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身份認同創新高

練乙錚

練乙錚   2014年11月13日

中大《2014年港人身份與國家認同調查結果》more

專制政權最不重視民意,除非影響其核心利益。香港的民意調查林林總總,中國一般不理會,就算和政改有關而對它不利的,也是一「藐」置之,因為有「重要關頭信靠得過」的香港特區傀儡政權把關,民意不民意都不影響大局。唯獨是研究港人身份認同、追蹤其變化的民調,雖然不涉具體政策,中國卻往往十分在意;數據正面的話,例如2008年京奧舉辦前後那些年,它很受得落,負的就會挑動它的神經。本周一,香港中文大學公布了最新的「港人身份和國家認同調查結果」,若拿來與兩年前(2012年11月)梁振英上台不久後發表的那一份比較着看,中國肯定雙重不高興。

是項研究於香港被中國併吞之前的1996年開始做,到今天為止,一共發表了十次結果。好幾個關鍵的數據兩年來大幅 變化(3個百分點以上),其中有些更破了紀錄 (後者包括:只認自己是「中國人」的,急跌至8.9%;只認自己是「香港人」的,急升至26.8%;對中國匪軍、匪旗、匪歌抗拒的,全部急升,分別達26.7%、13.7%及13.9%,都是1997年之後的新高;等等)。這些頭條數字固然醒目,但另外一些也許更值得留意。

「認同香港優先者」過去兩年增16%

應拿「認同香港優先者」和「認同中國優先者」作數量比較,因為有更大的政治和政策涵義。中大民調 把「認同香港優先者」定義為自視作「香港人」或「香港人、也是中國人」者;同樣,把「認同中國優先者」定義為自視作「中國人」或「中國人、也是香港人」 者。如此,今年「認同香港優先者」是「認同中國優先者」的2.2倍(68.8% v. 31.2%);這是很濃厚的本土味!兩年前,這個倍數還只是1.9;即是說,這個倍數兩年增加了16%。

身份方面認同香港優先如此大比例拋離中國優先,會直接轉化為要求香港特區傀儡政權在政策方面貫徹「香港優先」、「港人優先」。如果香港特區傀儡政權做不到這點,所訂政策反而處處體現「中國優先」、「陸人優先」,就會愈發引起反對,或終不能成事、或強行落實而招致內傷。這是前瞻。

既有的「中國優先」、「陸人優先」政策,例如買樓投資三粒星、單程證審批權在中國、福利不必等7年、大學研究生政策「平等地」對陸生傾斜等,將會面對愈來愈大的反攻;下一波的社運,很可能就是針對個別具體政策、「香港優先」與「中國優先」的大對決。

兩年來,認同「港人優先」不僅僅在量方面(人數百分比)增加,還因為其中自認「香港人」的增幅比自認 「香港人、也是中國人」的更快,而令「港人優先」這四個字變得更熾熱(intense)。同理,「陸人優先」不僅僅是在量減,還因為其中自認「中國人」的 人數減得比自認「中國人、也是香港人」的更快,從而令「陸人優先」這四個字在港人當中變得更乏勁。

港人對中國匪軍、匪旗、匪歌、匪語的抗拒8年激增9倍

香港人對匪語的抗拒,在調查訪問中至為突出。抗拒的人數,從2006年的最低點1.8%,激增9倍至今年的16.2%;對說匪語的自豪感, 則從2006年的最高點34%,急降一半到今年的16.7%。對匪語的態度,性質上與對中國匪軍、匪旗、匪歌不同,匪語可以是「搵食工具」,而且1997年以來,香港特區傀儡政權在學校搞「普教中」、在校外甚至在巴士上推廣也不遺餘力,到頭來卻如此不濟,真是有點意外。語言工具猶如此,如果香港特區傀儡政權加強「思想工 作」,推行欽定基本法教育、欽定國情教育的話,必然弄巧反拙,反彈得更厲害。

青年人最認同香港

一直以來,是項研究的對象都是「18歲或以上能操粵語的香港人」,也就是說,數據未包括中學生。這會引起相當程度的民情誤讀,原因有二:一是兩年前發生了「反國教洗腦」事件,中學生是骨幹,而今年更有不少中學生參與佔中,在在反映他們對政事已有看法,無疑也會有更清晰的身份認同;一是數據帶有明顯的年齡規律,即年紀較輕的,一般對中國比較不認同、對香港比較認同,而這個規律對中學生而言,估計也是成立的。不用說,如果一直以來的研究對象起碼包括高中生,則這次研究結果堛獐あr變化會更大。

中大的這個報告,是在相當敏感的時刻推出的,當權派會怎樣反應呢?以往一貫的做法是,一面詆譭調查報告,一面掩耳盜鈴,繼續一些更令港人離心的言論、做法和政策。然而,當今香港特區傀儡政權可能不會滿足於此;筆者估計,「幫港認同」之類的東西,很快就會和公眾見面。畢竟,愛國者當道,有錢而愛黨者日眾,一般人 怎可能不也跟着「愛上心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