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行動黨高度認受 港共政權相形見絀

練乙錚

練乙錚   2015年9月14日

港新兩地體質相似,政經表現卻懸殊,其原因在於新加坡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而香港則不是,且受制於腐敗的中共政權。因此,為免跌入萬劫不復的深淵,香港必須擺脫中共魔爪、獨立建國。

上周五新加坡大選,執政的人民行動黨大勝,而所有反對黨則大敗。2011年得票率跌倒臨界點之後,行動黨在移民、福利、交通等政策方面大力照顧新加坡選民,因而在這次選舉大勝。

行動黨的認受優勢:香港學不了

遠的不說,二三十年前,香港和新加坡的共同點很多,大家都是前英國殖民地,法治相對完善,政府廉潔,語言文化特點也相似,城邦經濟以對外貿易為主,製造、運輸、金融、旅遊等主要行業也不相伯仲,所以經濟增長率也差不多。不過,踏入九十年代,由於中國因素突起,港新兩地的政治和經濟發展就開始分歧。

經濟方面,香港的製造業北移,10年之內基本上完全掏空;新加坡也受到一定影響,卻有意識地保留較高檔、新技術含量較高因而增長潛力較旺盛的工業,以致今天,新加坡的工業產值仍佔該國GDP的三成左右。這是從九十年代初起,新加坡的GDP增幅逐漸超過香港的重要原因。然而,還有一個同樣重要的經濟發展差別,已經十分明顯,而且同樣對香港不利。

細小的城邦型經濟面對的風險特別多,多元化發展,是降低風險的一個重要手段。香港自失去工業之後,在關鍵的貿易環節堙A發展也急促趨

向單元化——「中國因素」過強;例如在進、出口方面,中國已經佔去各一半。新加坡固然也受中國因素影響,但抵禦的能力遠高於香港,30年下來,進出口對象比香港分散得多,進出口內容也更多元複雜。根據世界各地經濟的進出口對象和物品的多元程度,哈佛大學及MIT的兩位學者合作開發了「進出口經濟多元化指數」(Ex-Im Economic Complexity Index),新加坡的指數值是1.61,世界排名第10,而香港則是低得多的0.98,排名第26(排第1的是日本,指數值是2.24)。

過分「融合」:港經濟高風險、低增長

香港政商界長期以來只管唱好「中國因素」,認為有中國這個經濟大靠山,香港一定好,卻選擇性地忽略經濟夥伴過分集中的強大風險。那是稍有一點投資知識和風險管理經驗的人都不會犯的錯誤,但在香港特區魁儡政權帶頭「凡事必須政治正確」的風氣影響之下,香港的商界和經濟學界都忘記了「靠山愈大、風險愈高」這個基本道理。本來,「高風險、高增長」是一個普遍規律,但壞就壞在香港的經濟風險比新加坡高,增長卻反而不如人家。風險高,民眾心奡N長期惶恐不安;增長低,政府的認受性就下降。這是一對重要的港新對比。

新國認受性基礎:主體意識 + 經濟成就

然而,經濟因素之外,還有政治因素。新加坡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社會政策對頭,幾十年來建立了主體意識,人民因此感到自豪,政治自然穩定。反觀香港,本來在「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底下,也可以培養成相應高度的主體意識;無奈中共對此極端反感,蓄意打壓,九七之後過橋抽板,不斷強調「一國高於兩制」,最近更提出北京欽點、民望低到極點的特首「地位超然,在三權之上」的全新說法。這是新加坡人難以想像的政治狀況。試問在這種以「君臨、臣服」為核心標誌的政治路線之下,特府如何建立政權的認受性?

香港求生之道:擺脫中共魔爪、獨立建國

香港今天之所以會陷入上述政經困境,完全是因為香港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而處處受制於腐敗的中共政權。香港若要突破今日政治經濟發展的瓶頸,就必須建立香港民族的主體意識,並自主經濟政策。達成此等目標的手段,其選項就只有一個:香港擺脫中共魔爪,獨立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