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台灣原來只是那麼近

吳志森  2014年3月29日

自詡是「一國兩制總設計師」的前中共頭目鄧匪小平在香港被中國併吞前已經死亡,無法目睹中國併吞香港的歷史時刻,對鄧匪來說,不無遺憾。鄧匪「設計一國兩制」的陰謀,是為了垂範台灣,和平統一。17年一晃就過,示範單位的作用,依然有效,更是威力驚人,但作用並不是和平統一,而今天香港沉淪墮落,令台灣愈走愈遠,永不回頭。

2013年6月21日台灣與中國簽署「台中服務貿易協議」。本週台灣大學生發動太陽花學運,閃電佔領台灣立法院,抗議國民黨政權於2014年3月17日在台灣立法院粗暴通過台中服務貿易協議。太陽花學運集會叫得最響的口號,是「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台灣不能成為第二個香港」。「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口號所以觸動台灣人心,是因為示範作用太強太有力了。 不知道當年妄想以「一國兩制」垂範台灣的鄧匪,在泉下聽見台灣人的心聲,會不會跳將起來,罵一句「胡說八道」。

台灣大學生發動太陽花學運
台灣大學生發動太陽花學運

今天的台灣,類似10年前的香港,今天台灣經濟低迷,生產基地早已搬到中國,產業空洞化,台灣大學畢業生的月薪只有22K新台幣,不夠6000港元。對不少政客和台灣上層的資本家來說,大國崛起、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就是他們的救命草,只有建立更緊密的經貿關係,全面依靠,才能令台灣起死回生,當然還有個人政治和經濟利益的考量。

這與2003年SARS後的香港何其相似。香港產業空洞化的過程,早在1980年代末已經開始了,一場瘟疫更令整個香港變成死城,為了挽救董建華糟透的管治,自由行,更緊密經貿關係協議,逐步互相開放服務產業,一連串的措施,香港像吃了興奮劑一樣,馬上見效,更上了癮。香港的經濟發展,要全面依賴中國,而中國國有資本的大財團,亦有計劃有步驟地,大小通吃,全面佔領蠶食香港關鍵的經濟領域。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政制改革香港人固然動彈不得,其他如新聞、言論、學術、法律都逐漸受控,岌岌可危,命懸一線。中國併吞香港未到20年,不費一兵一卒,香港已經手到拿來。

台灣有香港的前車之鑑

台灣依着香港的軌迹沉淪,早已不是始於今天,緊密的經貿關係已簽了一大堆,開放64項服務業,以及上千種行業的「台中服貿協議」,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全包,對台灣衝擊極大,青年的創業夢被粉碎,22K的薪水可能被壓得更低。更可怕的是,中國資本涉及的關鍵企業:電訊、出版、印刷……以經濟控制政治,早已是中國對台政策的重點,今次更可藉服務貿易深入台灣腹地,影響台灣言論出版,繼而操控台灣選舉,甚至影響政權更替,只在彈指之間。

幸運的是,台灣有香港的前車之鑑,眼見香港逐步向下沉淪,台灣人看在眼堙A還會上當嗎?更重要的是,台灣有民主選舉,有政黨輪替,民眾懂得要求逐條審議「服貿協議」的內容,要求立法監督台中協議的實施。香港呢,簽訂了,實行了,香港人連東南西北也未搞清楚。

台灣行政院長江宜樺叫學生不要「逢中必反」,對香港人來說,這四個字何其熟悉,連用語口吻都與香港黨官一模一樣。學生衝入行政院,江宜樺下令清場,警察棍棒齊下血腥鎮壓,其鐵腕不下香港的鷹派特首和警務處長。「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原來只是那麼近!



