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英東只是中共統戰對象

2006年11月4日

霍英東
霍英東

中國全國政協副主席、香港愛國商人霍英東10月28日在北京病逝。他是香港的「愛國元老」、也是香港人中難得能夠出任「國家領導人」者。香港前特首董建華在被北京趕下台後,也被安排坐上政協副主席這個寶座,以示安撫。香港人中曾經擔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的,還有一個香港商人安子介,他已於2000年去世。看來,香港人最多只能做全國政協副主席,也就是參與「政治協商」而不能享有國家權力,而且還必須在共產黨領導之下。

而這3個副主席中,有兩個人真正的祖籍是浙江定海,只有霍英東是「純粹的廣東人」,但是,如果說「愛國」的態度,霍英東絕對比安子介與董建華忠誠。因為安子介、董建華兩人都是因中共「解放」而逃到香港,到1984年中國要收回香港後才忽然愛國起來;而霍英東則是在1950年抗美援朝時就站在中國一方、反對美帝國主義,走私藥品等戰略物質到中國,實質支援中國的抗美援朝。但中共為何沒有厚待廣東人霍英東呢?看來北京對「港獨」與「地方主義」還是有一定戒心。

中共對霍英東是如何評價的呢?新華社說,他是「傑出的社會活動家、著名的愛國人士、香港知名實業家和中國共產黨的親密朋友。」去年10月26日在北京逝世的前國家副主席榮毅仁,中共對他的評價是「偉大的愛國主義、共產主義戰士」。

「著名愛國人士」固然遠比不上「偉大的愛國主義戰士」,離「偉大的共產主義戰士」更是十萬八千里。這個區別不但在於「著名」無法與「偉大」比較,更在於「共產主義」是自己人,而「愛國」則是統戰對象而已,再親密,也只是朋友,不是自己人。榮毅仁開始是統戰對象,後來成了20年的自己人。

再者,「人士」與「戰士」提法也有不同,榮毅仁是戰士,說明他幫共產黨戰鬥過;霍英東只是「人士」,他沒有戰鬥過,當年走私,只是為了賺錢。那麼,榮毅仁是怎樣戰鬥的呢?自己帶頭交出財產,再幫共產黨欺騙其他資本家接受改造、交出財產!

像霍英東這樣的紅色資本家,香港叫做「紅色大肥貓」。但相對於其他香港資本家來說,霍英東是比較忠實的貓。1967年香港文革暴動,幾位有名的紅色肥貓率先逃亡加拿大,禁不起革命群眾運動的考驗,霍英東則堅守香港。1984年中共決定收回香港後,一些紅色肥貓變成惡形惡狀的政治肥貓,擺出一副天降大任於斯「貓」的樣子,求功心切,反而為香港人所不齒。但是,霍英東沒有太多的政治表演,卻對中共六四屠殺有微詞,則當然不為中共所喜歡了。

不過,比起共軍元帥彭德懷,與國民黨、日寇、美帝國主義浴血奮戰20多年後,卻被中共說成是混進中共內部的中國共產黨「同路人」,最後還被鬥死,則霍英東可以瞑目了。

生平

霍英東(Henry Fok,1923年5月10日—2006年10月28日)原名霍官泰,生於香港,籍貫廣東番禺南沙(現屬廣州市),香港企業家,官至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政協副主席,成為首名港人擠身中國國家領導人級別,有「愛國商人」稱號。官方新華社將霍英東形容為「中國共產黨的親密朋友」;而香港傀儡行政長官兒皇帝曾蔭權稱讚霍英東為「模範港人」。

霍英東是艇戶出身,父親霍耀容在1930年因一次風災中翻艇身亡。1936年入皇仁書院讀中學,取名「英東」;香港淪陷期間被迫停學並從事苦力等工作謀生,戰後先以買賣各種物資獲利。

以走私起家

1950年代初韓戰爆發後,港英政府據聯合國決議,對中國實行禁運。中共聯絡在港商人抗美援朝,擁有完整船隊的霍英東便爲中共提供了支援。他收購戰爭及醫藥物資後,每晚親自指揮船隊私下運貨往中國。在接下來的近3年時間,霍英東不僅承擔了在港澳和中國間運輸軍用物資的主要任務,他還組織了精密的偵察隊伍,監控港英當局的緝私艇的動向;他的船隊每天半夜都從英國海軍的軍艦旁悄悄繞過,駛向公海;而為了擺脫當局的監視,他甚至一天之內換了三個不同的地點,作為整個運輸系統的「指揮部」。 霍英東提供大量戰略物資給中共,幫助中共抗美援朝,惹來英美政府的不滿,並且因此一直受到港英政府的非難,但也因此受到了中共的信任。

1967年六七暴動前夕離港逃難

他隨後轉而投資地產,1954年創辦立信置業有限公司,翌年創辦「霍興業堂置業」,首創樓花制度,容許買家在大廈未落成前預先訂購,當時引起香港人猜疑,但此法令樓市活躍起來,地產商紛紛效法,影響至今,他亦身家暴漲。1967年5月六七暴動前夕離港逃難,至12月暴亂平息後才回港。

