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苦戀中國

盧斯達 2013年5月29日

都2013年了,竟然還有人相信「愛國不愛黨」是可行的,大概是二千年大一統醬缸堨禱磲煽d劇。愛國者批評我黨國不分,說共產黨只是執政黨,中國還有甚麽歷史文化諸如此類。說到底,就是重彈「愛國不愛黨」的老調。認為愛國不愛黨是可行的人,只是長年活在「政治學ABC」或者幻想中那個詩教文明的古典中國,而從沒看過現實一眼。你以為兩者可以分得開?香港人想捐錢給四川災民,可以因為理論上一句「黨國不是一家」而分得開,善款就不會被中共扣起,不會變成資助極權嗎?沒可能。愛國就是愛黨,因為中國就在中共手上!這就是現實!

「我走,是跟著我愛的人走,我愛他,他也愛我…… 你愛我們這個國家,苦苦地留戀這個國家……可是這個國家愛你嗎?」     星星 (電影主角凌晨光的女兒)。 知識份子追求的社會主義新中國真如想像中般美好嗎? 拋下在資本主義美國安逸舒適的生活,攜著懷孕的妻子不顧一切立刻飛奔回祖國的懷抱, 但祖國給予他的不是相對的熱情,而是勞動改造、思想箝制與暗無天日的生活。

愛國就是愛黨,這不是斬腳趾避沙蟲。就如抗捐運動,就是香港人看清了中共盤據的關節,知道自己愛國就等於愛黨,捐錢就是資助極權。愛國不愛黨,早已破產,為甚麼你們還不醒,還不願醒?

民主的大英帝國可以壓迫半個世界。期盼中國民主化之後,就會准許香港自治、中港兩地同聲一哭happy ending是虛妄的。香港人根本不應對一個於香港禍福難料的「民主中國」有所期盼,只須奮起充實自治和捍衞本土利益。史例證明,大中國主義者有的只是自由心證和自作多情。

中國主義者會說,現在連大陸人都開始反思黨國不分的問題。那又如何?大陸人為甚麼會反思這個問題?因為黨國一體根本是現實,是真實存在之問題,所以才有反思的可能。對香港來說,黨國都是壓迫者,是要靠香港人奮起對抗的。大中國主義者根本不願分別古典中國和現實中國的分別。他們苦戀着中國以前的「歷史制度、文化文明、先賢哲理、人文精神」,然後認賊作父,認同今天那個道義淪喪、四處破壞、掠奪香港的「國家」。港人的情深款款,只會被中共收割。

支聯會一伙泛民連一罐奶粉都沒有意志要守護,還想撤限奶令、要包容中國人予取予求到底。中國平反不平反六四、民主不民主,香港永遠都是被佔便宜的那一個。革命先由思想開始,香港政治不能再終日圍繞着中國。香港有自治體制,港人卻無自治意志。因為他們苦戀中國,香港政治永遠圍繞着六四、聲援中國、爭拗集會人數──香港的事務和前途,香港人卻沒那麼關心。愛國或愛黨,都是不愛自己,將焦點錯放。港人沒有自治自立的意志,中國民主與否,香港一樣會被「國家」剝削至死。

香港的時間還多嗎?看見最後一代香港人死到臨頭還能雲淡風輕地關心別人的事情、沉醉於同聲一哭的情緒鴉片,不知後人會怎樣看這段糊塗至極的亡港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