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聲明遺禍港人

王岸然
王岸然

2013年9月18日

梁振英主動反駁英國外務大臣「可支援(support)香港真普選」的說法,並指「中英聯合聲明」(下稱「聲明」)中的寫法,特首只屬選舉或協商產生,然後由中國政府任命(for appointment)

重提舊事,總令老人家感觸良多,年輕一代不知就埵荓R英,還幼稚到拿面港英旗出來揮舞。二十八年前筆者就是眼見「中英聯合聲明」根本就是英國出賣港人的騙局,各界卻一致唱好,於是憤而以讀者身份投稿《信報》,從而開始了漫長而無終結的民主論政。

當年,由於經過數年的心理不安,港人對中英雙方終能談出一個「聲明」而感到如釋重負;加上就連當時曾經起來反對英國賣港的華人精英(如鍾士元、李鵬飛等人)均對「中英聯合聲明」表示有信心,各界質疑的聲音便也不多見。筆者卻質疑「聲明」沒有解決香港民主問題。就是當年打荂u香港民主回歸」旗號的「匯點」對「聲明」的態度也是和稀泥,把香港民主的發展寄望於中國的「理性開明」。匯點中人今天非富則貴,還是活躍於政壇,但港人對香港民主可望而不可得的噩夢,發到今天也無法醒來。

「支援」普選純屬廢話

今天英國說「支持香港真普選」,是百分之一百的偽善,是全無成本的抽水行為,香港的民主小學雞看見英國和美國出聲,便以為香港民主有望,注定會再次遭英國人出賣。爭香港民主,是要自己起動的,筆者看一眾小學雞對「佔中」還是沒有心理準備,還沒有輕則犯法、重則流血的心理準備,只是停留在網上鬥嘴的層次;就連陳雲教授也連雞毛蒜皮的小事也發動網民叫美國白宮關注,小學雞怎不對英國外務大臣說句「支援」,就已興奮莫名,以為有英美支持,香港民主便可期了!

香港曾經是大英帝國的東方明珠,七十年代香港的儲備皆放到英國用以支持英鎊,香港要到八十年代才有機會發展自己的社福和教育,香港人沒有虧欠中英任何一方,英國卻有兩件事明顯出賣港人:一是修改《國籍法》,令港人變為非英國人;二是一份沒有解決香港民主問題的「中英聯合聲明」。

當年的港人就是對這份「聲明」有蚇欞~的理解,所以受害至今。若是當年英國強硬一點,要在「聲明」寫入民主的要求和時間表,哪怕分為二十年發展,今天也應到期了罷,焉會今天還在「循序漸進」?英國今天說支持,何其廉價!實在是百分之一百混水摸魚。

筆者當年曾經指出「由「中央」政府任命」這一句話是最大的騙局。香港人太易受騙,到今天英國還是講一句廢話就足以騙到港人。其實,當年那句話不是用來騙香港人的,那是戴卓爾夫人政府用來騙英國民眾的,在英國民眾的意識之中,英皇的任命權只是形式,中方卻認定是實權;民選的特首由不民主的政權任命,與由一位虛君任命是完全兩回事,英國民眾若是知情,也可能不會同意,但當年的英國政府就這樣蒙混過去,結果自然是遺禍港人到今天。

到今天普選特首快要落實的一刻,連香港民主派也已經承認「中央守尾門」的權力,可見當年一字之差影響之大,香港民主黨的政客甚至與中國同一調子,說公民提名不符合《基本法》。選委會只是「附件一」的產品,泛民就連要求更改「附件一」的勇氣也沒有,甚而主動同意中國有「守尾門」的權力,又主動為這一權力設想如何立法落實,作為解決政制的共識。

事已至此,其實泛民是否還有決心和理想搞好明年的「佔中」?口稱民主的人其實對人民的力量曾否信任?

李柱銘的所謂方案忽然又見復活。年初的時候,筆者已經指出「方案」其實不是李柱銘的想法,而是中國經中間人告訴他這是中國的底線所在,中國可以容許泛民一名溫和派參與特首選舉,但中國不會容許他認為不符合中國利益的香港人當特首;就算可能性不高,中國也不願冒險,不願在這人高票當選之後拒絕任命而要重選,因為這情況有憲政危機,帶來社會不穩。

泛民轉向立場軟化

很奇怪,隨茪膝薊懋|參與佔中的熱情增加,連以中學生為主的「學民思潮」也自行起動準備大幹一場,革命形勢大好之時,泛民主流卻開始轉向,立場一天比一天軟化,這是莫名其妙的。

簡單地看事件,是泛民「葉公好龍」,見「愛字頭」組織的出現而膽怯;更壞的是,中國與泛民的共識正在拉近,在大家都覺得李柱銘方案(其實沒有內容,只是說會容許一名泛民人士參選)是大家皆可以接受的普選基礎。

不過,筆者預言無論中共政權或香港泛民,皆有一廂情願的毛病。泛民主流的讓步,其實已經越過道德和港人可以接受的底線;但中國的要求更多,例如要把「守尾門」設計為前置的機制,一如陳弘毅的提議——即是說,並非選出來人不任命、要重選,而是中國認為不能接受的人根本不能參選;這一機制還要在有關選舉法例中落實,交換的條件是中國保證泛民較溫和的人可以自由參選(當然不是保證你可以當選);而且一旦當選,還得讓這人組織政府,不會輸打贏要。這算是民主進步嗎,這一刻筆者還未能作出客觀的評價。

在這一機制之下,有什麼泛民頭面人物可以代表港人參選而中國不會反對?

筆者認為黃毓民或是梁國雄沒有問題,因為他們肯定選不上;劉慧卿也沒問題,因為太「蠢」港人又不會支持;大狀幫則不會獲准參選,因為他們是英美代理人;何俊仁愛國,可以……。

不過,這算是民主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