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兩種台灣史觀(大中華 v 多元本土)談到兩種香港史觀(大中華 v 三元本土)

練乙錚

練乙錚   2015年8月27日

大凡一個主要由多民族(peoples)或移民(immigrants)組成、經歷過不同宗主國(suzerains)統治的地方,民眾當中的國族身份認同都非常複雜,一時的統治者若試圖用政權力量抬舉某種「主流」身份、抑制其他認同的話,往往會形成衝突,甚或產生悲劇,特別是如果「主流」身份並未為當地大多數人接受,而統治者的手段十分粗暴。西藏滿足所有上述條件。西藏於元朝併入中華帝國版圖(本文不議論元帝國是否中華帝國的一個時段);其後經歷大明、大清、民國和中共合共700餘年的外來政權專制統治。東土耳其斯坦亦同。

台灣的情況類似西藏及東土耳其斯坦,同樣是受多個外來政權統治,包括荷蘭(其間包含西班牙(Spain)統治台灣北部十六年,而於基隆築聖沙瓦多(San Salvador)城,並於淡水再築聖多明哥(San Domingo)城)、南明鄭氏、大清、日本及國民黨(國民黨是大中華的一個現代分支)。人口則由不同梯次的移民構成,400年來,血緣已經相當複雜;筆者的幾個台灣朋友,身上都含部分原住民或日本人基因。嚴格而言,漢族有效統治台灣,是從1945年才開始的;這是因為南明鄭氏政權短不堪言,鄭成功的生母更是日本人;而滿清割讓台灣之後,政權由日本輪替,直至二戰結束。

日本人統治台灣,是把台灣併入自己的版圖,成為日本的一部分,不是像英國以殖民地的名和實管治香港那樣;而那段日治時間,長達50年(1895-1945)。分屬大中華分支的國民黨統治台灣,亦是和日本一樣,把台灣當成是中華民國國土的一部分,時間也同樣是50年,即從1945至2015的70年,減去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李登輝和陳水扁各統治的10年,70-2 × 10 = 50。所以,台灣本土派堅持台灣的多元歷史觀,不能接受大中華正統史觀,是有其深刻背景原因的。可以說,台灣人認同大中華的歷史理由,並不比認同大和文化強。如果從歷史的時序、以先入為主的觀點看,台灣的人最應認同「原住民國」,然後依次是大清、大和,最後才是大中華。若說台灣人背棄大清、歸附大和是一種背叛,那麼歸附大中華,同樣可說是一種背叛。

我們在香港,幾代人讀的歷史、接受的史觀,都是大中華歷史、漢本位史觀;從內視的角度看,這沒有問題(香港本土派也許不同意筆者這個說法),但從香港外視台灣,就會失真、偏頗,結果是同情國民黨的多,明白當地本土派的少,甚至完全不能接受;對台灣的態度,跟中國人很相似。例如,對一些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台灣人,香港的人多視之為數典忘祖,甚或罵作漢奸賣國賊。

此外,我們對台灣近年的歷史教科書爭議、政權性質、兩岸關係爭議(例如有沒有「九二共識」)等等,看法也是未盡客觀中立。而最新的爭議,就是台灣與抗日戰爭的關係問題。

本土派台灣二戰史觀抬頭

國民黨內主流派及其支持者的看法邏輯是:中國舉國抗日,台灣既然自古就是中國領土,所以台灣也是抗日力量的一部分,所以紀念抗戰勝利,台灣有份而且應該。台灣本土派的觀點卻是基於當時的事實:台灣自1895年從大清版圖割讓出去,變成日本領土,中國抗日,台灣是日本的一部分,自然不會抗日,因此也沒有什麼理由紀念抗戰勝利。

持後一種觀點的最佳代表就是李登輝。本月,他在一份日本雜誌上發表文章,也是從講事實開始,這樣說:

「我曾是帝國陸軍的士兵。自舊制台北高校升學至京都帝國大學,然後在大學時志願進入陸軍,被分配到高射炮部隊。我所經歷過的是大戰末期熾烈的戰鬥。1945年3月10日,在東京大空襲之際,部隊的小隊長戰死了。由我代理指揮。那次因燒夷彈的碎片劃過鼻子而負傷了。1945年8月15日,身為一名高射炮部隊見習士官,我在名古屋迎來了終戰。我也聽了玉音放送(玉音放送,指的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放送協會播送的「昭和天皇終戰詔書」)。

「直至70年前為止,日本和台灣原本就曾經『同為一國』。因為曾『同為一國』,故不存在有台灣與日本打仗(抗日)這樣的事實。我志願進入陸軍,而我的兄長李登欽則志願進入了海軍。當時我們兄弟倆無疑地是以作為『日本人』,為了祖國而戰的。」

為此,李登輝遭國民黨統派及其支持者強烈撻伐;他卻認為那番話不過是說出事實。

其實,在台灣,由於2000年民進黨上台執政前的55年(1945-2000)都由國民黨統治,大中華意識長期壟斷思想界,本土史觀難以抬頭,情況跟香港不差很遠。文革之後,中共為了管治需要,從馬列毛的國際共產主義走上極端民族主義路線,歷史上卻沒有為民族立過什麼大功,毫無說服力,於是只得從國民黨那媔捇悝雂擖\績。

兩種香港史觀(大中華 v 三元本土)

香港的際遇與台灣不相伯仲。香港先後被三個外來政權統治,包括大清、英國及共產黨(共產黨是大中華的一個現代分支)。眾所週知,香港的原居民(indigenous inhabitants)是粵人(若廣義則為越人)和從中原南移的漢人的混血後代。其後,英國人把印度人(Indians)帶來香港。共產黨1949年建國後,大量中國人移居香港。因為香港人口由不同梯次的移民構成,所以香港人的血緣比台灣人與中國人更複雜。

台灣今天大中華歷史觀v本土歷史觀此消彼長,台灣本土派抬頭,實屬可嘉。對香港民族覺醒而言,英國遺風未泯、故制尚存的香港今後追上台灣,在所難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