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倡民選「香港代表」 國際層面向中共施壓

2018年7月2日

今年七一,除了中大學生會,多間大專院校學生會表明不參加遊行。港大、中大、城大、理大、樹仁、睆6間院校學生會,七一晚上在港大舉行「一國兩制到盡頭,恣者旁大畏人修」聯校論壇,約百多人出席。論壇講者包括: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大律師吳靄儀、青年新政梁頌恆、作家盧斯達、專欄作家鄭立。

戴耀廷指出,香港人除了留意本港政局外,亦應放眼國際政治形勢,才能了解一國兩制為何變質。他建議,香港可透過民間憲章、民間公投等機制,選出香港代表,透過國際層面向中共施壓。

論壇先討論一國兩制的現況。梁頌恆形容,一國兩制有如「追女仔」,「追到手後開始展露自己真面目」,令制度向中共一方傾斜。他認為,中共自古以來不可能接受分權制度,故香港要享受自由民主、保存固有生活方式的話,「獨立係唯一選項」。

戴耀廷認為,從目前政局分析,香港不可能獨立,但形容一國兩制已被「搓圓撳扁」、遭中共任意演繹。他表示,國際政局步入新冷戰時代,對壘的主角由美國和蘇聯,變為美國和中國,故中國對香港的處理手法,與當年中國嘗試通過一國兩制贏取西方國家認同,以尋找自身國際空間的做法,完全不同。

吳靄儀則質疑,獨立是否能確保香港一定享有原本的生活方式,又形容「香港人冇咁嘅胃口,做咁大動作」。她表示,雖然港人回歸前已對一國兩制有保留,但仍相信一國兩制當初屬於一個承諾,後來遭中央政府推翻甚至失效,議會亦變得脆弱。

盧斯達形容,從改土歸流等歷史脈絡分析,中共希望透過一國兩制「氹你入局」,慢慢同化香港,等待消除香港異質性的機會。他認為,獨立是必然手段,亦是一種道德,「例如世界上好多獨派,覺得同自己不同嘅國家一齊,係一個罪惡,解除罪惡狀態,認為分離係必然,就算好多人死、流亡,都認為大國冇資格統治我,就不惜一切實現分離。」

鄭立則以合約比喻一國兩制,批評即使中共違反一國兩制協議,卻沒有任何懲處方法,「所有承諾都需要保障、需要懲罰,先叫有效。如果冇結果,係人都可以飛起啦。」他認為,國際社會需要中港以外的第三方機制,並設香港的談判代表,否則香港只淪為被談判的物件,甚至一件貨品。「我哋派邊個出去傾?林鄭唔係代表我哋同中國bargain嘅人,佢係代表中國統治嘅人。」

戴耀廷同意,假如香港不能透過國際層面給予中共制裁和壓力,「講所有嘢都冇意思,唔可以迫佢改變。」他建議,香港可透過民間機制、民間憲章等方式,建立各人能接受和參與的平台,甚至透過民間公投選出「香港代表」,透過國際層面向中共施壓。他又指,港人應跳出局限的時間觀,想像更廣闊的未來,為將來可能出現的各種可能性做好準備。

除了國際層面,梁頌恆認為,香港人應弄清身分認同問題,因「香港人」和「中國香港人」的綱領可能不相同。他又認為可透過「香港人版《零八憲章》」的方式,為公民社會的綱領和行動作出規範,讓彼此的行動更一致。他又認為,社會上每個角色都有其作用,即使不是每個人都會投身政治,但希望香港人「記住自己嘅身分,牽動自己抗爭嘅決心,完成呢個身分應該完成嘅事。」


論壇講者包括(左起):鄭立、盧斯達、梁頌恆、吳靄儀、戴耀廷。其餘為各院校學生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