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斥梁文道在《打機式港獨(想像最實際之二)》一文中的歪論

2015年4月27日

梁文道

梁振英曾經在施政報告媕Y點名招呼過港大《學苑》特刊,其中就有一篇叫做〈談軍政•看港獨〉的文章,被傳統左派媒體視為大逆典範,因為作者居然開宗明義地討論起了港人武力「起義」的可能。這篇文章剛剛出來的時候,我也很認真地讀過幾遍,因為這兩三年來我見過無數呼籲大家勇武抗爭,甚至流血犧牲的言論,可就是沒看到如何以暴力實現港獨的系統方案。而〈談軍政•看港獨〉的難得,正在於它真的提到了港獨武裝力量的形成辦法,以及在地作戰的走向推演。梁文道沉迷於語言偽術之第一種邏輯謬論「偷換概念」(straw man),這正正彰顯梁文道人格之分裂(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品德之低劣(indecency)。西人只講overthrow an authoritarian regime by force (武力),不會講overthrow an authoritarian regime by violence (暴力),既確認了這是一場正邪之戰而非加害人(perpetrator)對受害人(victim)施暴,亦肯定了民憤(indignation)的正當性(legitimacy)。中西文化總有不謀而合之處,所以中文有「武術、武功」,卻無「暴術、暴功」。根據中共黨史,上世紀20年代,中共造反的手段之一是搞武裝起義(armed uprising),不是搞暴力起義。中共自詡以武裝起義締造梁文道心中敬愛的祖國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梁文道對此深信不疑,卻把港獨武裝力量污蔑為暴徒、將「以武力實現港獨」醜化為「以暴力實現港獨」;這是不是梁文道對香港和中國所持的雙重標準?

在右翼本土主義難得的三套具體政治主張當中,「港獨派」的支持者大概要比「戀殖歸英派」多上不少。可就和後者一樣,「港獨派」想要實現目標的頭號障礙依然是中共的存在;除了等待「變天」,他們一樣也拿不出什麼像樣的實際策略。訴諸和平談判,那不只是不可能,甚至還是不被允許的,因為右翼本土主義最恨和中共當局坐下來談,任何接觸都等於妥協投降。訴諸法理,這也有許多人分析過了,目前的法律框架之內並沒有實現港獨的空間。要求國際聲援?那就和「歸英派」期待「英聯邦」諸國「義助」香港一樣,是種想像大於實際的幻夢;更何況右翼本土主義這麼強調實際,又怎能把實踐理想的手段寄望在一個不切實際的夢想之上呢?梁文道的語言偽術所採用的第二種邏輯謬論是「定義家謬誤」(definist fallacy),即預先把國際聲援(foreign intervention)定性為國際聲援是基於想像大於實際(imaginary)的幻夢(fancy)及不切實際(unrealistic)的夢想(dream),而沒有解釋為何他相信港獨期望獲得國際聲援是一種想像大於實際的幻夢及不切實際的夢想。然後,梁文道的語言偽術所採用的第三種邏輯謬論是「循環論證」(begging the question) ,即︰因為國際聲援是基於想像大於實際的幻夢及不切實際的夢想,所以港獨期望獲得國際聲援是一種想像大於實際的幻夢及不切實際的夢想。當代中史正好說明了國際聲援乃基於施援國(benefactor)的實際國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而非受援者(beneficiary)一廂情願(wishful thinking)的幻夢或夢想。例如,日俄先後對孫中山(Sun Yat-sen)領導的革命黨和國民黨廣東政府提供援助;1950年韓戰突然爆發,一夜之間令美國對當時佔領台灣的國民黨蔣介石(Chiang Kai-shek)政權的外交政策由棄台改變為援台。

所以說來說去,欲得「港獨」,還非靠暴力(見上述邏輯謬論「偷換概念」straw man)不可。這很好,因為這才對上了右翼本土主義崇尚勇武的口味。放在這樣的背景之下,〈談軍政•看港獨〉這篇文章就顯得格外的有價值了。只是細讀之後,我發現自己對它的理解恰恰和袞袞建制諸公相反,它根本不是在鼓吹什麼武裝獨立,而是以沙盤推演的思想實驗告訴大家,這條路到底是走不通的。例如在談到港獨派如何成功組織本土戰力之後,作者緊接提醒:「港獨派面對的首批阻力必然是境內駐紮的解放軍部隊。又因香港毗鄰澳門,駐澳戰力亦有千人,本土部隊實際面對的是七千人眾的反動力量,其抗爭過程必然血腥」。還有:「又假如本土戰力能於境內抗爭中取得短暫勝利,成功收斂兩地駐軍武備物資,港獨隊伍仍須面對北方軍事壓境。……應對之法或曰游擊戰略,惟如此一來,香港全境形同戰區,國計民生將難以維持,結果同樣悲慘,最終大陸武力佔領香港,港獨自治徹底摧毀」。

