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斥舔共香港學者趙永佳的歪論

舔共香港學者趙永佳說「有一點很清楚,港人並非是天然獨,完全不是必然地抗拒中國。港人的身分認同,尤其是年輕人,會有相當的波動,並受當時重大事件、中央對港政策,甚至媒體所影響。」

這提法是自欺欺人,就像是說「女人及男人並非是天然離,婚後完全不是必然地終於會選擇離婚。夫妻對婚姻關係的認同,尤其是年輕夫妻,會有相當的波動,並受當時重大事件、婚姻關係中的財務,甚至媒體所影響。」

世間怨偶離異比比皆是,惟鮮有學者提出「天然離」的概念來對離婚問題「對症下藥」,因為離婚是一個issue而非problem。我以前的確愛過你,但是如今我不愛你,有何不可?離婚是不仁不義、無情無義嗎?自在面對人生聚散吧!

其實,天然獨這種概念或現象是否真的存在或發生,一點都不重要,有又點?無又點?我以前的確自認係中國人,但是如今我不想做中國人,有何不可?獨立建國是不仁不義、無法無天嗎?淡然凝視國際統獨吧!(我是香港人連線評論員齊建國)

解讀港人「人心背離」之謎
趙永佳 4月19日

最近香港「本土」意識呈「井噴」現象,不少打着「本土」旗號的政治組織相繼成立。「回歸人心未歸」的說法一時間又掛在不少人的嘴邊。其中,本土政團都是以年輕人為主,而且一個比一個激進,甚至有人標榜要「香港獨立」、「自決」。究竟為什麼回歸以後,港人反而對中國產生負面印象,甚至年輕人更有抵制、抗拒的情緒?坊間有不少流行說法,本文希望從長期趨勢入手,嘗試解開「人心背離」之謎。

中大和港大的民調機構都有對身分認同問題作長期追蹤研究。雖然有建制和內地人士對這類調查頗不以為然,認為調查港人是「中國人」還是「香港人」是偽命題,是自設陷阱、自找麻煩,不過,個人認為這些調查,雖然有其局限,但對幫助我們掌握長期趨勢卻有莫大裨益。另一方面,幸好有這些調查數據,我們才有可能解開香港人心與中國漸遠之謎。

首先,我們可以肯定的是,身分認同的「本土化」集中在年輕一代。附圖是根據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社會與政治發展研究中心每年4月與10月的長期調查作成,以「當談到你的身分時,你覺得你是香港人多些,還是中國人多些?」這問題,來量度「香港人」和「中國人」認同(註)。從中我們可以清楚看到,中國身分認同近期的急挫,集中在30歲之下的年輕人(調查對象是18歲或以上成年人)。30歲或之上的中年、老年層,雖然在佔中之後的中國認同都有下降趨勢,但和年輕人「插水」般情况還是不可相提並論。

其次,如果我們細心審視數據長期趨勢,會發覺在回歸後,特別是2006年之後,覺得自己是「中國人」比較多的人數比例是慢慢上升,無論是年輕人還是年紀較大的人士也一樣。現在看起來可能有點匪夷所思,但在2006年到2008年期間,港人對中國,甚至是中央政府的感覺都在不斷改善。在SARS之後,中央政府對香港推行自由行、CEPA等優惠政策,協助香港經濟復蘇,再加上歷任總理的朱鎔基、溫家寶的形象親民,國家經濟也蒸蒸日上,港人的認同感也大增。

港人非「天然獨」 受事件政策媒體影響

轉折點是2008年。在4月份的第一次調查中,有41.5%的年輕受訪者覺得自己是「中國人」,為回歸以來最高,也是自1998年本系列調查開始以來最高。同期認為自己是「香港人」僅僅過半(51%),也是歷年最低。但到了下半年,10月份結果出來,我們見到認同感轉勢向下,大跌至33.8%。雖然2009年下半年曾經反彈,但2010年又再逆轉。自此就拾級下跌,再到了「反國教」(2012年下半年)之後,就更屢見新低。2015年10月最新數據是在30歲以下受訪者當中,「香港人」佔79.1%,「中國人」只有11.3%!不光是中大的數據,港大民調中心的結果也是大致相似。

