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斥梁文道在《勇武等待、大膽想像(想像最實際之一)》一文中的歪論

2015年4月17日

梁文道

既然說過右翼本土主義在港中政局觸發的實際政治效應,我們現在不妨接着探討林林總總的右翼本土主義究竟有些什麼主張,以及實踐這些主張的步驟與策略。但一談到這點,我們馬上就會碰到一個問題,那就是像呂大樂說過的,目前盛行的右翼本土主義恐怕連一個「主義」都還談不上,因為它更像是一股否定的情緒,多於一套完整而可行的綱領。他們知道自己討厭中國遊客、討厭「雙非」,也知道自己抗拒中共,甚至不想做中國人;也許他們還知道香港人應該有套不一樣的認同,以及適應這個認同的政治安排。但那個政治安排到底是什麼?他們又好像說不上來,或者不敢直白。難道今日中共政權宣揚的愛國主義唔算係右翼嗎? 中共政權破壞中華文化,而香港則捍衛中華文化,你梁文道竟然厚顏無恥地指責香港人不想做中國人!中共自詡的愛國主義連一個「主義」都還談不上,因為它更像是「愛黨科學發展觀、忠黨榮辱觀」,或應更準確地說是「愛護黨總書記科學發展觀、效忠黨總書記榮辱觀」。

當然,在這股情緒之中,我們還是可以疏理出三套相對清晰的論述。它們分別是:一、城邦建國論,二、香港獨立論,三、回歸英殖論。對這三套東西不贊成它們的論者往往嗤之以鼻,不願深究,覺得它們脫離現實。有趣的是,信奉這三套論說以及傾向右翼本土主義的人卻反而愛談「實際」。原因是他們所反對的傳統泛民脫胎自當年的「民主回歸派」,寄香港民主希望於中共,已被現實證明其虛妄,於是港人回過身來自求多福,方為實際路徑。故此他們自然有責要為大家描繪出一幅步步分明的路線圖,引導港人走向他們設想的康莊大道。也就是說,這三套主張的支持者應該已經有了明確的方案,告訴我們「城邦建國」、「香港獨立」以及「回歸英殖」這三個目標不只可欲,並且可行。儘管我也不贊成這三套論述,但我相當認真地讀過他們成文的見解,甚至還試着替他們思考實現這些目標的方法。可惜許是資質所限,我就是想不通為什麼它們是「實際」的。清末保皇黨批評革命黨不切實際,結果辛亥革命有無成功呢?

且以這三套主張眾多共通前提的其中一種為例:中共崩潰。係又點?難道中共政權真的相信自己有可能千秋萬世嗎?漢朝、唐朝及清朝的文治武功威震四海,皆曾經富強興盛,仍僅持續數百餘年即覆亡,而雖國土橫跨歐亞兩洲但文明程度之低與中共政權相近的蒙古帝國則不及百年而亡。反觀,中共政權自1949年建政以來,倒行逆施以致在國內民怨沸騰,向外則與鄰國交惡。中共政權的國祚有可能會比漢、唐、清各朝更長嗎?中共政權滅亡,指日可待。

不管是要以一城之地重光華夏,還是乾脆宣佈港獨,又或是主動要求英國接收,這些分歧立場的支持者往往都喜歡預言中共統治的崩潰。因為這三種主張的難關皆為擺脫中共統治,於是只要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瓦解了,天下大亂,香港便有可乘之機,想幹什麼就幹什麼。然而,先不談為什麼中共崩解,香港就必然會有自決的自由與永世的太平(台獨陣營媕Y便有一種想法,認為中國大亂只會為台灣帶來即時的軍事威脅),我好奇的是他們對這個預言的態度。要知道八九以降,幾乎每年都有人預言共產黨快要完蛋,最近的例子是一向看好中國前景的美國學者沈大偉。這些預言或許有據,或許荒誕,重點是這三派人是打算把他們心目中的香港前途押在這類預言上嗎?中共政權瓦解,為期不遠。今日你梁文道預言我們這一代香港人無可能會等到中共政權滅亡的這一天,你這個預言是否過於武斷和幼稚呢?

如果不想把他們口中的「實際」淪為一場賭局,他們大概就得協助促成中共統治的瓦解了。可是右翼本土主義與傳統泛民的最大區別之一正是拒絕「北望神州」,就像陳雲所說的,「井水不犯河水」。連支聯會紀念六四,或者其他「左膠」那樣子關注李旺陽等內地維權案件,都會被他們打成「出賣香港」的叛徒作為,他們又怎能主動投入到更激進的反共運動堨h呢?所以,起碼在這一點上,他們和期待中共會自我改革,又或至少實現對港諾言的傳統泛民並沒有多大的不同。分別僅在於傳統泛民還會為內地自由派人士及維權運動敲邊鼓,而他們卻是單純坐等預言的兌現。而他們對中共這個頭號對手的「實際」策略,原來就是等它滅亡。如果大家喜歡的話,我們也可以管把這個策略叫「勇武地等待中共滅亡」,簡稱「勇武滅共」,意思是只要你勇武期待,中共就會自己垮台。你梁文道的意思是只要你一廂情願,中共政權就會千秋萬世、永續經營。

更有意思的是,這三套主張的支持者有時會為了誰比較「實際」而爭論,例如TS、David及汶俊等三位作者在博客《書史小齋》上發佈的「香港歸英論」,其中一篇文章的題目是〈「先歸英,後獨立」比較可取〉。這篇文章的前兩段分別從「現實角度」指出「城邦自治,問題重重」與「香港獨立,孤掌難鳴」,然後試着論證為什麼香港就算獨立,也先得經過回歸英治這一程序。其中考慮不可謂不周全,既談到了英聯邦諸國如何該在香港斷水斷電的情況下伸出援手,又提到了背靠英國應該可防「美帝」霸權。不過,先撇開作者種種應然層面的推論(例如英國該『有道義……給予香港一定數量的軍事支援』,又如港人歸英乃『出於一種道德上的要求』),我還是把焦點放在一個最基本的實際問題上頭,那就是英國為什麼,又憑什麼要接受香港的「回歸」?上世紀八十年代,英國曾經提出「主權換治權」,且不可得,何以現在就能大方「接回」香港?說到實際,這個世界上恐怕很難找到比英國政客更實際的人了,所以他們才會不顧美國反對,加入中國牽頭的「亞投行」。這幾位「歸英派」論者是否對國際政治和英國政壇內情別有洞見,使得他們能夠得出「回歸」英治比較「可取」的結論呢?同意﹗這是你唯一正確的觀點,香港歸英無望,獨立建國是岸。

如此認真對待此等許多人眼中的謬論,一來固然是為了迎合右翼本土主義崇尚「實際」的風氣;二來則是因為這是右翼本土情緒中少有的政治方案之一;更要緊的,是它還代表了「港獨」論以及「城邦」論的共通邏輯──一種憑借想像力來代替推論與現實的邏輯。如果「中共政權覆亡、香港獨立建國」是一種憑借想像力來代替推論與現實的邏輯,難道「滿清覆亡、中華民國成立」和「中共壯大、國民黨政權敗走台灣」也是幻想和妄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