這個小小少先隊員對她非常關心熱情,但是吃晚飯的時候她非常嚴肅的告訴我,「其實香港人大部分都不想回歸,沒有人想回歸的。」我驚呆了,非常尷尬。我的三觀被她一句話給毀了,那是我第一次意識到或許我所看的的,學到的,聽到的,都未必是真的。

香港人的家

10年後,我第一次去香港。那是夏天,香港人把冷氣開到我無法接受的程度,整整7天都在感冒頭疼。儘管如此,中秋節我還是帶著爸媽去大坑看舞火龍,因為這樣的傳統表演在大陸已經很少能看到了。

那時候大陸人和香港人貌似相安無事,除了購物時導購小姐眼神中透露出來的對大陸妹的蔑視以外,沒有什麼值得說成是矛盾的。廣東道上的商店都是排隊的大陸人,商業一片繁榮,我所看到的都是香港回歸後所得到的商業紅利。

「這埵雂竣摒O中國乃至亞洲最值得自豪的城市,有廉潔的政府、自由的經濟和完善的法制,因而連續18年被評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系。」——《南方周末》

不到一年後,一首《蝗蟲歌》傳遍大江南北。新聞堛滬輕鉹H對著坐在街邊的大陸人唱《蝗蟲歌》,那畫面無比的尷尬,大陸客一直躲避攝影機。雖然香港知識界、傳媒界對《蝗蟲歌》這種歧視性言行已多有質疑與批評,但也很難撫平那首歌給大陸人民心中留下的傷疤。雖然我們都知道,香港市民與內地人之間的隔閡,更多來源於雙方的互不了解甚至是誤解。

當我再次踏上香港的時候,人們已經不唱蝗蟲歌,把驅逐對象縮小到了「孕婦」這個群體,其實作為母親想給孩子更好的將來,更好的身份,無可厚非,但影響了當地人的生活,就很難將這項資源持續利用下去,本該有個節制。

其實我理解香港人為什麼那麼討厭大陸人,我的香港朋友告訴我,「大陸人去購物的太多了,現在很多便利店都改成了對大陸人賣貨的店;房價也漲,還是猛漲;生活開支比以前貴了許多,普通市民的生活確實遭受了很大的打擊。」還有一位在香港生活多年的大叔告訴我,「以前買意大利的皮鞋很多2-3折的,現在最多就5折了。大陸人還有專門來買奶粉的,把我們這堛漸仁輒ㄦm光了,香港的小寶寶都沒有奶粉喝」,他說。

那一刻我真的很理解香港人為什麼恨大陸人。但是老實說,這一系列的現象,其實只是更加說明我們大陸人比你們更恨我們自己。第一恨,恨自己沒有生在香港。第二恨,恨自己的孩子沒有生在香港。第三恨,恨自己下輩子也想投胎到香港。

其實我們大陸人羨慕香港,更羨慕香港護照。但我們卻沒有能力讓大陸變成如香港一樣法制健全,食品安全,商業自由的國度,只好通過7天旅遊簽證去香港購物,買奶粉,生孩子。嘴巴上說中國好,但是都拼命往香港擠。

大陸人的家

大陸人到香港搶購奶粉引發港人不滿。

現在的大陸,也就是我們普遍認知的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了。但是由於意識形態和體制的問題,這個國家始終漂浮一個幽靈,這個幽靈讓我們無法生產思想,讓我們集體向它沉默、妥協,於是我們都是那個幽靈的奴隸。一旦人的血液堹d著奴性的血,便難以擺脫那種奴性,即便有了錢也只是有錢的奴,人格上仍然是個奴隸。只有奴隸才不能抱怨自己是奴隸,唯一能夠安慰奴才的,就是主人的偏愛,主子賞賜的一些前程和銀兩。所以你們不必不爽我們比以前有錢了,因為我們還是嚮往你們的公民權益!

