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住先」的國際標準就是「袋一世」

練乙錚

練乙錚   2015年4月16日

香港泛民主派之中,有人也許認為香港特區傀儡政權提出的「普選」方案是香港與中國之間角力的結果,有自己的一分功勞,因此應該「袋住先」,否則便是一種浪費。這顯然是過高估計了自己的實力。

中國在現階段拋出香港政改方案,是按其「以我為主」的政權建設藍圖行事的一步,目的是築起一個政治學堜瓵蛌滿u選舉專制」(electoral authoritarianism),而做到這個所需的條件,經過20多年來綿密不絕的落實,已經充分具備。這些條件主要有三個:
一、中國已完全掌握香港選舉遊戲規則並建成了強大的選舉機器;
二、中國通過各種移民政策渠道輸入香港的「新香港人」鐵票累積已經推翻「六四黃金分割律」,達到「五五臨界點」;
三、中國國庫財力和香港資本家願意付出的政治捐獻足以支付強大的選舉總動員。

除了條件,便是時機,而對中共政權而言,不遲不早,時機是今天最好:一來反對派四分五裂,機不可失;二來最麻煩的新世代首投族逐步壯大,不宜再拖。

上述「選舉專制」,乃是相對「選舉民主」而言的另類體制,既是專制,也搞選舉,其中有一黨專政,有皇權專政,有軍事強人專政,等等。二次大戰之後,特別是1990年所謂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出現以來,世界上大大小小的專制政權都學乖了,設計出形形式式的「非民主選舉」(non- democratic elections),數量幾可與「民主選舉」爭一日長短,而推行那些非民主選舉的專制國家,名稱往往包含「人民」、「民主」、「共和」等字眼;魚目混珠,遂有一些人說的「民主並無國際標準」的滑頭說法。

不可忽視的一點就是,這些「選舉專制」也有一個建設過程,需要時間,需要心思;在民智不是完全未開的地方,更要取得最低限度的民眾認受,還要在國際上有起碼的體面,絕不簡單。筆者在上周一的本欄文章〈李氏皇朝能撐多久?—從歷史政治學找答案〉堙A介紹過一個實證研究結果,謂專制政權始創者在位愈久,愈能建立有利自身延續的體制,身後政權的壽命便愈可長久,講的就是這回事。顯然,今天中共政權在香港政改問題上的做法,是深思熟慮老奸巨猾的,是對維持政權最有利的,並不是泛民什麼派可以影響到的。

為何專制政權也搞選舉甚至是一人一票的選舉?什麼樣的(當然是有終極操控的)選舉在什麼條件之下對專制政權有利?幾十年來世界各地的實踐經驗說明了什麼?就這些問題,不少政治學者做過深入研究,本文取其若干精萃,作一簡介,並以之比照香港實況,希望有助對現實政事的分析。

首先,不少研究都指出一個特殊情況之下的專制政權搞出來的選舉,確實是可以「袋住先」的。這個特殊情況就是當政權已然十分虛弱,明白自身時日無多,與其強硬到底給人民以暴力推翻,不如早一點找一個和平的方法,體面地讓自己安然下台。這時由專制專權推出的非民主或非完全民主選舉,可以是相當合乎時宜的,推出實施之後,進一步優化也並非無法想象,甚至可能很快便有不流血或少流血的民主革命隨之而來。這種情況,滿清末年出現過,之後不久,中華民國便取而代之;1974年法朗哥死後的西班牙出現過,帶來「康乃馨革命」和西班牙的最終民主化;80、90年代的台灣也出現過,導致現在的台灣民主政治局面。因此,大家絕對不必當反對「袋住先」的凡是派;某些條件之下,「袋住先」可以是眼下與長遠對國家民族最有利的做法。不過,中共政權並非今明年即行將就木,而是一個依然拿得出豐富資源去建設即時有利維穩兼可延續的「選舉專制」的政權;此時,祈望把它設計出來的選舉方案「袋住先」、之後香港政制仍可朝開放方向優化,便是太一廂情願!

