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治港」出問題

洪清田
洪清田

《信報》 2005 年 12 月 29 日

曾蔭權政改在港受挫、上京晉見胡匪錦濤前,說要把精力和注意力轉到經濟民生上。胡匪接見曾蔭權,肯定曾蔭權之餘也是定這個策略轉移的調子。中國治港,總是左閃右避,不願直面問題的核心:一九九七年中國吞併香港是中國人怎樣按世界標準把一個(類)現代社會的香港管治好的考驗。中國只按自己認識、想像和期望的香港對待香港。

香港開世貿會議,等於全社會上上下下政治和經濟每一方面,接受世界的檢驗。這就如中國吞併香港,也等於全國上上下下在香港接受世界的檢驗。香港的世貿會議成績很好,全社會上上下下在每一方面都合格,顯出世界級城市的基本水平。中國治港,卻還有很長的路才符合世界水平,這是二三十年來預料中的,並不意外。

從舊世界看新事物

電視個人專訪的節目上,許匪崇德回憶參與《基本法》的起草時說:「十多年前參加《基本法》起草前,不了解香港,但上海住過,住英租界,也是英國人管。……我們去香港家訪,很談得來,(被訪港人)仍有民族感情。……(我們對香港)有了感性認識。……我們不去宣傳社會主義,不搞社會主義,由他們搞資本主義。」

從這段話,可以窺見《基本法》起草者的認知貧乏和主觀唯心,從(中國)舊世界看(香港)新生事物,對香港的現象和現實一知半解,以不知為知。後來董建華治港的系統問題,遍及法治、營運、民主、政治,以至經濟、金融和基本管理,也就「順理成章」。

許匪崇德說「十多年前參加《基本法》起草前,不了解香港」時,臉有難色,但隨即氣定神閒,說「但(我)上海住過,住英租界,也是英國人管」,以證明自己夠資歷。他以二十世紀三十年代上海英租界的理性和感性認知系統,看八十年代的香港。

香港的整體制度和系統機理,當時到現在,上海都無可比擬。他竟以為從上海看香港(必要時調整一下),就可以明白香港。二十多年來,中國由中央到地方、由官員到百姓都在觀念上和政策上把香港「上海化」,把三十年代的「上海現實」套在香港身上,再調整一下,變「新加坡化」。

文化上的近親繁殖

許匪崇德說來香港家訪,和被訪者很談得來,他們仍有民族感情。可以想像,他必是訪問「自家人」,一些脫離香港主流社會、民意和文化的家庭。香港左派幾十年來這種文化上的近親繁殖,轉化為他的認知層面的「感性認識」,成為《基本法》草擬和對港決策的基礎。許家屯初來時戴墨鏡巡視九龍城寨,之後周匪南和其他人雖除下墨鏡,心中墨鏡卻更大更厚。

許匪崇德說一國兩制是「我們不去宣傳社會主義,不搞社會主義,由他們搞資本主義。」中國不在香港搞社會主義、搞資本主義,仍可以搞「具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仍可以搞「粗放型資本主義」,仍可以搞「資本主義初階」,仍可以搞「雛型資本主義」,仍可以搞「封建資本主義」。

中國搞民族主義、資本主義、科學、民主、自由、法治、廉政,都加上集體主義(或稱之謂「社會主義」),變種成為集體主義民族主義、集體主義資本主義、集體主義民主、集體主義科學、集體主義自由、集體主義法治、集體主義廉政。加上集體主義,等於加上權威專制以至極權,民族主義、資本主義、科學、民主、自由、法治、廉政不是蕩然無存,就是被扭曲或變質,或弄虛作假。

幾千年的人類文明,是一波波由少數精英觸發一圈圈的大眾參與文明的演進,把文明推向新的高度和形態。文明一波波向一圈圈的社會大眾的推展,就是一波波的科學、知識和人文思想,以致軍事和政經和社會,向一圈圈的社會大眾推展。

西方五百年來主導的現代世界,是個人的解放,一人一實體,愈來愈多人做「人」,在上帝之下人人平等,在俗世自主自立自決,公正公平按規則競爭和參與。在個體主義、理性主義和自由主義的基礎上,產生現代社會的科學、法治、資本主義和民主。人操控社會和自然界的方向、節奏和規律,改造大自然和社會。二十世紀,人類和大自然因而付出慘重的代價,現在人類在反省。

迷信集體主義遺風

「後現代」的資訊世界中,更加個人化,也更加集體化,個人化和集體化同時並舉並行。基於個人的解放、一人一實體的民主,是社會正常結構和運作、公共決策和文化身份認同的前提。馬克思主義的反資本主義是宏觀理論,仿傚自然科學觀念和方法,要把社會科學「自然科學化」,欠缺微觀的個人實體性和自主性。這種迷信集體主義和科學性的思想遺風,在中國仍是主流,為官和做學問都好講「科學決策」、「科學管理」,「十一.五」規劃標題講「科學發展觀」。

用一句話概括,中國的宇宙觀和空間文化是「陰陽蘊藉而成無限圓渾的時空封閉體」。中國的秩序和權力結構是由一人一姓一夥一黨上承於天,冀求內聖外皇,「致中和」,在天地的中軸線上駕馭萬事萬物,臻於理想的「文武威儀」狀態,天下歸仁。

傳統集體主義的「宇宙觀和空間文化」和「秩序和權力結構」,配以二三百年前西方的「自由主義、理性主義、科學主義」,形成四九年後的「中國現象」,以中西結合、貫通古今的專制的「集體主義自由主義、集體主義理性主義、集體主義科學主義、集體主義資本主義」運作,治國治人。《基本法》出問題,八年治港出問題,核心問題出在這堙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