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崛起」中國得不到台港年輕人的信任? 從一篇台灣青年坦率的投書說起

林泉忠

2015年11月3日

和60年前的中共頭目毛匪澤東一樣,習匪近平日前指出「世界的未來屬於年輕一代」,雖然這並不是什麽驚天動地的話語,但是在「後太陽花學運」和「後佔中運動」時代語境大相異趣的今天,這句話顯得意味深長,因為習匪坦誠地道出了「年輕人掌握未來」的道理。

重點是作為中共頭目,習匪及他的決策班子是否真的了解年輕人的精神面貌,是否掌握了尤其是中國極力想爭取的台灣年輕族群的所思所想,領悟出台港年輕世代為何不信任他所掌控下的中國的緣由?

中國反省停留「青年工作不夠好」

誠然,去年3月台灣「太陽花學運」及9月香港「佔中運動」爆發後,香港與台灣年輕人的「問題」也終於進入中南海決策者的視野。其後中國對港對台部門積極收集港台年輕人如何、為何「造反」的相關「材料」,然而這些部門透過分析這些「材料」所得出的結論,卻是排除了原因中涉及中國自己的責任問題。也就是說台港年輕人之所以「閙」,原因不在中國的政策,而在受「台獨」、「港獨」勢力的煽動和利用,以及因為「敵對勢力」包括「外部勢力」等第三者的介入云云。

在此思維下,中南海如何出爐應對政策,也就不難想像了。誠然,中國亦並非沒有反省,然而反省只停留在「港台青年工作做得不夠好」。因此,「加強港台年輕人對祖國的認識」成為最重要的政策方向。除了只聞樓梯響及涵蓋範圍狹小的「協助青年到中國創業」外,具體做法的主要部分仍是以組織港台學生青年赴中國交流團為主,目的是讓港台的年輕人「多多了解祖國的變化和進步」。

然而,這種做法一點都不新穎,到底有多少效果,相信政策制訂者及執行者都應該心知肚明。上月筆者拜訪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時,也直言:「『三中一青』中的對台青年政策不會有預期的效果。」其實,學生赴中交流團早在1997年中國併吞香港前的香港已經開始,1997年中國併吞香港後從中學到大學,香港各學校組織交流團前往中國如雨後春筍,早已是常態。然而現實是:在中國併吞香港17年後香港學生卻來了一場史上最大規模的反政府「佔中運動」。

顯然,「交流不夠」並非問題之所在。別忘了,留在「佔中」現場最後一刻的香港中文大學副教授周保松博士可是在中國出生長大,難道他也是對中國的進步和變化一無所知嗎?

台灣年輕人又如何?

去年台灣「九合一選舉」前,在台灣大學授課的筆者在微博寫到「看到當下台灣學生的精神面貌,不得不感慨中國國民黨大勢已去」。然而,台灣年輕人的想法,即便是大部分關心台灣社會走向的中國民衆包括網民也所知甚少。試想「太陽花學運」和「佔中運動」期間,在中國媒體對相關信息進行嚴密封鎖和過濾的情况下,又有多少人了解實際情况呢?難怪最近某位浙江大學的副教授來訪時,我問她「你知道為什麽香港發生『佔中』嗎?」,她毫不猶豫,直接明快地回答:「港獨!」

台灣社會遠離中國人思維範圍

日前,一篇題為〈身為一個年輕人,國民黨得不到我支持的3個原因〉的文章在台灣電子媒體刊出後,引發熱議。筆者將該文稍作分析後,將原文貼到面向中國讀者的博客,一天下來點擊率就已超過30萬。許多讀者之所以看了之後「感到震撼」,除了是因為平時很少機會接觸台灣年輕人的真正想法外,還是因為作者許嚴冰是一位23歲,來自外省籍「深藍家庭」的青年。當然也有不少受到官方觀點影響的中國網友的慣性反應是:「李登輝和陳水扁台獨教育的結果!」他們似乎忘了這位年輕人思想的成形年代是馬英九主政時期!