非民主選舉取各派資訊

其次,專制統治者搞非民主選舉的一個重要好處,便是可以之取得大量關於政壇上各派勢力的資訊。來一次動真格的選舉(不必是真、普選),看對手或參選各派怎樣動員,便很有價值。例如上次唐梁(好像還有何)之爭,雙方底牌盡出,中共政權居高臨下,舉凡兩派各自的人脈關係、動員能力、個人品德、處事作風、派別之間的牙齒印、周邊的團體媒體支持哪一派到什麼程度,等等,一一在過程中纖毫盡露於中共政權法眼底下。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是次僅僅是小圈子選舉,中共政權取得的資訊,已然非常珍貴。假若換作香港特區傀儡政權的傀儡特首是一早欽點、不經革鬥便上台的,則雙方及周邊好的醜的很多東西,中共政權根本不會知道。

第三,非民主選舉也可以是一個政權用以選拔、吸納、訓練和報酬精英的工具或渠道,新加坡在這方面做得相當出色。另一方面,這個工具也可以用來籠絡、軟化敵對派系,提供予反對派一個非暴力的反對途徑、一個可能通往執政地位的幻覺胡蘿蔔;在議會範圍的選舉,還可以透過「用選票刷掉不稱職的政客議員」,讓反對派消消氣,給自己一個安全閥。非民主選舉的這些作用,容或與民主選舉之下的相類似。在國際上,與民主國家打交道的時候,非民主選舉或「循序漸進的民主選舉」,更可以是一個很有用的政治公關擋箭牌。

第四,非民主選舉,特別是那些在小圈子範圍媞漎O比較公開、在政權容許的最大範圍媞漎O表面上比較公正的那些選舉,也可以起到重要的穩定政權作用。如果是議會的非民主選舉,這些作用包括:一、在政權認可的政治派系之間以最少爭議即按選舉表現發放政經利益(議會的議席本身就是一種利益);二、讓政權的積極支持者(非民主選舉的投票者)按他們各自的偏好選出議會代表;三、議會換屆換人,政權的積極支持者便覺得自己是有力量左右結果的,導致歸心,換句話說,非民主的小圈子選舉有可能在小圈子堸_到民主選舉在全民範圍堸_到的穩定作用;四、起碼在政權的支持者範圍堙A非民主選舉,特別是一人一票的非民主選舉可以提升政權在這個小範圍堛獄{受性,跟着,政權便可以把結果誇大,說成是在大範圍堛煽飪M認受性增加了,以此迷惑一些不明就堛漸螻部]港豬?)。

如果是關於行政長官職位的非民主選舉,而專制者能保證自己或自己屬意的人以相當大比數當選,則選舉得勝的結果可以在小圈子堬ㄔ芴_懾作用,防止其他派系搞政變或作其他非分之想。其實,在這種選舉堙A假如當權者能得到可觀的票數支持,則額外行使一點暴力,更能起威嚇各派別、防止有人挑戰當權者的作用。這婸〞獐氻O,不一定指武力,可以是一些對敵對派別的大範圍騷擾、恐嚇、網襲、揭陰私、無故或藉故起訴等,只要是能夠起到顯示有本事搞得對方很狼狽的舉動,便可以了。俄國的普京在再度參選的時候,本已有相當的民意支持,卻依然事前事後大剌剌搞小動作甚至可能刻意搞出人命,便是例子【註1】。

有利專制政權延續

既然非民主選舉通常有利專制政權維穩,那麼,有沒有證據說明那樣搞選舉的政權長命一點呢?有的。請看【附表】一組統計數字(N是案例宗數;其餘表中數字是有關的政權平均壽命年數;資料是二次大戰後至2000年所有舉行過及沒有舉行過全國範圍選舉而有完整紀錄的國家情況,其中不包含東歐諸國及只舉行地方選舉的國家。一黨專政的國家通常都搞定期全國選舉)【註2】。由數據可見,無論是何種專制政權,搞選舉的便長壽一些。這些數據不表示因果關係,但其中的相關性卻與之前討論過的理論分析完全吻合。也就是說,專制政權搞的選舉制度建設,很可能有利於專制制度的延續。這堜瓵蛌滿u制度建設」,說得好聽,但事實上可能包含一些十分齷齪的東西,例如派錢收買樁腳及五毛、買起黑社會打手或與之建立其他商業關係,等等,都是專制政權為延續壽命要作的「制度建設」。這點,香港人這兩三年來不是太熟悉了嗎?

「袋住先」的國際標準就是「袋一世」

上述乃非民主選舉對專制政權帶來的各種好處,可說明為什麼一些權力看似相當穩固的專制者也會不惜工本,大事進行與選舉有關的政治活動和制度建設。

然而,要回答「應否袋住先」,還要問兩個關鍵的問題:

一、非民主選舉會否催生民主選舉?

