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禱告,兩種態度: 論「神呀!請打__香港」

陳到  2013年8月23日

是日《成報》頭版,竟然大大隻字寫:「神呀!請打救香港」

「神呀!請打救香港」

內容是《成報》報導高官祈禱會。這個祈禱會,在下早在曾蔭權時代已聽聞,所以,這報導不是「新」聞,若報,也應該放專題。《成報》為何今日以此作頭條?為甚麼不報薄熙來宣判?為甚麼不報民建聯議員法國遊?喂,就算報寶血校董會對林老師的聲名,都緊要過高官祈禱會啦。《成報》的編輯是 short 左?還是有任務?這個留大家思索。

至於這編報導的內容,主要是著眼於一班耶教徒高官怎樣祈禱,以至香港有今時今日的光境。以下節錄兩段:

據悉,這個「祈禱會」屬極小範圍,參加者有天主教徒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基督徒則有特首辦主任邱騰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商務及經濟局局長蘇錦樑,有時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也會參與。他們每周輪流到某位官員的辦公室舉行,大家進行靈性交流之餘,也可加強團隊的精神力量。據悉,他們會為香港特區祈禱,希望在政治、社會、民生及經濟等各方面都能順利發展。當然,也會為個別官員的問題、工作困難而祈禱,希望有上主的祝福。同時,官員們也會透過在祈禱會作為一個平台,互相支持,共渡難關。而早前「祈禱會」內的成員,就曾為陳茂波祈禱。而帶禱者亦是輪流擔任。

譚志源曾說過早年擔任特首辦主任時,因「政改」難題而令他傷透腦根,政府內部也認為方案不獲通過,特區政府無法「起錨」。在政改投票前10天,他如常在教堂崇拜時,腦堜艙M閃上帝的話語—「在沙漠中開江河,曠野中開道路」。他認為這是上主的啟示,認為問題應可順利解決。果然,2010年的政改方案,隨著民主黨一夜轉軚,順利通過,譚志源當時深信是神的引領和照顧。後來,發生馬尼拉挾持人質事件,在傷痛時刻,他又藉《彌迦書》去渡過難關,處理事件的善後工作。譚志源更表示,在眾多身份當中,他最喜歡的,就是「基督徒」。譚局長果然是主的綿羊。特區政府又要展開普選辦法的諮詢工作,挑大旗的又是譚志源,按照他的作風,應已天天祈禱祈求神蹟再現,順利落實普選。

原來,陳茂波屯地,只是「工作困難」,而不是他誠信問題。原來,民主黨出賣香港,是神的引領和照顧。我還有甚麼話可以說?祈禱,是每個信徒的權柄,我不能阻止他們發這樣的祈禱。只是,祈禱反映了他們背後的神學。他們的神學,其實又是幸福音,即是以自己福祉為中心的「福音」。他們求的,表面上是為香港,但還不是他們工作順利?他們工作順利,香港就有禍了。他們的禱告,只見到自己(和同僚)的利益、順利,完全見不到香港人的實際需要。就算他們口中唸唸有主,這些「禱告」根本不能稱為禱告,因為這些禱告中,沒有神,沒有真理。他們這些說話,是妄求,是心靈自慰,自一班官員互打嘴砲。他們這些「禱告」,簡直有辱禱告。這些人,很有可能就是《聖經》講,「口稱主呀、主呀,卻不能進天國」的人。

《成報》這次錯有錯著,把他們自私自利的禱告當見證寫,揭開了他們的醜陋。而《成報》錯有錯著之處還有標題。「神呀!請打救香港」是真誠的呼求,不過,不是透過這班高官這些自保、自慰的祈禱,相反,神要打救香港,就請先打__這班高官。這幫高官,自己本份做不好,弄得香港亂七八糟,以為祈禱就能補鑊?come on James,他們若真的聽到神的聲音,就應該早早離開官場,不效力這港共政權吧!對,神真的要打救香港,打破香港不堪的政壇、財閥管治、土共和它們的爪牙。

我幻想,以下是他們祈禱的內容。

神呀!請打救香港——請讓茂波弟兄順道難關。
神呀!請打救香港——求主審判破壞安靈的暴徒。
神呀!請打救香港——求主止息擾亂中環的行動。
神呀!請打救香港——憤怒降臨在講粗口的教師身上。
神呀!請打救香港——使警察有威權,有能力,能震懾人。
神呀!請打救香港——求主使政改順利,合乎主(子)的旨意。
神呀!請打救香港——祝福 CY BB,使他有智慧、有能力。
神呀!請打救香港——求主使我們工作順利,挪開困難,包括搞事的人。

也許,我們可以這樣的禱告……
神呀!請打救香港——救香港離開土共政權。
神呀!請打救香港——救香港離開土共爪牙的騷擾。
神呀!請打救香港——使我們有平等普及的選舉。
神呀!請打救香港——法庭要公正判決,窮人不用含忍。
神呀!請打救香港——因為警察已不再保護我們。
神呀!請打救香港——香港已被中國人蹂躪夠了。
神呀!請打救香港——脫離耶撚高官虛妄自義的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