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黑自重 挾持廉警 撕裂社會 盡地一煲

黎則奮    2013年8月15日

皇帝上身的梁振英上周日「微服出巡」,「失驚無神」到訪元朗,與地區民眾會面,明顯是有備而來,極具政治目的,與過去落區做騷假諮詢民意全然不同。

當日場內梁振英甫開腔便發表一早準備好的政治宣言,既力撐誠信破產、涉嫌作奸犯科的重臣張震遠和林奮強,要求報案者和批評輿論道歉,又高調支持違反政治中立的警隊選擇性執法,更窮追猛打,公開指令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提交報告,清算追殺所謂粗口辱警的林老師。

場外則殺氣騰騰,由土豪劣紳與黑幫組織的挺梁分子,光天白日之下,公然肆無忌憚暴力襲擊社民連成員及反梁示威人士,在場理應負責維持社會秩序的警察照例視而不見,任由暴徒行兇後施施然離去,逍遙法外。其中一個組織者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不單親自在場指揮暴徒行兇,事後更接受報章訪問,毫不諱言要搞流血鬥爭,旨在「警世」云云。

梁振英場內的文革鬥爭宣言與場外梁粉的武力襲擊,明顯是媕野~合、互相呼應。結合689通過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兼與地區江湖人物關係密切的新界社團聯合會長梁志祥事前悉心安排一切,種種迹象證明,梁振英是企圖擁黑自重,挾持廉警,指令文武百官,目的就是要孤注一擲,公開撕裂社會,引發暴亂,然後名正言順地武力平亂,為維持自己早已風雨飄搖的政權作垂死掙扎。

梁振英有違常規和政治倫理的狂妄行徑,不單令人側目,惹起公眾憤怒,備受泛民和輿論群起抨擊,連土共也不敢苟同,除了幾個不識好歹的嘍囉和應外,重量級人物大多三緘其口,劃清界線,靜觀其變。

如果大家細心觀察689當日的言行,不難發覺頗為異常。平日氣定神閒、說話慢條斯理的689,當日說話相當急速,語調失常,顯示個人心理狀態極不平衡。他當日開場的發言稿事後特首辦破例不發表;被迫同行的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與保安局局長黎棟國都顯得低調,沒有跟進發言;被公開指令提交報告的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更加尷尬,無端要自打嘴巴,接受追殺林老師的政治任務,而明顯事前沒有溝通或照會。

一切異乎尋常的舉動,說明了管治班子醜聞接二連三、危機四伏的梁振英已經窮途末路,處境孤立。為求圍魏救趙,分散公眾對陳茂波事件的注意力,以及絕地反擊,挽回頹勢,力保隨時失陷的權位,689只能鋌而走險,盡地一煲,決定向香港人宣戰。

梁振英之不安和不守本份,正好說明Plan B的確存在。只是中國薄熙來事件開審至今仍異常地未見裁決,又傳出整肅前任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反映中共內部權鬥激烈,自顧不暇,暫時仍未能處理香港事務,689才有機可乘,背城借一,企圖博亂,換取苟延殘喘的空間。

正是上帝要他滅亡,必先使他瘋狂。政治上,梁振英不單內外交困,處境越來越孤立,連管治班子內部亦漸見眾叛親離迹象,人人敬而遠之,以免備受拖累。最嚴重的是,與689息息相關的幾個政治炸彈如劉夢熊、張震遠和陳茂波事件都屬瀕臨爆破的危機,隨時一觸即發。廚房越來越熱,689有如熱鍋上的螞蟻,走投無路,惡向膽邊生,鋌而走險,盡地一煲,公然涉黑,勾結土豪劣紳,企圖博亂求生,實在不難理解,完全合乎政治邏輯。

這是香港最黑暗的時候,也是香港最光明的時候。歷史已走到轉折關頭,香港生死存亡繫於一線。港人一定要打醒十二分精神,提高警惕,團結一致,制止689搞亂香港,堅決捍衞締建社會穩定和經濟繁榮的核心價值,尤其是自由與法治。

際此關鍵時刻,中產階級的政治取態至關重要。你們的沉默,只會縱容689敗壞綱紀、離經叛道、戕亂倫常,陷香港於萬劫不復之地,惟有公開表態,力斥其非,才可構成不可阻擋的政治張力,迫使土共與狼英切割,要求中共及早正視香港政治現實,徹底解決689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