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大勝.民國招牌質變 柔性切割.中共哭罵不得

練乙錚

練乙錚   2016年1月18日

小英大勝.民國招牌質變 柔性切割.中共哭罵不得

台灣二合一大選綠營狂勝,結果比預料還好,中南海恐怕也覺得地動山搖,不得不放軟姿態。人民網昨天的評論少了點威嚇擺出了笑面,說要「用精衞填海的毅力填平心壑,用春風化雨的善意化解心結」;《環時》的反應更妙,社評標題是「台灣民眾選蔡英文選的不是台獨」,自告奮勇替她解套【註1】。如此虎頭蛇尾,令事前高喊小英上台便要「核平」台灣的中國鷹派非常洩氣。

香港方面,因為蔡英文得票數是689(萬+),拿梁土司當年的戰績比,數字相同而單位有異,可謂唔怕一萬,只怕萬(分之)一。

「藍綠版圖」消失

在台灣本土而言,經過這次選舉,「藍綠版圖」的概念基本上消失,因為全台已經「綠油油」。計總統副總統選舉,國民黨只拿下人口最稀少、得票幾千到幾萬的4個縣:金門、連江(馬祖)、台東、花蓮。以前藍綠以彰化雲林之間的濁水溪作的南北版圖分界,2012年那次九合一選舉之時已經北移到新竹苗栗之間的大安溪。這次大選,界線更進一步靠北,一向穩藍的新竹、苗栗、南投已經靠不住,以致有所謂「朱立倫防線」,意思是要守住桃園;結果不止桃園失守、北北基(新北、台北、基隆)全綠,連「台北人的後花園」宜蘭,也給攻陷了。

立委選舉更慘烈,113席的總數,上一屆國民黨和民進黨分別拿64席、40席;這一次則倒過來,分別是35席、68席。國民黨除了數字難看,還有大將悉數落馬的尷尬,丁守中(本有意選下屆台北市長)、郝龍斌(本寄望以基隆為基地問鼎國民黨主席)、林郁方、李慶華等獨當一面的實力派人物,都輸得很慘,大部分是不敵新進。相反,太陽花運動之後冒起的時代力量取得5席,一舉超過親民黨的3席,成為立法院第三大黨。論立法優勢,民進黨已經「單獨過半」,實力十分雄厚,這是綠營在選前一天還估計不到的。

大選總得票,民進黨英仁配是國民黨朱玄配的足1.8倍,多出300餘萬票;立委議席,民進黨是國民黨的足1.9倍,多出33席。勿說國民黨,便是中共看了,也一定想罵想哭。

民進黨既贏了總統選舉,又取得大多數立法院議席,可以「全面執政」,推法案沒有太大困難。然而,中國還不用太擔心台灣會從實質獨立走到名實俱獨,因為正式獨立便要修憲,而台灣的修憲門檻很高,條件之一是需起碼有四分三的立法委員出席審議提案;所以,只要有夠多的藍委不與會,綠營靠自己的73票,依然無法推動修憲。名義上的獨立辦不到,其他方面的「去中國化」卻輕易可以辦到,如課綱改革(也不必再有學生要為此而自殺)。

從「九二無共識」開始

名實俱獨,即所謂剛性台獨,民進黨中人在陳水扁時代就已經躍躍欲試,但後來知道根本沒可能,因為除了修憲難,還真有對岸打過來的危險。有後面這個顧慮,因此台灣過去10多年無論藍綠哪方當政,在處理兩岸關係方面都很被動,國民黨更是怕得要死;明明是中共已經接受「九二共識」、官方不反對「一中各表」,但在很多場合國民黨都自我設限,「各表」變成「怕表」。

