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湧現「偽忠賢集團」

【852郵報】  游清源

2015年10月29日

港大淪陷、普選淪喪、香港淪亡……過去一年,香港人經歷了回歸十八年來最最難忘、最難耐、最難過的三百六十五天,但最難堪的,與其說是2014年6月10日中共透過《一國兩制白皮書》變相宣布全面接管香港,毋寧說是1996年10月2日末代港督彭定康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的預言真的應驗(他當時說:「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的手堙C」)。

偽忠賢集團

卻其實,早於1985年,被西方世界譽為「中國良心」(China’s conscience)的著名異見分子劉賓雁已在其報告文學傑作《第二種忠誠》裡預言,「第三種忠誠」的人將會成為主流。

「劉賓雁預言」配上「彭定康預言」,就是當下香港的寫照:湧現大批「偽忠」港人,他們就像明末大太監魏忠賢一樣,自閹之餘更閹人,誤盡蒼生復欺君……

劉賓雁在《第二種忠誠》的尾聲揭櫫三種忠誠:

「忠誠,像美麗一樣,也有不同的品種。勤勤懇懇、謙虛謹慎、老實聽話、從無異議,這是一種忠誠。懷有這種忠誠的人,本人在個人利益上必須做出或大或小的犧牲,但比較安全、順當,一般不致招災惹禍。由於在上級眼裡可愛,仕途往往可以步步高升。

「第二種忠誠(按:即直諫)……就不大招人喜歡了,直至不久以前,往往還要付出從自由、幸福直至生命這樣昂貴的代價。

「很多年來,前一種忠誠,由於受到格外的愛護栽培,不斷灌溉、施肥,便生長得茁壯而茂密了。相此之下,在我們的政治田野裡,第二種忠誠就貧弱而稀疏了。在乾旱而貧瘠的土地裡,它們能夠生存下來而未絕種,已近乎奇蹟。

「危險的是又有第三種忠誠作為第一種忠誠的變種生長起來。只要是上級的旨意,明知錯誤而有害,也認真執行,甚至還要做過頭,以博得上級賞識;遇到重大是非爭議,分外謙虛謹慎,不置可否,明哲保身,把責任上交或下放;善觀風向,順風轉舵,隨時可以反戈一擊,另換效忠對象。這種忠誠嬌嫩欲滴,嫵媚誘人,可愛度又勝過第一種忠誠一籌,只不過它結出的果子卻是苦澀的,甚至有毒。」

簡言之,「第一種忠誠」就是「愚忠」,梁愛詩之流是也;「第二種忠誠」就是「義忠」,曾鈺成之流是也;「第三種忠誠」就是「偽忠」,梁振英之流是也。

偏偏,「偽忠」最受追捧,也最得君寵。而老子口中的「國家昏亂,有忠臣」,「忠臣」云云,應作如是觀。

不要問我以梁振英為首的「偽忠賢集團」人數究竟有幾多,須知道連釋迦牟尼都不知道恆河沙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