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不能再慢慢來

盧莑 《蘋果日報》 2006年10月19日

香港社會內部總是有些人要千方百計的阻撓民主發展的進程,要想盡方法拖延落實雙普選的時間。上星期六就有一些人以泰國、台灣的問題、的「亂象」借題發揮,指香港的民主要慢慢來,不然可能要叫解放軍來政變或要中共政權收回《基本法》。

泰國、台灣近期的政治問題當然有值得借鏡參考的地方,但把兩國的情況隨隨便便稱為亂象,並以此作為拖慢香港民主發展的理由卻不僅是混淆視聽,更只反映這些人意圖無限期剝奪港人當家作主的權利。

首先,泰國發生軍事政變並不是她的民主政制出現甚麽重大問題,也不是因為泰國人民放棄了對民主的追求,而是因為泰國軍方堅持自己淩駕在政制上、而是因為泰國軍方不願尊重人民辛苦建立的政治體系。當軍人堅持「槍桿子堨X政權」的惡習、當軍人決意以坦克、機槍否定人民的意願時,不管甚麽政治體系、不管是民主政體、專制政體、極權政體都沒有招架之力。換言之,泰國軍事政變根本與民主政制無關,更不能藉此論證香港要放慢發展民主的步伐。

至於台灣,過去一個多月來倒扁行動的聲浪的確非常響亮,倒扁群眾的意氣的確十分昂揚;但是倒扁「紅軍」雖然人多勢眾,倒扁活動雖然花樣多多,但整個活動都沒有背離台灣的民主體制,都沒有尋求民主體制外的方法解決例如要求軍方介入;即使被針對的阿扁政府及民進黨也沒有作任何非份的舉動,例如調動軍隊或以武力壓制倒扁活動。換言之,整場倒扁運動不僅沒有損害台灣的民主政體、不僅沒有侵損台灣民主政制的體質,反而清楚顯示了民主政制的包容性、反而清楚顯示了民主政制在處理不同意見、不同政見問題上的韌性。對亞洲、對香港來說,這其實是次難得的學習經驗、是次難得的示範。試想想中國或其他亞洲國家能容忍民眾對國家領導人作出類以的挑戰及質疑嗎?這不正正是民主政制的可貴之處嗎?

更重要的是,香港的社會、經濟、法制條件比泰國優越得多、比台灣也有過之而無不及,香港不但有條件儘快實行民主政制,香港更有條件及機制處理民主政制運作時可能出現的問題,用不著出動解放軍、更用不著中共政權 出手。

就以法制為例,香港的司法體系在體制上固然獨立於政府外、法官及法律界人士也深深以這種獨立性為傲。過去多年來的運作顯示,法官及法院並沒有因為擔心令政府尷尬或不便而退縮,並沒有因為案件涉及某些財團或政黨而有避忌,他們始終堅持無畏無懼無私無偏的精神處理案件。像這樣獨立的法院及法官,肯定有能力制衡政黨及行政機關,防止他們濫權或侵害公民的自由。

此外,香港還有非常強而有力的傳媒、還有非常活躍的民間團體監察政府的一舉一動,還有國際組織注視政府的政策及做法。這一切一切都足以防止出現極端民粹政府、都足以防止野心政黨、政客借一時的選舉勝利改變香港的基本政策及施政理念。既然香港已擁有各項有利條件,香港在發展民主上實在沒有理由再慢慢來,實在沒有理由再拖延賦予或甚至無限期剝奪港人當家作主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