典型的例子是去年11月的「馬習會」,馬英九見到習近平的時候,竟然連「中華民國」這4個字也怕講出口,衣襟上扣個國旗別針也怕對方不高興;結果,懦弱態度不僅受到綠營攻擊,藍營民眾也很不滿,懷疑國民黨已經不是最能保護中華民國流亡政權的政黨。此中原因,無疑是國民黨主打「兩岸關係緩和、台海波瀾不興」,而真正的「牛肉」,就是得到對方更多的「讓利」,使商家支持者能夠做好中國生意,進而帶動經濟。

但是,國民黨依靠這個公式,在兩岸政治上就非常被動,因為對方一個「不高興」,「牛肉」就可能沒了。這就有個危機,台灣一步一步為中國所逼,最終須同意作「政治協商」,讓出主權。台灣人很多看得出這個危機,但國民黨卻看不出,或者是,一些人利益上陷得太深(如連戰等家族在中國有很多生意),已經覺得無所謂,統一了更好,就像香港有些人認為應該盡快取消「兩制」,港中融合。

民進黨有個清楚而不能觸碰的主權底線,而且覺得有辦法維護,那就是蔡英文提出的在「維持兩岸現狀」、「不挑釁」的基本原則之下,以模糊的方式否定所謂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即是說,既肯定1992年(李登輝年代)雙方會談解決分歧的意願和努力─達成了「相互諒解,求同存異」的「共識」,但又否定共識包含「一中」,認為那不過是國民黨統派在2000年之後自己加上去說法,後來中共滿意,才同意暫時不反對「各表」。蔡認為,在「維持兩岸現狀」這個民進黨以前未有提過的說法之下,如此否定「九二共識」,中共會抓狂,最後卻無法不接受,但前提是有強大的民意支持她帶着這個政策上台。

為何夠膽碰「九二共識」?

蔡英文為何如此斗膽?首先,她會估計,只要「兩岸保持現狀」,即不宣布進行憲法台獨(台灣稱作「法理台獨」)的話,中國幾年之內不會武力攻台,因為技術上還有困難,國際上有不可測的阻力,中國經濟問題也太多,軍隊系統太腐敗,還有釣魚台和南海要處理,並不是像一些已經安然退役吃長糧的少將和軍事憤青閒來無事當網軍鬥鬥嘴皮那麼撇脫。

其次,否定共識,只需堅實的民意支持,中國便不能使出真正嚴厲有效的經濟制裁。這是因為對很多到中國營運的台商而言,中國的吸引力已大幅消退(成本增加、優惠減少、有後台有實力的中國競爭對手愈來愈多、有更多其他國家可供台商選擇),所以,一旦對岸不歡迎,損失遠不像以前那麼大。至於中國來台投資和消費,北京要叫停也有問題,因為中國的資金並不愁沒有其他出路,到台灣的原因主要是有機會作政治滲透,而台灣人看來並不畏懼,10多年來的滲透不斷增加,反感中共的台灣人卻有增無已(情況跟香港一樣)。

那麼,如果中國在國際交往空間方面制裁台灣又如何呢?中國這方面最容易做到的是,切斷一批小國與台灣的邦交。不過,對台灣而言,那些外交關係,有很好,沒有也可以,邦交的好處比不上主權重要;斷交了,不會因此而有什麼龐大實質損失,反而不必常常去應付一些小國貪得無厭的需索。

此外,中國會不會要挾一些大國,禁止他們跟台灣做生意呢?在上次金融風暴的時候,中國的確可以在國際上也文也武,西方國家身陷困境不由得要買怕,但現在大家都已經看穿當時的中國已經是隻紙老虎,靠4萬億元的量寬刺激撐起場面,而今更要面對經濟減速、轉型乏力、人口老化等問題,還得花力氣試圖擺脫掉進「中等收入陷阱」的危機。已經不再是那麼闊氣,可以對西方國家頤指氣使而人家真的怕了你。

如此,中國會不考慮蔡英文的「兩岸保持現狀」承諾,為了經濟制裁台灣而要面對這許多高代價和充滿不明朗因素的事情嗎?顯然不會。中國誇言「不要低估中國維護國家統一的決心」,但在民進黨眼中,國民黨這8年來卻很可能是高估了。

