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談港獨比港獨更可怕

鍾祖康  4月18日

港奸梁振英在習匪近平的欽點下登基,至今禍港數載,激出了港獨思潮。天網恢恢,「香港獨立勢力抬頭」,正正又成為《忠誠黨員促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堶採U退習匪近平所臚列的罪名之一。

早於2013年初,梁振英已獲網民封為「港獨之父」,但中共政權對此毫無反應,看來是不太在乎,或不大相信。只是,直到過去半年,尤其是在香港民族黨於3月底成立後,一眾共官港共恍若從噩夢之中彈起。行政會議成員、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認為港獨等同叛國和宣戰。中聯辦法律部頭目王匪振民甚至說,幾個人吃飯時談論港獨,可說是「你們的自由」,但是大範圍都在談並希望很多人跟隨,就會構成「煽動罪」。

這種把言論自由的討論分為「小範圍」、「大範圍」的說法,並非普通法的概念,只是中共八股文宣的典型二分用語,如全國政協前頭目李匪瑞環講政協職能時說:「在充份運用現行協商形式的基礎上……採用大範圍討論、小範圍座談、公開協商。」一個曾在香港大學修讀法律的人在討論法律問題時,竟然用上此等中共八股文宣用語,李國章批評港大學術水平下降可能也不是完全無中生有。

共官港共這種以言論、思想入罪之謬誤,中外古今已有無數大思想家講過了,到最近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也講過了,我也毋須在此重複。但其實中共自己本來也深明此理的,中共喉舌《新華日報》早於1945年就已宣稱:「統制思想,以求安於一尊;箝制言論,以使莫敢予毒,這是中國過去專制時代的愚民政策……這是法西斯主義的辦法,這是促使文化的倒退,決不適於今日民主的世界,尤不適於必須力求進步的中國……言論出版的自由,是民主政治的基本要件,沒有言論出版的自由便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不民主便不能團結統一,不能爭取勝利,不能建國,也不能在戰後的世界中享受永久和平的幸福。」

只要香港還有最起碼的一國兩制,港獨是沒有理由不可討論的。連討論也不准,本身就是反智。北京大學港澳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強匪世功認為,討論港獨可能會引起社會後果,但包致金法官則恰恰相反,認為討論越多越好。你會信哪一位呢?

港共施政長期不得人心

不過,中共政權在撲殺港獨思潮時,也必須回應一些令人深思的質疑。一,中國歷史學家、全國政協常委葛劍雄在其大作《統一與分裂─中國歷史的啟示》婸﹛A在中國歷史上,朝代越興盛越統一越強大,人民就受壓迫越慘烈的情況屢見不鮮,更時有「亂世的魅力」,「如五四前後北洋軍閥統治區與南方軍政府、各地方軍閥、地方勢力控制區之間的衝突和鬥爭,西方列強在華利益之爭……在客觀上都是對新思想的傳播和發展有利的。」對於葛劍雄經過大量詳細考證後對領土分裂所作的正面看法,那些認為港獨是十惡不赦的共官港共,是不是也要抗辯一下?

二,毛匪澤東當年也倡議成立湖南共和國,並鼓吹中國全國分裂,「最好分為二十七國」,比倡議成立香港共和國的陳浩天猖狂得多,最後只因不獲支持而作罷。但毛澤東這段鼓吹分裂中國的歷史,卻未見受到中共 政權及當前批判港獨的共官港共所批判。是否雙重標準?

三,若香港人真的越來越傾向港獨,孰令致之?行政會議成員、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認為「港獨」主張偏激及不可行,說青年人提出這想法,像「離家出走」,那麼,是不是因為有人虐待兒童在先呢?

中國政府必須反思自己有沒有長期做了些不得人心的事,而令香港人發展出這種港獨思潮,也應該有自信效法加拿大政府和英國政府,任由魁北克民眾和蘇格蘭民眾去充份討論辯論獨立之利害,並讓當地人公投決定。加拿大能,英國能,為甚麼就是中國不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