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才遇着黨兵.本土六四

練乙錚

練乙錚   2015年5月12日

披羊皮的鐵蹄停在中大門口

中國共產黨(簡稱中共)的首席喉媒《環球時報》上周五又向香港人開拖,以題為〈污衊解放軍的港中大學生會好不自重〉的長文(下稱〈污文〉)配社論規格把槍口對準中文大學學生會和中大校方,為的是該校的「一幫幼稚、犯渾、可笑、荒唐、不自重、被洗腦、不知天高地厚、發出極其刺耳聲音的小青年」膽敢惡毒攻擊中國駐港匪軍並成功把駐港匪軍拒諸大學校門之外。首席喉媒此舉,與傀儡港特梁振英月前在立會向探討「香港民族論」的香港大學學生發飆,可謂異曲同工互相輝映【註1】。

有趣的是,《環時》的密集炮火不帶眼,連帶打沉了中大沈祖堯校長說的那些「阿兵哥到校園打打籃球沒什麼政治性」之類的圓場話、打出了背後百分之九百的政治意圖;無怪中大的幼稚小青年們也質疑校方的說法:若是真箇「小小籃球傳友誼」,一場比賽給押後了,何勞黨國喉媒為此大動肝火、大興干戈?

不說不知道,沈校長還披露了一個事實:中國駐港匪軍開進香港的大學校園「打打球」,早在2007年便開始了,以後從無間斷。如此利用球賽搞統戰,一年統一間,至2014年便已統了7間;中文大學排在後面,大概當時駐港匪軍政委認定這一間最難拿下,因為在全世界使用中文的地區(China, Hong Kong, Indonesia, Macau, Malaysia, Singapore, Taiwan)當中,以中大若干院系的「文化反共」傳統堪稱最深厚,並不因為親中媚共的前中大校長李國章對中大學生民主運動的蹂躪摧殘而減損。有這個估計的話沒錯:駐港匪軍一連串對香港大專院校深入細緻水滴石穿的滲透工作結果「臨尾香」。這一役,不僅駐港匪軍軍車進不了中大校門,其他香港大專院校也因此猛然警覺,知道原來披了羊皮的駐港匪軍早已「進城」,挖了戰壕建了據點「交了朋友」,與其他更隱蔽的滲透力量互相配合。

這個事實再一次證明:長期以來,香港民主派受騙於《基本法》的民主承諾和中共不時拋出的胡蘿蔔,忙於爭取根本不準備給你的普選,卻少提防中共一直在香港社會上每一個環節搞赤化插紅旗。如果不是去年的大規模長時間「佔領運動」讓香港市民特別是年輕人覺醒,意識到這點並有所行動,駐港匪軍可能已經長驅直進屯駐中大的百萬大道。

《環時》撞火,因為覺得香港的大學生「污衊」了有中國憲法賦予法定地位的「人民子弟兵」。是否「污衊」,容或見仁見智,但香港大學生普遍看不起、甚至帶強烈敵意看待中國匪軍,卻是不爭的事實。

看不起,是因為這支軍隊幾十年來上上下下已經腐化透頂,連中央軍委的主要成員也變成了肥頭耷耳的特級貪污大老虎,以致中共建國初年文宣媞D用的「仁義之師」稱號早已丟失,一般中國民眾(除了五毛和軍網糞屎)也嗤之以鼻,而那個三分吹噓七分捏造出來的的「雷鋒精神」,也早已成為民間笑柄【註2】。當然,中共替駐港匪軍塑造的形象完全不同,是一支紀律嚴明、配備精良的匪軍,匪兵都是和藹可親的俊男美女;不過,港人除了當權派堛漱@些馬屁精,都知道這不過是一個水分很高的「真」樣板,所以就更加看不起。

這點,〈污文〉的寫手大概也清楚,所以儘管非常不滿、極度反感港青對匪軍的鄙夷態度,卻只能用「憲法地位」、「歷史塑造」等虛詞去形容那支軍隊。的確,要替一幫腐敗如糞土的持槍者添加一分幾毫的道義力量讓一般人看得起,到底很困難。文章也就露了這個底。