當然,如果蔡英文膽敢不接受「九二共識」,卻沒有足夠的民意支持,也不用太擔心,因為首先她可能根本上不了台,當然就不會有危險。如果她上台,但民意支持比較薄弱,中共看穿了要施壓,那她到時再從模糊立場靠攏國民黨,也不會有什麼太大損失,反而會得到一些同情。但如果她的民意支持強大,像這次選舉揭示的,那上述分析就全都有效。

因此,無論在什麼的民意支持之下,「承諾兩岸保持現狀、模糊否定九二共識」都是蔡的最佳策略,此即博弈論所謂的dominant strategy。大家再看人民網和《環時》昨天的態度,便知蔡的策略選對了:一個要來精衞填海春風化雨,另一個趕忙替她解套說不必擔心她搞的是台獨。起碼,這已經表示中國不會馬上對台動武。這一來,儘管她還有很多掣肘和危機要面對和迴避,但兩岸政策的主動權就到了她手堙C馬英九8年來對着中國誠惶誠恐完全被動,對比是非常強烈的。

多虧國民黨搞了一個並不完全有事實根據的「九二共識」,讓蔡英文有路可退;如果蔡只能在「統」和「獨」這兩個字之間選擇,也許就沒有迴旋時空。至於國民黨這次選舉依然得到三成的大選票、35席的立委,那也是很好的;換作是全台灣都綠了,憲法台獨也辦得到了,中共見沒希望,反而可能會失去理性孤注一擲,挑起戰爭。不馬上求成,一點一點地往前走,台灣反而可能走得出去。這就是柔性切割。蔡英文當過陸委會主委,兩岸工作有經驗,又是一個搞外貿談判的高手,所以她在這方面的策略布置能力,不容忽視。

中華民國流亡政權涵義的「綠化」

也多虧毛澤東1949年改了國號,騰出「中華民國」這塊招牌不用,不然今天國民黨就算又想又敢,也無法「各表」;更而且,若兩岸掛的都是「中華民國」這字號的話,統一的阻力小很多,可能早就發生了,那蔡英文的柔性切割也就無從談起。對着「中華民國」這塊招牌和「青天白日滿地紅」那面旗,民進黨早年是絕對痛恨;後來陳水扁當政,則是作為權宜暫時容忍,實際上無好感。

不過,筆者估計,綠營對這國號國旗的態度和感覺,會出現一個非常正面的變化。大家留意到,去年雙十節,蔡英文同意參加馬政府搞的國慶慶典,還開口唱了國歌(雖然「吾黨所忠」那句,有人留意到她漏掉了)。這次她競選總統,民進黨總部的壁板設計,國旗在左,黨旗在右,紅綠並排,十分醒目。設計如此,但內心感覺為何會有變化?

以前沒有民進黨,反對派叫「黨外」(黨指國民黨),「黨外」的最大敵人就是黨國不分的國民黨,國號國旗也就幾乎等同黨號黨旗,反對派因此恨之入骨。台灣民主化之後,國民黨和中華民國流亡政權漸漸分得開,民進黨的死對頭嚴格而言就不再是中華民國流亡政權而是國民黨,國家的招牌和旗幟於是都變得稍為不那麼可憎,可以權宜地看待、接受。到今天,情況再有幾方面的變化,實足以扭轉民進黨人對國號和國旗的態度和感覺。

經過這次二合一選舉,國民黨恐怕要一蹶不振好一陣子,民進黨執政期不會短。期間,國民黨對民進黨而言不會是最大的威脅,最大的威脅變成來自對岸的中國,那才是生死存亡的關鍵。

