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香港人好愛國,香港也必定獨立建國。

陶傑
陶傑
2014年5月19日

《三國演義》第一回: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盡管中國今日的強國夢(Chinese Dream)方興未艾,卻必然以一場春夢告終。因為中國的不堪,香港年輕一代頓悟係時候搞港獨(Hong Kong independence)。

此一現象當然是歸責於中國政府。英治時代,香港無人想像印度一樣脫英而獨立,但香港「回歸祖國」了,反而港獨越來越普遍。中國的政治、中國人在國際的形象德行,加上最近越南的排中示威,凡此種種顯示中華人民共和國氣數已盡(the PRC's days are numbered)。

中國今日的強國夢始終是一個「偽命題」。一國兩制也註定是一個「偽命題」。為什麼這樣講?

專制的明朝僅276年就滅亡、獨裁的滿清僅268年便崩潰、而貪腐的中華民國僅38年即亡國;試問63年來倒行逆施、罪惡昭彰、磬竹難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能夠不亡國嗎?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中華人民共和國覆亡指日可待,實在是劫數難逃。中華人民共和國亡國,迎來的就是香港獨立建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亡國之日,便是香港共和國獨立日(Independence Day)。

香港人一向肯捱肯搏,面對障礙而無懼色;肯捱會出頭,香港的發展潛力是不可估量的。更何況古代中原的分分合合從來沒有外力能夠干預。今時今日國際環境已有嬗變,「統一」未必是唯一出路,香港並非煢煢而立的孤島。你會信香港無能力成為國際社會(international community)一員嗎?

統一是奴役,獨立則是自立,在這個歷史的循環圈堙A奴隸死定了。就算香港人好愛國,香港也必定獨立建國,香港人成為自己的主人。有志者,事竟成,正如雖然我陶傑是飲香港共產黨奶水大,但是我未到不惑之年已經有本事(capable)取得英國政府對本人的信任而歸化做英國公民(British Citizen)不再做香港「中國人」。我能夠走運,香港為何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