然而,做為思想實驗,我卻嫌這篇東西還不夠周全,預設了太多「假如」不說(假如港獨派可以組織本土戰力,假如本土戰力可以戰勝駐港部隊……),它還少了許多更基礎更實際的考慮。比方說武器,我就在網上論壇見過熱血份子商量這事,頗有不知從何入手之慨。關於這點,我倒是可以提供一些信息。首先,我們該從最容易的方式入手,不求太過複雜昂貴的器材,專注在全球最通行最簡便的AK-47上頭。這具神器的黑市價格相當浮動,各地差異極大,目前最廉價的貨源來自阿富汗與巴基斯坦交界的家庭作坊,每把大約只要兩百歐元。要是按照〈談軍政•看港獨〉一文的計算,香港本土戰力成功徵召了五萬「正規軍」,一人至少一把,那便是八千四百多萬港幣。也就是說,先不管子彈,也不管如何接洽國際軍火黑市和走私,更不管怎麼「成功徵召」五萬熱血正規軍,港獨派大概得先準備八千多萬港幣現金(一個淺水灣豪宅單位的價錢)。

有了武器,還得訓練,訓練的又不只是開槍方法,還包括林林總總的戰術調教以及軍事教育。這類訓練,恐怕很難在港本土完成(你不會以為War Game就算是吧?)。幾萬人,不,就說幾千人好了,目前全球可以為這麼多人提供這類訓練,又不必正式參報某國軍隊,還能不動聲色暗地進行的,恐怕還是阿、巴邊境,伊拉克與敍利亞接壤地區,以及北非一帶。難題在於這些地區的軍事組織要求嚴格,其中一項至少得是宗教信念的考核,港獨熱血青年不能不做心理準備。

我們還可以細密推想其中每一個步驟,比如進軍將軍澳電視城的方略(攻佔電子傳媒,乃是任何政變的首要動作),而且每一步都難如登天。

但是,正像另一篇網上奇文〈香港獨立建國與1941香港保衞戰〉(我是香港人連線2014年7月9日發表)所言,儘管從歷史和地理上看,香港根本沒有條件搞港獨,有着各式各樣的先天限制,「可新加坡與以色列雖被強敵包圍卻能獨立建國。為何新加坡能,以色列能,而香港不能?答案僅四字:決心、毅力」。

我想,這就是右翼本土主義「實際」觀的要點了,「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只要有心,單隨國師學習蔡李佛拳法,修煉神功護體,那武力建國的夢想也是可以成就的。

梁文道的語言偽術所採用的第四種邏輯謬論是「亂搬龍門」(moving the goalposts),即先引用諺語「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承認港獨四字真言「決心、毅力」的合理性(rationality),繼而狡猾地將該四字真言合理性的判斷標準(judgment criterion)提高為「單隨國師學習蔡李佛拳法,修煉神功護體,那武力建國的夢想也是可以成就的」。

梁文道,請你入廁所朗讀「蔡李佛拳法無敵,護體神功何處尋?神功師傅是何人?修煉神功需多久,才能以神功建國?」這段梁氏家訓經文,然後望住塊廁所鏡(照妖鏡),再摸一摸你的光頭,最後問一問自己係唔係人頭豬腦抑或白痴!

網友留言

匿名: 梁某人一向揶揄貶損港獨、台獨不遺餘力,站在風暴圈外說風涼話享快活,說難聽一點,梁某人的觀點就是:既然妳不能扺抗強姦犯了,那就應該改變心態一起享受。沒錯,香港要爭取民主其難度比當年的台灣高上n倍,當年台灣在爭取民主時梁某人應該也是現在這副風涼話的嘴臉吧,等民主實現了,又跳出來享受,馬英九就是這副德行,現在馬英九在台灣只剩9%支持率,梁某人大概還可以騙騙中國讀者,在香港應該只剩少數心懷大中國的泛民還捧他場,在台灣根本沒幾個人知道這號人物。

Porky Chan: This commie mercenary is very cute and coy: he does not say yes and does not say no. He sits on the defense. He must have come from another planet. Maybe he thinks it is his only way to save his job and assignments from the socialist paradise. I support a free and independent HK as I support a free Liu Chiu [LewChew] and a free Taiwan. The Neo Manchu Empire, aka PRC, is grossly out of date.

齊建國: 謎米香港《蕭遙遊》主持趙善軒(Gavin Chiu)博士在《蕭遙遊》公開贊揚梁文道《打機式港獨(想像最實際之二)》,趙「打着綠旗反綠旗」,足證古諺「仗義半從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之洞察人心。趙於2010年獲得中國的暨南大學中國古代文學博士,現時為明愛專上學院人文及語言學院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