反對台中服貿協議的法理與國際關係

陳雲  2014年3月25日

台灣人佔領立法院並攻佔行政院 ,反對台灣與中國簽署的「台中服貿協議」,對香港人來說,是民主教育的機會。台灣人在實踐的,叫做「直接民主」,直接民主是民主的基礎,是終極的民主方式。

平常在人口眾多的社會,我們選舉代議士,代替我們實踐民主,他們是國會議員、執政內閣和在野政黨,這叫「間接民主」,其制度叫代議政制。然而,這些代議士有自己的利益,比如在台灣的情況,他們參與了台中貿易或者在其中得益,故此會贊成台中服貿協議,出賣台灣人的利益。到了這個時候,代議政制失效了,民眾有權實行直接民主,要求政府重審法案,甚至重選總統和國會,到了要求重選總統的地步,就是革命。本年一月至二月,發生在烏克蘭的基輔示威,民眾佔領政府大樓,發動武裝暴動,最終罷免親俄羅斯的總統,就是用直接民主的方式,實行革命。

文明國家講究法治,憲政爭議留待大法官審理。然而台中服貿協議是台灣與中國簽署的協定,而且此協定並無依循較為嚴謹的台灣立法院逐條審議模式,只是採用行政命令的確認模式,而即使立法院不予審議此行政命令而確認服貿協議,由於對造締約國是中國,台灣人一旦發現危險所在而政府欺瞞,即可用直接民主的方式推翻之。這就是法治。有些法律界人士建議遵守程序公義,等服貿協議通通之後,立法院啟動程序,重提審議,這些人士分不清內政的法治與外交的國際關係,其學識令人失望。

台中服貿協議危機當前,同大家講一下國際關係。美國是東亞諸國模仿的大國,然而,好多國家沾染美國作風的時候,並無美國的實力。台灣學美國去中國投資,撈取奴隸工人和污染江山的好處,卻沒有美國的實力:超強的科技、濫發的美元和威懾的軍力。美國也對中國開放市場,不過美國有辦法令到中國資本進入美國的大市場之後,被黑洞吞沒。到了現在,中國忍夠了,要反過來投資台灣,要台灣開放市場,台灣人就嚐到味道了。大家沒有美國的實力,卻去學美國的China engagement policy(中國籠絡政策),想唔仆街都幾難。香港那些民主派、左翼社福界,也學美國去同情弱勢中國人,但他們不知道,美國的移民大門是有人把關的,國民福利也分開幾等。

台中服貿協議考驗台灣人的本土意識。服貿協議一旦通過,中國將傾盡資金,收購台灣,而台灣擁有資產的大財閥和小業主,都會沾到利益,自己套現之後,哪管洪水滔天,台灣企業將為中國而生產,房產為中國人擁有,台灣人將無立錐之地,萬劫不復。



愈有利愈要反對

蘇賡哲  2014年3月30日

台灣的反服貿協議事件,看來國民黨政權快將讓步。眾多評論中,最令人詫異的是再三向反對者解釋服貿協議對台灣如何有利。這顯示評論人不知道,服貿協議遭受反對,正因為它對台灣有利,而且愈有利,反對愈強烈。反對的原因很簡單很清楚:「不怕沒有錢賺,只怕賺錯錢。」

中國肯不講公平原則讓利給台灣,唯一目的就是要用錢「解放」台灣。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台灣錯賺他們的錢。

「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是港台頭腦清醒的人看到的趨勢。香港逐漸下沉無可奈何,在九七前大家都知道勢所必然,否則不會有「九七移民潮」。台灣迄今仍主權在握,若誤吞「錢餌」,未免可惜。太陽花運動搞得有聲有色,使香港人心生羨慕,對溫吞水的「佔中行動」不滿,甚至嘲笑「人家是太陽花運動,香港只有豆腐花運動」。

有人說:「香港人根本行動不起來,也不願意行動起來,沒有看到台灣人是怎樣走過來的。香港早二、三十年走出來抗爭過的,今天都已經坐在議事堂堙A脫離『抗爭』這兩個字很遠很遠了。」我想,這位朋友似乎太善忘了。就在一年半前,香港一群比太陽花運動更年輕的中學生帶頭發起「反國教行動」,居然能聚眾十多萬,迫使香港特區傀儡政權退讓。

當時,台灣人也上街聲援,香港人的行動是他們羨慕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