香港的回歸,在我上小學的時候曾給我一時的優越感,自豪感。我以為所謂的崛起感動了香港乃至世界,但我們感動的只有我們自己。這樣說其實我也非常傷心,畢竟我曾真心的以為我們解放了香港。然後的事情,我就不一一贅述了,那是一個艱難的自我再造的過程。

其實作為大陸人應該有一點責任心,不去破壞香港人的生活壞境。但是這非常困難,因為香港的誘惑太大,香港經濟也需要大陸游客——奢侈品價格是內地的一半還少,涉及下一代的奶粉問題更是驅使著更多的大陸人前去購買,成為香港公民讓很多媽媽冒險去香港生產。但更要命的是,如果大陸人能有這種責任心不去破壞鄰居的生活質量,努力改善和提高我們自己,大陸早就脫胎換骨重新做人了。

不能全怪我們懦弱,正是文化大革命和「六四」的衝擊之後,「責任心」這三個字在有些內地人眼中已經一文不值,甚至是危險的東西。因為有責任心的代價太過慘重,再沒有人再願意冒著生命危險或者是全家人的安危為代價,去做一個有責任心的人。所以人們回到了自己的籠子堙A裝聾作啞,裝瘋賣傻,看著清宮劇堨|爺和甄寰和若曦愛來愛去,再看看小四郭敬明空洞物質的電影聊以慰籍我們空洞、物質的靈魂。

我們所生活的中國大陸,看不到一點兒「六四」的新聞,也漸漸淡忘了對文革的徹底否認。但先輩們的血沒有白流,他們製造了這個國家恐怖機器,於是在這片土地擁有信仰是可怕的,是痛苦的。我們這堛漣E秋雨會對災民高喊「別給政府添麻煩了」,這埵釩雃h無奈的走狗和無知的五毛,高貴的靈魂都在嘆息。

儘管新領導人上了台,帶著美麗的夫人走了一圈又一圈,表面功夫做得不錯,但仍然看不到任何北京會放權的信號。可他們不放權,香港和內地的矛盾就不會終止。

夢想照進現實

香港的老百姓和大陸的老百姓,都在這兩個地方的權貴統治下尋找生存的夾縫,一旦這個夾縫不足以支撐了,造反只是早晚的事情。我從來不懷疑中國人造反的能力,我只擔心如果又變成和農民起義沒有多少差別的話,那就真心悲劇了。辛辛苦苦幾十年,一下回到解放前,是誰也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朱厚澤曾經在香港回歸前寫下《香港遠眺》,他說「香港,他的穩定繁榮,就是以完善的、國際認同的、現代法制框架為保障而獲得的。」

而現在,這個國際認同的法制框架似乎正在讓步,「港人治港」貌似早晚會變成一句空話。香港官員們都看北京的臉色,香港的大家族都是北京的「好朋友」。看著你們上街遊行,反對「第二十三條」,反對「國教洗腦」,「佔領中環」,看到你們的報人被電話恐嚇-- 我們大陸人,這些被欺負60幾年的老經驗看著你們香港居民只能說「我們懂你的感受」。因為遊行被無視,被恐嚇,這些方面,我們是有經驗的老前輩。現在我們只能一起拭目以待2017年香港特首的一人一票的選舉,看看這故事會怎麼發展。

大陸有一個搖滾樂隊叫「痛苦的信仰」,他們唱了一首特別簡單的歌,只有一句歌詞:「哪埵鹿ㄜ╮A哪奡N有反抗。」

今天是屬於大陸人是香港人的日子,建議能找到彼此的人,大家一起去喝一杯吧!一起唱唱《東方之珠》,一起高歌「哪埵鹿ㄜ╮A哪奡N有反抗」。

文章最後,如果天朝同胞能看到,還請到香港購物旅遊時遵守他們的規則,愛護環境衛生。我們大陸人也應該自己爭取奶粉能自給自足,實在不行,還懇請香港民眾幫著多進口一點給我們的小孩兒!孩子是無辜的,而大陸人家堛8512.7萬名共產黨員卻救不了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