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演甲午戰爭可救香港

鍾祖康  2013年1月15日

只要中國一天還奉行極權統治,香港不僅二○一七年不可能有普選,即使二○四七年也不可能。一個極權中央政府容許一個地方政府有普選,恐怕在人類歷史上還未發生過吧。

中國獨裁者最怕丟臉,香港一旦有普選,實在太令他們難堪了。香港警方就副總理李克強訪港的行動指令,就提到要「避免領導人難堪」,中國領導人為了捍衞哀家極其容易受傷的弱小心靈,可以做出極其幼稚和瘋狂的事來。

主流觀點認為,中國沒民主,香港不可能有民主。香港民主由此被綑綁上了中國這個半開化流氓大國,真是冤大頭啊。羅素說:「中國總是一切規則的例外。」看到中國人的纏足白癡玩意一搞就搞了過千年還不肯收手,誰還敢說中國未來幾百年一定就能開出民主來!我則認為,即使中國沒民主,要是香港盡其所能向中國攤牌,境況總會比現在任其魚肉好。中國人的民族性是欺善怕惡,吃硬不吃軟。我還沒有見過更習慣說如何如何百般無奈、逼不得已地接受現實的民族。

但除了以上兩條路,原來香港的民主死局還有第三條路。那就是甲午戰爭重演,日本大敗中國。

一八九五年,那個當年被輕蔑為蕞爾小國,今天被輕蔑為小日本的日本竟然把推行洋務運動已三十餘載,並號稱世界第六大海軍強國亞洲第一大軍事強國的中國殺個片甲不留。中國那次慘敗對滿清政權是壞事,但對於認清滿清的腐敗,動搖滿清政權的權威,和推進孫中山的革命事業,卻是天大好事。更大的貢獻是,中國簽下《馬關條約》,被迫承認朝鮮為獨立國,撤出朝鮮半島,並割讓台灣等地予日本,這令朝鮮和台灣得以擺脫中國,最後發展出今天的南韓和台灣這兩個民主國家。

現在,日中關係日見緊張,並有啟戰之虞。我相信,以中國之極度腐敗與欺上瞞下死性,兩國一旦開戰,日本將重演大衞與哥利亞之戰,以小勝大,大敗中國。果如是,這對中國和香港都簡直是福從天降。

對於中國,這可一挫中國愚民與中國暴君極不健康的盛世氣燄,令他們反思中國的體制是否真的可行,獨裁統治是否真的那樣優越。對於香港,則由於中國政府權威受重創,面目無光,也自顧不暇,這將令香港可乘中國之危發難,發動民主大躍進,自作主張,製造既成普選事實。

葛劍雄教授在其大作《統一與分裂──中國歷史的啟示》婸﹛A中國歷史上,朝代越興盛越統一越強大,人民受壓迫越慘烈的情況屢見不鮮,相反,倒時有「亂世的魅力」,「如五四前後北洋軍閥統治區與南方軍政府、各地方軍閥、地方勢力控制區之間的衝突和鬥爭,西方列強在華利益之爭……在客觀上都是對新思想的傳播和發展有利的。」

所以,日本若能重演甲午戰爭,大敗中國,對中國對香港都是好事,令香港更有機會走上真普選之路。最愛講大義滅親和良藥苦口的中國人,應該明白這個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