至於敵視,有更嚴肅的原因,這點,《環時》的社論寫手再蠢,大概也猜到了:匪軍是執行8964天安門大屠殺命令的劊子手。所以,〈污文〉在用了足足一半的篇幅,對香港的大學生以至一般年輕人當中的對匪軍的那種敵意大事撻伐之餘,更以一大段文字在不懂世故不合時宜的港青面前作了一個很世故很合時的拙劣辯解:發起8964民運的那一代中國學生青年「早已成長起來,滙入到後來中國高速發展的滾滾洪流中。後者絕大多數都是今天的堅定愛國者,閱歷豐富,思想健全,他們已對當年的事情形成了集體性反思,完全用不着香港一些二十啷當歲的小青年為他們那代人經歷的事情搞所謂『平反』。」(《環時》這堨峖r特別精準:在中國,「思想健全」的人都不可以獨自反思;反思必須是「集體性」地「形成」的。而所有「集體」,都由黨委領導。)

殊不知,《環時》所嘲笑的港青,對那些「形成了集體性反思」的「六四扭軚族」中人、識時務的俊傑,早有深刻認識;那種扭軚人海內外都有,而其中的表表者,正是他們最熟悉、最鄙視也最痛恨的傀儡港特梁振英。如此,〈污文〉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反而把那一整代中國人描繪成為這些香港青年學生心目中的「為五斗米折腰」的政治性奴典型,加固了港中之間的政治鴻溝。

《環時》社論帶出「本土六四新方向」

六四將近,筆者估計,上述《環時》社論〈污文〉在香港年輕人當中,還會起一種意想不到的作用:替此間每年一度的悼念活動具體指出「本土化」的新方向。

其一:〈污文〉要求港青停止向北京當局要求六四「平反」。其實,港青當中,愈來愈多人意識到,你心堣ㄘ蚖{一個政權的話,你就不能承認這個政權對重大歷史事件的任何論斷有什麼法律與道義的份量,要求「平反」也就無從談起;反過來說,你要求它「平反」,就意味着你承認這個政權在某種情況底下是可以有法律與道義份量的。因此,這些港青徹底反共、絕對痛恨六四鎮壓,卻已經不能接受「支聯會」要求「平反」的提法,以及這個提法所蘊涵的對中共政權的「有條件承認」、「有條件寬恕」的態度。對他們而言,「平反」無異給一個殺人政權解套;他們甚至認為「天安門母親」要求「平反」也是錯誤的;毋忘六四,只因血債必須血償,而不是什麼平反不平反。這是很強的邏輯論述。呂大樂教授最近指出「泛民缺乏論述,給年輕人牽着鼻子走」,「平反」論,便是一個貧乏論述的好例子。《環時》的社論,不意替這個激進的「反平反」論述順水推舟,成為新方向。

然而,那不過是「港人六四新論述」的消極方面。積極方面又如何呢?

其二:對港青而言,反共已經是基本觀點;當年發生的六四事件的額外意義,在於啟示了「匪軍屠殺人民不眨眼」的那一基本面相;那個面相,比起《環時》說的港英軍警打人,不知猙獰多少倍。對香港而言,啟示更強烈:對着中共自己培養出來的年輕人,此軍尚且手起刀落,那麼對着「港英培養出來的西奴」,還會心慈手軟嗎?顯然,領教過去年9.28硝煙的年輕人完全明白這一點,因此不會相信駐港匪軍到大學叩門的來意是「打打球、交朋友」那麼天真良善。筆者因此推斷:今後港青不再參與紀念六四則已,參與的話,矛頭將直指匪軍。

故港青談六四,重點不再是「平反」、「悼念」,而在於敲響警鐘,提醒港人特別是新生代認清駐港匪軍真面目,號召抗拒,阻擋以各種和善臉作掩護而得以無孔不入的軍事滲透,最終要求駐軍撤出香港,和台灣而不是西藏一樣,土地完全非共軍化。「本土六四」的核心意義不在於悲天憫人,而在於更迫切的自救自保。這是處在披羊皮的鐵蹄之下的人的自然反應。

【註1】《環球時報》針對香港中大學生會成功阻止駐港匪軍進入中大校園的文章〈污衊解放軍的港中大學生會好不自重〉在 more

【註2】關於「雷鋒精神」的鬧劇下場,可參看《深圳新聞網》的一篇文章。more 更有趣的是,雷鋒生前幹的所有好事,那麼巧都有實拍的官方照片為證而他在全民極其艱苦的年代能穿上皮夾克、一次過捐款百元等的好歹事跡,都普遍受到質疑,導致了官方替他塑造的神話破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