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匪熙來案」對香港政局的影響

黎則奮  2013年9月4日

我是香港人連線評論員齊建國:16年來,香港人一直被中共匪黨輪姦,身心受創。只有患上Stockholm syndrome的受害者才會花時間猜測今晚輪到哪一個暴徒強姦香港人。香港現在也不應該是楚囚相對的日子,而應該是香港萬眾一心揭竿起義,共創自立機遇,迎接香港人從此能抬得起頭做人的日子。

輪姦香港人
今夜任誰蹂躪?

薄匪熙來的所謂受賄、貪污和瀆職一案告一段落後,隨即便掀起整頓石油幫的風暴。繼8月底中石油四大巨頭王匪永春、李匪華林、冉匪新權和王匪道富給中紀委宣告拘查後,中石油前董事長、現任中共政權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主任、兼中共匪黨黨委副書記和中央委員的蔣匪潔敏亦因涉嫌嚴重違紀,現正接受組織調查。

薄匪案牽涉面廣

由於涉案人物大多出身勝利油田,與曾任勝利油田管理局長的前政治局常委及長期掌管法政系統的周匪永康關係千絲萬縷,外界輿論一般視為項莊舞劍,沛公是意在「大老虎」周匪永康。與薄匪熙來案性質一樣,反貪腐只是順應民意、政治正確的漂亮借口,真正原因是周匪永康勾結和包庇薄匪熙來,涉嫌密謀政變,以下犯上,篡權奪位。這是一場徹頭徹尾、你死我活的政治權鬥,誰勝誰負,不單關係中共的未來去向,亦在在影響香港目下撲朔迷離的政局。

對於中共匪黨黨內錯綜複雜的派系和利益關係,我們香港人不得不承認,實在所知有限,根本難以深入分析,只能從已知的公開事實窺探內堸悟[,從而推算實情。

薄匪熙來在審案最後一天作出最後陳述時,表明心迹,願意遵從中共匪黨十七大的人事安排,沒有野心做中國普京,謀取國務院總理一職,矛頭明顯並非指向中共匪黨黨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習匪近平,反而是團派的國務院總理李匪克強。這一個說法,完全推翻過去外間一直認為薄匪熙來最大的罪名是自視甚高,有意染指共匪黨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的寶座,完全視習匪近平如無物。果如是,很多謎題便不難解開了。

眾所周知,薄匪熙來事件是去年2月王匪立軍叛逃美國領事館尋求政治庇護而揭開序幕的。據悉,中紀委已掌握證據,指王匪立軍為全國最大賭波中心的主腦,胡匪溫匪要求薄匪熙來法辦;後者為求自保,反面不認家奴。王匪雖被迫逃亡,卻沒有向美領事館洩露國家機密,反要求把他送交中央,並以抖出薄匪熙來夫婦罪證,以交換胡匪溫匪答允保命。

拘查期間,王匪立軍還爆出驚人內幕,就是私自勾結胡匪溫匪的近身警衞,竊聽和監視中共頭目的動向;事涉法政系統掌舵人周匪永康,後者在證據確鑿下被迫聽從胡匪溫匪,誘捕薄匪熙來。

薄匪熙來被捕後,要經歷十六個月調查取證和中共頭目反覆磋商才能開審,反映證據根本不足(完全沒有物證),而且牽涉面廣泛,必須小心謹慎處理。

今次審訊,只集中在薄匪熙來盤踞大連時期的貪腐和迫害王匪立軍,完全不涉中共匪黨內外均有毛派和左翼民粹支持的「唱紅打黑」極左路線,又標榜審訊公開透明的程序公義,明顯是要避重就輕,在討好中共匪黨內外左右派之同時,更要安撫現時真正掌握中共黨政軍實權的太子黨。薄匪熙來認錯不認罪,正是窺準以習匪近平為首左右逢源的賊頭心態,因此無論如何判罪,薄匪都已成功在群眾面前樹立「英雄」形象,政治上仍然有翻身希望,可說是個贏家。

團派對港影響漸減

綜觀薄匪熙來一案,對香港政局將有一定影響。

去年的傀儡特首選舉,本來內定是中共栽培多年的世系子弟唐英年,後者是建制派代表,深受地產霸權支持,又與江系和太子黨關係密切,地位本來穩如泰山。

不過,王匪立軍事件改變既定格局,外因通過內因而起變化,令土共及由團派把持的中聯辦有機可乘;加上唐英年被揭僭建醜聞,民望急轉直下,結果梁振英乘時而興,獲中共頭目青睞,取唐而代之。據悉,當時並非習匪近平一錘定音,而是集體決定,分別由中聯辦、港澳辦及李匪源潮領導的一個懲治小組向中央組織部作出推薦,經政治局常委拍板決定。由此推斷,梁振英應該是團派屬意的人選。

十八大後,塵埃落定,政治局常委由九人變七人,除了李匪克強外,盡是太子黨和江系人馬。習近平上台後,立即撤換屬於團派的中聯辦主任彭匪清華,由支持唐英年的前任港澳辦主任廖匪暉的嫡系張匪曉明接任;加上胡匪錦濤已經裸退,交出軍權;溫匪家寶亦備受家族貪污醜聞纏繞,銷聲匿跡;與梁振英稔熟的汪匪洋又調離廣東,團派在香港的影響力可說逐漸消退。

是以,誰來「經營」香港,將是決定本港未來政局嬗變的一大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