很明顯,這不是一個理論能夠回答的問題,只能訴諸大量觀察得的實證。上面說過,行將就木的專制政權推行的非民主選舉有可能是全面民主化的先聲,但兩者之間依然不一定是因果關係,甚至有可能那種很不得已的非民主選舉只是一種拖字訣,拖不下去了最後就只好認輸,搞民主選舉;不是那麼虛弱的專制政權就更加不會願意讓民主漸進。事實上,多項研究顯示,實證答案是中性的:絕大多數情況底下,社會一旦進入「選舉專制」,堶悸澈D民主選舉便膠着了【註3】。如果看中國、北韓、越南、新加坡、古巴等有非民主選舉的政權,幾十年來體制不曾朝民主選舉優化,便可思過半。

二、非民主選舉對一般市民、社會整體有沒有好處?

這個問題的一般答案是「不能確定」。若果非民主選舉在小範圍媮椄O比較公平、公開的話,那麼它也可能替小圈子中人帶來一部分民主選舉的好處。但是,正正也因為非民主,一些本來有能力的候選人及有代表性的價值觀念、政策觀點和選項,都給排除了;那麼,從優選理論的角度看,後果就一定不能勝過民主選舉之下能夠優選到的。這是純理論。事實上,往往與非民主選舉共生的,還有其他弊端,如言論不自由、媒體報道受限制、小圈子黑箱作業、利益輸送不為人知,等等;加起來的實際效果就通常壞得多(愈是低級的詭辯派愈能夠輕易推翻這個結論!)。於是,理論上非民主選舉短期局部有可能帶來的一些好處,再看清楚便不是那回事【註4】。

結論是,政治學的有關理論研究和實證結果都不支持「袋住先」。然而,如果細看具體擺在港人眼前的以8.31人大常委決議為基礎的政改框架,以及中共政權那麼強硬地一再否定任何「優化」承諾的提議,便知政改方案一旦通過,以後不劣化就已經很幸運,遑論優化!其實,如果大家回想《基本法》及有關承諾在18年來的實踐中是優化了還是劣化了,就會更加明白政改方案通過之後的後續變化。

前車可鑑,泛民中人還有一些對「袋住先」還有各種善意幻想者,是不是太過天真了。人家在強勢認真地幹專制政權的體制建設大事,會跟你婆婆媽媽討價還價麼?歸根到底,真普選從來都是零機會,泛民的體制力量極限,從來都是那至今保有的「關鍵少數」,後者還應該死命保住,餘的在體制外爭取。

民主中國不是香港的歸宿 因此香港人心永不回歸

反問一下,中國民主後,同一批中國人會選出什麼貨色對待香港?結果就是nothing has changed。 民主獨裁不過是政治領袖產生辦法不同,前者沒有包含改善近鄰關係的功能,中國人的天性,手裡巧取豪奪,心裡天朝至上,是千年文化基因所註定。中國民主後香港一樣要面對今日的困境,筆者很明確指出「民主中國不是香港的歸宿」,因此香港人心永不回歸。

香港幾十年的大中華民主運動, 充其量是亂投藥石,集體恐慌下無事找事做,拒絕認清中國本質,幻想民主中國的美好,殘酷現實帶來反噬更加可怕,對香港對中國都不是好事。泛民民主不成,民生不成,在不切實際的大中華仙境浪費自己和香港人的時間。年青人對民主中國夢的破滅,與中國貌合神離, 甚至培養出香港國家認同,和彼岸台灣呼應,似為歷史之必然。既然「袋住先」的國際標準就是「袋一世」,就是死路一條,不如獨立建國,讓我們香港人和下一代有一條出路!

【註1】非民主選舉對獨裁政權的好處見J. Gandhi & E. Lust-Okar在2009年Annual Review of Political Science堛漱撜"Elections Under Authoritarianism":http://www.researchgate.net/prof ... aa1e62f81000000.pdf。
【註2】關於獨裁者組織政黨和進行非民主選舉選舉與政權壽命長短的關係,見加大洛杉磯校區政治學教授B. Geddes 2006年3月的論文Why Parties and Elections in Authoritarian Regimes?:http://www.daniellazar.com/wp-co ... arian-elections.doc。
【註3】見哈佛大學S. Levitsky & L. Way的"The Rise of Competitive Authoritarianism"(2002):http://scholar.harvard.edu/levitsky/files/SL_elections.pdf及佛羅列達大學的R. Kaya & M. Bernard即將發表的"Are Elections Mechanisms of Authoritarian Stability or Democratization? Evidence from Postcommunist Eurasia":http://users.clas.ufl.edu/bernhard/content/pcvrcirculate.pdf。
【註4】見註1堛滌悁狺撜鼓熔406頁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