其實,如此的年輕人在台灣司空見慣,之所以「震撼」,正是因為當中國人民還在跟着中央的口號做「統一夢」的時候,看了如此台灣年輕人心聲的文章,才赫然發現台灣社會早已遠離他們的思維範圍,這當然也是拜中國長期以來,且仍在繼續封鎖台港一般新聞媒體所賜。

許嚴冰的文章所列舉不支持國民黨的理由,分別是:一、「太老」,趕不上時代的變遷;二、「把年輕人當白癡」,認為國民黨的思維還停留在戒嚴時代;三、「小看『天然獨』」,作者批評國民黨「把這些天然獨的年輕人,通通打成是被民進黨洗腦的……」

誠然,作者的思維並不算太縝密,所論之問題面向也並不全面,然而不容否認的是,他的思想在台灣年輕世代中具有相當的代表性,否則也不會幾乎所有台灣主流媒體加以報道、轉載。重點是,許多對台灣年輕人的看法,中國和國民黨之間,其實只是五十步與百步之差。

雖然許嚴冰該文批的對象是國民黨,然而從文章的許多直接或間接的意見中,不難發現:像作者一樣的台灣年輕人對中國不止「無感」,更是「厭惡」。

「在我成長的過程當中,我就生長在台灣,我自然而然的認為玉山是我國最高峰,濁水溪是我國最長的河流。這些體悟並沒有人指導,更沒有人洗腦,從小對於中國只有兩個印象,就是他們一直在人權上有迫害的問題,另外就是在國際上不斷的打壓我們,否定我們身為一個國家的尊嚴,這樣的行為實在無法和自己的『國家』連在一起。一個到處做壞事且又欺負我們的人,沒有人會認為是自己人,因此年輕人支持『台灣獨立』是自然的。」

道出兩岸關係的三大問題

這一席話,雖然旨在批國民黨「一再和自己曾經反對的中國靠攏,但早已得不到年輕人的支持」,然而,卻毫不隱諱地道出涉及兩岸關係中現實存在的三大問題。
其一,中國過去30多年來演變至今的對台政策,其目的不外乎:一、希望台灣人更想當中國人;二、希望台灣人更想「統一」。但是,對台研究和對台政策搞了幾十年,是成功還是失敗,一目了然。
其二、一般中國人民鮮為人知的「中國對台灣不斷的打壓」,也就是連不敢和中國說不的連戰和吳伯雄到訪中國時也都要提的「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問題,是中國無法獲得包括作者許嚴冰在內台灣民心的主因之一。
其三、中國賦予台灣社會不分世代、不分族群的形象和「一直在人權上有迫害的問題」連接在一起。對此,中國官方向來也是將問題推給對方:「受偏頗惡意的敵對勢力的媒體渲染所影響。」

可是「中國政府壓制人權」,早已是世人的一般印象。別說2010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至今仍被關在牢堙A單是為什麽包括他以及「六四」的信息至今仍要全面封殺?為什麽不畏權勢的維權律師一個個被抓起來?為什麽「憲政」、「文革」、「反右」等話題還不能堂堂正正進入公共討論的空間?為什麽到現在就是堅持不許百姓正常使用Google、facebook、Twitter、YouTube?弔詭的是習匪卻可以在百姓不能用的facebook上開設自己的帳號!諸如此類,中國政府什麼時候對人民作出清晰的解釋?

話說回來,雖然「後佔中」時期對前景茫然黯淡的香港年輕人的想法與台灣同齡人的思維着實有許多共通之處,但是兩地的年輕世代當下所面臨的,卻是截然不同的處境。

日前,在網上匿名的聊天室堙A一位22歲來台北旅行的香港年輕人和我聊起天來,當他知道我定居在台北時,冒出一句「你好厲害啊,可以移民台灣!」,我就問他莫非他也想移民並追問為什麽,他回答「香港不行了,太中國化了!」

香港「黨國體制化」的危機

曾幾何時,香港曾是台灣人羨慕的進步與國際化的大都會。然而,如今在中國併吞香港後成長起來的這一代香港年輕人正在面對的,已經不再是「真普選」還有沒有可能,而是香港社會將進一步被「黨國體制化」及自己進一步被「國民教育」洗腦的危機。

另一邊廂,儘管台灣社會也存在許多需要克服的問題,不過與香港不同的是,台灣年輕人不僅可以大膽寫出不畏觸碰逆鱗的文章,更能透過自己神聖的一票,來決定自己的未來。

昔日大唐盛世,萬邦來朝。為何如今「中國崛起」進入高峰期,卻引發台港年輕世代更為顯著的離心力?這已經不僅僅是中國為政者不能再掩耳盜鈴的嚴峻現實,也是值得每一位有良知的中國人好好深思的問題。

文章寫到這堙A筆者當然清楚:此文也只能在港台媒體刊登,即使有勇氣的中國媒體人樂意轉成官方較難控制的微信版,它的存活時間也只有幾小時。習匪,你真的明白「世界的未來屬於年輕一代」嗎?連你管治下的年輕人你都不信任,又如何讓年輕人信任你呢?

作者是台灣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www.facebook.com/john.lim.3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