回顧過去10多年間港人認同感的起落,有一點很清楚,港人並非是「天然獨」,完全不是「必然」地抗拒中國。港人的身分認同,尤其是年輕人,會有相當的波動,並受當時重大事件、中央對港政策,甚至媒體所影響。香港人雖然大多是「炎黃子孫」,與內地華人共同分享中華文化,但因為在殖民時期與內地區隔,而且社會政治制度,以至文化習俗都出現相當差異,因此港人有點本土意識,毫不出奇。在2006至2008年間,港人在多重有利因素之下,加強了對中國的認同,只不過是在2008年後,環境因素逆轉,再在社會運動推波助瀾之下,香港年輕人遂出現「本土」的轉向。

希望說明的是,建制派毋須過分悲觀,本土派也不能過分樂觀,誤認本土思潮會從此在港成為雷打不動的主流,但應該小心尋找身分認同逆轉的原因和條件。如果我們確認了2008年是重要轉折點,有些一向認為是重要的因素就可能變得不太重要。這塈睋|三個例子。

首先是新高中學制和通識,在2009年才開始推行,而且認同調查對象是18歲或以上的成年人,應已完成中學教育,通識科「教壞」青年人,令其背離中國明顯不是事實。

第二,互聯網或網上新媒體的影響,在今天可能是為本土意識推波助瀾的重要背景,但我們不要忘記2008年不但沒有網媒,連臉書都還未在港流行。大部分青年人的中國信息,當時還是主要從主流媒體,尤其是相對保守、中庸的電子媒體取得。因此香港的「本土轉向」,並不能算到互聯網或社交網絡的帳上。

第三就是自由行、水貨客橫行的問題,在2008年都還未成為社會焦點。擴大自由行(一簽多行)也只是2009年才實行,因此說「自由行是本土意識的觸媒」,在現在看來是理所當然,當時也未必是重要因素。

為何2008年是轉折點?

因此,我們應該對現在很多有關青年人「本土轉向」的流行論述再加驗證、討論,因為未能「對症」,就不能「下藥」。我無意否定任何解釋,但在這塈き瘣ㄔX一個比較少人談及的假設。毋庸置疑,香港從回歸以後,大力在學校推動各種形式的國民教育,也在社會上不斷宣傳愛國意識,因此,在港人心目中,「中國」的分量都比殖民時代重了很多。在回歸後首個10年,可以見到港人,甚至是年輕人,中國認同都比殖民時代有所加強。正因為回歸後國民教育的力度很猛,也頗有成效,令年輕一代普遍對中國的印象不錯,更重要的是和接受殖民地教育的上一代比較,他們更關心、留意有關中國的信息。

不過,歷史往往是「辯證」地前進。社會在這段時間,卻很可惜地只是片面地宣傳中國光明進步的一面,而沒有為年輕人提供一個可以知道、理解、接受中國其他面向的分析框架。就正如性問題一樣,「成年人」對一些禁忌愈避而不談,年輕人愈好奇,而當我們不能控制、封鎖資訊的時候,他們就更加會主動搜尋(如色情網站)。在中國問題上,因為他們所接受的國民教育當中,只有光明的中國,而沒有陰暗面,當他們接觸到「另一面」的中國的時候,除了感到受騙之外,還會覺得混亂,而不知如何解讀在他們面前充滿矛盾的信息。這也解釋了為何在殖民時代成長的港人,反而會有較為穩定的中國認同感,因為我們大都有一個「落後」中國的印象,來和現在比較。

依此思路,我們也可理解為何2008年是重要的轉折點。大家可能還記得那一年是北京奧運年,在8月份,全港都在為中國(和香港)的健兒打氣。而在同年5月份,四川發生大地震,也觸動了很多港人的感情,我們也捐助了一筆頗大的款項到災區。就算是當年的「六四」晚會,參加人數也達高峰。但正當港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中國的時候,卻又爆出了多件在香港被廣泛報道的負面新聞,如因「豆腐渣」工程引起的傷亡,和救災過程的一連串醜聞事件。更矛盾的可能是中國在奧運首次奪得最多金牌之後,立刻又爆出了毒奶粉事件,當時就有評論將兩者相提並論,指「體育大國」卻不能令下一代健康成長是如何的諷刺。

國民教育走錯了方向

所以,香港青年人抗拒中國,其中一個深層次因素,應該是我們的國民教育走錯了方向。要知道香港的資訊自由流通,不可能令年輕人只知道中國好的一面。中國是發展中社會,必然充斥着各種的不足,就算主流媒體沒有「加鹽加醋」,中國也必然是一個矛盾的綜合體。正因我們沒有「準備」青年人去理解中國的種種不足,當他們接觸那些負面因素,取得一個負面印象,再加上互聯網的興起,和幾次社會運動的詮釋,中國甚至就在一些青年人心目中變成了「邪惡帝國」,對她愈離愈遠。

