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獨立的條件嗎?

戴耀廷  2016年3月22日

港大學生刊物《學苑》發出了〈香港青年時代宣言〉,直言要求香港成為受聯合國認可的獨立主權國家(sovereign state)、建立民主政府及全民制訂香港憲法。一群年輕人明確地提出港獨訴求,即時惹來商人李嘉誠嗤之以鼻,問香港有甚麼條件或資格獨立?雖然無人能夠預言香港必然要走上獨立之路,但是香港是否有獨立的條件或資格,卻不是簡單一句話就能掃到一旁的。我們先要問獨立所需的條件是甚麼?

近年香港社會上開始出現要求香港獨立建國的聲音
近年香港社會上開始出現要求香港獨立建國的聲音

第一類條件是最淺薄的理解,就是問若香港獨立了,將來水、電及食物從何而來?或許對很多人來說,香港一向依賴中國提供的水、電及食物,一旦與中國脫離,生命線斷了,香港就成為一個死城,故沒條件獨立。但這忽略了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只要有錢,或許是貴一些,這些東西是可以向全世界買得到的。當然若是有利可圖,中國為何不繼續向香港賣水、電及食物呢?

這就涉及第二類條件,就是香港的強鄰,即由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是絕不會讓香港獨立的。香港沒有軍事力量去對抗中國軍隊,且中共可以對香港斷水斷糧,那獨立的香港就必是死路一條。這說法假設了中共政權會一直強大下去,甚至變得更強大,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國,那談香港獨立實是癡人說夢。

誠然,在短時間實看不到香港能有這種獨立的條件,只要中共專制政權一日還是在中國掌權,香港獨立也是無望。但中共專制政權能否長存?歷史及常識告訴我們,任何專制政權必有結束的一天。不少中國問題專家也提出中共崩潰已經開始。即使沒有人知道中共政權何時真的崩潰,但可以肯定說,在2047年前,中共及中國必會面臨一次極大的政治危機。因此,香港能有民主不是在於中國要先有民主,反是在於中國先陷入政治危機、政治混亂中。

這就關乎第三類條件,就是當中國出現了極大政治危機時,香港憑甚麼可以爭取得到聯合國承認為一個獨立的主權國?我看這才是最關鍵的獨立條件,也就是如何才能符合國際法要求,獲國際社會承認為獨立主權國的條件。

不能無視中國政治發展

第一個要求是再沒有另一個主權國家能合乎國際法及有效地聲稱擁有香港的主權。這也是為何只有當中國陷入政治混亂,香港才有條件獨立,因中國越亂,連中國本身的主權也分不清時,香港主權誰屬就更不清了,那香港才有走向獨立的機會。

第二個要求是香港人民在客觀及主觀上能否與其他所有的人類群體區分開,尤其是與中國國內的人類群體區分開。因只能在考慮了歷史傳統、種族、文化、語言、宗教、地域及經濟等因素後,能客觀地確認香港人民已是一個獨特的人類群體,並且香港人民具備了作為一個獨特人類群體的主觀自覺意識,香港才享有獲國際社會承認為獨立主權國的資格。

第三個要求是香港要擁有自行管治的能力。這是指如果香港真的被賦予了獨立主權國的地位,這地方的人民是有能力管理好自己而不會出現社會混亂。

在這堙A我不是說我希望中國出現大亂,主觀上我也希望這不會出現,但中國會如何變化,是超越人的主觀意願的。若我們只是盲目地相信只會有中國機遇而不去準備中國風險甚至中國危機,那只是自欺欺人。我也只是希望用一個客觀的角度正視香港獨立的問題,搞清楚甚麼才是香港會否走向獨立的關鍵因素。

對希望推動香港獨立的香港年輕人來說,要達成目標,不能只單顧香港內部的事,而不理會中國的政治發展,因中國的未來與香港的未來實在是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這不在於你主觀上是否「愛中國」,不要讓情感蓋過理智而不去理會中國發生甚麼事,因這反會令自己的目標難以達成。另一方面,香港年輕人也應設法爭取國際社會的注意,到了關鍵時刻,香港人民才有資格去爭取國際社會認同香港能成為一個獨立主權國。

作者是港大法律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