變化之一是,國民黨已經不大願意保護中華民國流亡政權的國號和國旗,因為把賺中國的錢看得比什麼都重要,為了討好中國,國號和國旗都可以冷落。每每遭到中國人(或中國堛澈D人)惡對國號和國旗的時候,國民黨的反應都很緊張謹慎,顧左右而言他。馬英九在「馬習會」時如是,朱立倫在選舉前幾天發生的「周子瑜舉國旗事件」堣]如是。馬和朱那時都忙着和中國一樣攻擊台獨,無視對國旗和周的打壓來自中國包括《環時》等的黨國傳媒,到後來才不得不發點聲音支持周,以致親民黨的宋楚瑜大罵:「我們現在的政府常常放馬後炮……常常沒有自尊的去處理這些事情。」【註2】

事件中,反而是蔡英文把國旗的問題堂堂正正點出,並且正面提到國旗和人民感情的關係:「任何中華民國國民拿國旗,對國家的認同不該被打壓,此事嚴重傷害台灣人民的感情。」

國民黨輕忽國旗,這已經不是第一次。2013年1月,發生「張懸英國演唱會國旗事件」。張是台灣女歌手兼社會活動家,事發時在英國曼徹斯特大學演唱會上接過並展開台灣留學生給他的國旗,並向現場歌迷介紹自己的國家,卻遭一名中國留學生橫加干涉,引發了一場小小的國際風波。國民黨的反應同樣溫吞吞慢三拍還畏首畏尾【註3】。

從張懸和周子瑜事件,大家更可以看到,中國官方和很多民眾骨子堮琤誘˙{同什麼「九二共識」,見到中華民國流亡政權國旗便瘋狂打壓,與對待台獨沒有什麼分別,哪容許你對「一中」作出「各表」?對着中華民國流亡政權國旗和國號,中國是全面封殺,國民黨是不痛不癢還生怕對岸不高興;民進黨則是人棄我取,還有點覺得感同身受同病相憐,而且更會逐漸發覺,中華民國流亡政權的國號和國旗,還是一重賴以抵禦來自中國的致命襲擊的保障。

蔡英文當總統,民進黨角色變換,變成必須與中華民國流亡政權的國號和國旗相依為命互相保護;久而久之,因為要「維持兩岸現狀」,對這國號和國旗的態度和感情就會有變化。這個變化,在蔡英文的一些言行上似乎已經可以看見。今後,假若她或民進黨的理論家再作出適當論述,不難把這國號和國旗完全「綠化」,據為己有。一旦民進黨能夠做到這一步,它和藍營中比較反共的人士之間的距離,就有望縮短,這對國民黨的統派是非常不利的。

以前民進黨的領導都是硬橋硬馬的男性,不太懂得如何發揮軟力量,蔡英文以女子之身,卻能自然而然地跟中國作柔性切割,也當然可以把中華民國流亡政權的國號和國旗的涵義柔性改造、變質。「一面國旗,兩種意義」,始終比「一個中國,各自解讀」容易得多。

註1:人民網17日的評論文章〈理性看待台灣二合一選舉〉在http://tw.people.com.cn/n1/2016/0116/c14657-28060517.html;《環球時報》17日說台灣選舉結果不是台獨上台的社評在http://opinion.huanqiu.com/editorial/2016-01/8394097.html。
註2:關於周子瑜事件,可參考https://zh.wikipedia.org/wiki/周子瑜國旗事件。周是一位台灣旅居南韓的16歲藝人,因為拍了一幅舉着中華民國流亡政權國和南韓國旗的照片,被旅居中國的台灣投共藝人黃安在中國向國台辦舉報周是「台獨」,至令周被中國網民圍攻、失去在中國演出的機會,其南韓僱主更為了保住在中國的生意,迫使周錄了一段道歉的影帶在網上播放,周的道歉表情十分可憐,就好像IS人質一樣。事件十分轟動,國民黨無言以對,因為怕中國站在黃安一邊,反而海內外的綠營人士搶着發聲支持周。
註3:張懸事件見https://zh.wikipedia.org/wiki/張懸。張懸後來聲援太陽花學運和香港雨傘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