有一妻二妾九子女

霍英東有一妻(呂燕妮)二妾(馮堅妮、林淑端),下有六子三女,其孫皆在英國接受教育,霍英東元配呂燕妮誕下長子霍震霆、次子霍震寰等,其中霍震霆為港協暨奧委會會長,次子霍震寰為香港中華總商會主席。霍震霆的太太為1977年香港小姐冠軍朱玲玲,兩人現已離婚。

霍英東與元配呂燕妮
霍英東與元配呂燕妮



霍英東的不堪往事

陳勁松 《自由亞洲電臺》 2006年10月31日

香港富豪霍英東病逝北京,由中共出面,隆重安排喪事,靈柩覆蓋紅色國旗,備極哀榮。霍英東的人生就此畫上句號,然而,他身後留下的爭議,卻並未平息。

按中共的評語,霍英東是“愛國商人”。然而,在中共的字典堙A“愛國”,就是“愛黨”的意思,與真正意義上的“愛國”,大致無關。通常,那些真心愛國而不愛黨的人士,不但不會被中共承認為“愛國”,反而被誣為“叛國”,如民主流亡人士。反之,那些未必愛國卻一味討好中共的人士,倒被中共慷慨貼上“愛國”標籤,如在黑白兩道行走自如的港臺奸商與浪客。畢竟,“愛黨”二字太難聽,彼此都愛面子,就常以“愛國”二字,偷樑換柱。

霍英東撒手塵寰,留下萬貫家產。霍某生前,位居香港十大富豪之列,但其發跡史,卻並不光彩。香港人都知道,霍英東淘得的第一桶金,竟然是利用朝鮮戰爭, 發下的戰爭財,或者說,國難財。走私軍火,是霍英東致富的由來。對此不堪往事,霍某一直三緘其口,諱莫如深。被人逼得緊時,最多說一句“唔好再提”。

但到了 2003年,癌症復發而自覺到了“蓋棺定論”之時的霍英東,在其八十壽宴上,忽然開口為自己辯護,說“從來沒有運過軍火,只是鐵皮、橡膠、輪胎、西藥、棉花、紗布之類。”僅承認“沒有報關”。但又辯解說香港是“自由港”。然而, 誰不知道,“自由港”的意思是免關稅,並不意味著可以不報關;而“沒有報關”,不過是“走私”的代名詞。

在這堙A霍某承認了“走私”,只是不承認“走私軍火”。並稱當時他並不懂得什麼“抗美援朝”或“愛國”,只是一心要打破禁運。這種說法,已經與中共對他的抬舉相矛盾,中共稱讚霍某“支援了抗美援朝”。在“紀念抗美援朝五十周年”的大會上,霍某是被中共請上人民大會堂主席臺的唯一港人。

中共的抬舉,證明霍某與中共的關係非同一般,並非始於八十年代,而是更早。或許又是一名“沒有履行入黨手續的”中共地下黨員。在香港,人人都知道,霍英東從來就是“左派”,即便在全港反共的年代堙A霍某也未曾反共。八十年代之後,霍英東大舉投資內地,公開亮出了其“紅色資本家”的本色。

一九九七年香港被中國吞併後,中共推行“商人治港”,著意拉攏和依靠財大氣粗的香港富豪。被封“政協副主席”的霍英東,位居花瓶人物之首,為中共改善形象、對外統戰、引進外資,立下莫大功勞。

所謂“政協副主席”或“政協委員”,就是中共給予那些並非中共黨員、但卻願意為中共抬轎子、吹喇叭的黨外人士的榮譽頭銜。與其說是榮譽,不如說是獎賞。花瓶配痞子,痞子換裝,花瓶得利,雙方各取所需。

說起來,富貴極天的霍英東,最應該感恩的,當是英國殖民政府。霍某身居香港,不僅自在一生,而且發達一生。如果一早就現身中共陣營,以其對財富的偏愛和執著,如果不是被迫害致死,至少也落得個九死一生。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八十年代以後,“進軍內地”的霍英東,雖然在中國享盡榮寵,竟也未能逃過中共貪官的欺侮和盤剝。霍英東是廣東番禺人,為此大量投資番禺南沙,自稱“南沙是我的一個夢想”。然而,正是在南沙,霍某竟屢遭中共地頭蛇官員梁柏楠等人威逼勒索,前後被敲詐30多億。霍某對此有苦難言,哀歎“一個公章就可以令你破產”、“法律有什麼用!”

霍英東親共投共,但對共產黨並不信任。據訪問過他的人記載,臨終前的這幾年, 他常常會突兀地問人: “你在大陸有沒有檔案?”“大陸方面是否亦有我的檔案?” 而後心神不定,神情黯淡。從霍某神經質的問話中,可以推斷,霍某的不堪往事,大概還遠非“走私軍火”四字所能總結,究竟還藏有多少見不得人的秘密,恐怕只有他本人自知,或者,只有中共高層深知。此時此刻,也沒有人知道,富甲天下卻受人擺佈的霍英東,其內心深處,是充滿空虛,還是暗生悔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