全面、正確地了解年輕人轉向本土的心路歷程,我們才有機會令他們,或更年輕的一代發展出一種健康的中國想像來面對中國。如何令他們立體、冷靜地理解中國的方方面面,而不光是向他們單向宣傳中國的光明面和情感認同,不單是未來香港國民教育的重點,甚至可能是維持一國兩制的關鍵。

註:透過結構性問卷量度香港居民身分認同,必須留意問題設計對受訪者回應的重大影響,詳細分析可參考尹寶珊、鄭宏泰〈身分認同:對中國的「重新想像」〉,刊於趙永佳、葉仲茵、李鏗編(2016)《躁動青春:香港新世代處境觀察》,中華書局,127至142頁(www.chunghwabook.com.hk/Index/book_detail?id=1683,試讀)

作者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聯席所長、社會學系教授

網友回應

Joey in Hong Kong
一方面吹噓「大国崛起,超英趕美」,到處叫囂「你也是中国人民族自豪」,一遇問題卻又龜縮「中国是發展中国家」找借口,正正是這種自相矛盾的自大和「臭蟲論」交替,令人更加厭惡中国!

Joey in Hong Kong
沒有「回歸」。
1997 是香港主權移交,Transfer of Sovereignty of Hong Kong,七月一日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查看當年新聞,歷史客觀陳述!
只係親中土共才「慶回歸」,煽情媚主醜態百出!近年中共一律以濫情民族主義加油添醋,查香港在1941 年《南京條約》永久割讓大不列顛,簽約的大清朝早亡國了,條約文本還在中華民國台北外交部,請問中共:你憑什麼?回乜撚歸?!
中共弄虛作假政治宣傳技倆,騙不了人!
一方面吹噓「大国崛起,超英趕美」,到處叫囂「你也是中国人民族自豪」,一遇問題卻又龜縮「中国是發展中国家總有問題」找借口,正正是這種自相矛盾,「土豪」自大和「臭蟲論」無恥交替,令人更加厭惡中国!
謊言泡沫爆破,只會令人更厭惡中国!
2008 中共借北京奧運極力宣揚「大国崛起」,負面川震和毒奶粉就引發斷崖式捨棄中国。
2012 強推中小學生爱国教育,就激起香港人醒覺洗腦而反抗!
2014 「白皮書」和人大831 推翻香港普選承諾,佔中散場就換來井噴式港獨冒起。

Bernald Foo · Hong Kong
愈讀中國歷史,愈懂此帝國就是侵略滅族,天朝主義;讀到元清,更會大笑出來。
再讀金庸,更懂華夏早滅,身分認同自此消亡。
一國兩制,別國也有,卻是通通都會走向自治一途的。

聂培申 · Shenzhen, China
这么多人回复,我也说两句。我是大陆人,目前在深圳上班,有些时候会去福田口岸接朋友,深深感觉到大陆的悲哀,很多很多的水货客(据说罗湖口岸更多,我没去过不好说),各种大箱小包的,各种食物日用品等,为什么这么多水货客呢?因为需求太大,为什么会有这种需求呢?因为大陆的不好,为什么大陆不像香港一样对食品,对日用品,对生活的各方面产品进行严格的监管呢?究其原因还是政府的恶,各种贪污腐败,导致各种垃圾被我们吃下去被我们使用。非常痛心,当然我很能理解,因为独裁体制必然会导致这种结果。包括最近的几件事,常州的学生,对各种网站的封杀,虽然上层的一些人说的多好听,但是实际呢,对政府竖中指已经难以表达我的愤怒。在大陆,有一种祝福叫:祝你早日人肉翻墙!我也希望能尽快实现,自己多努努力,让自己的后代,不再在这个万恶之地成长。也许你要问,为什么不抗争,对不起,我怕,我有家人朋友,政府的手段,我很怕.....其实我想对香港说,你别回归了,好好做你的香港,大陆人对你有感情,但是政府没有,不希望香港最后变成大陆各省一个命运,那真是中华文明的重大损失。台湾也不要说什么回归,远离现在的大陆,也许将来大陆的政权会出现更替,也许将来大陆会变得很好,那个时候你们再考虑要不要回归大陆,成为同一个国家,以上就是我想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