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七暴動50周年

程翔 2017年5月10日

今年是香港1967年暴動的50周年。這件發生在半個世紀前的事件,其爭議性和敏感性至今未稍減。香港主流社會稱之為「左派暴動」,但香港左派則堅持要稱之為「反英抗暴」。這場暴動的成因,既有內因(即香港自1949年以來積累下來的矛盾,包括民族矛盾、階級矛盾和官民矛盾),又有外因(即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向境外蔓延),而以外因為主,如果兩者可以量化的話,我認為內因三成、外因七成。為什麼內因只佔三成?我們以「六七暴動」之前發生的1966年天星小輪加價五分錢,引起民憤造成騷亂為例子,其大背景同樣是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的匯聚,但當時香港左派沒有介入,騷亂雖然也造成1死18傷,1800多人被捕,但只不過幾天便平息下來。所以,單是內因,不可能造成持續半年多,遍及全港九新界、傷亡近千人的大規模暴亂。 六七暴動的外因,體現為香港左派工會利用工潮,挑起事端,發起長達幾個月腥風血雨的恐怖活動,令香港陷入“城市恐怖主義”狀態。 內因中的三大矛盾,都同港英統治有關。在這方面,港英是難辭其咎的,而解決這些矛盾,它也是責無旁貸的。筆者相信,暴動之後,港英在痛定思痛之後,曾經有過深入的反省,從而推動一系列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的改革,力圖根治暴動的社會基礎。 反觀港共,則明顯缺乏反思,不同意這個「三七開」的分析。2013年12月,工聯會印發《工聯會與您同行——65周年歷史文集》,形容這場暴動為「愛國、反殖、反迫害、要求人權」的鬥爭,它說:「1967年的反英抗暴,是哪埵鹿ㄜ╮A哪就有反抗理論的印證,其性質是一場香港市民不滿港英高壓統治及民生困乏而進行的反擊,是愛國、反殖、反迫害,要求人權、生存和維護權益的鬥爭」。當年暴動的參與者組成的「六七動力」這個組織在《六七動力2012年公祭六七鬥爭中死難烈士祭文》說:「當年你們以自己的生命維護了國家和民族的尊嚴、你們以不怕犧牲的勇氣讓殖民主義者低下了高傲的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