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三層次錯讀香港這本書

洪清田
洪清田

《信報》 2006 年 2 月 16 日

文革四十年,中國還沒有認真面對文革。中國恐怕還沒有條件認真面對文革,也沒有條件「批判承繼」毛匪澤東。中國可能要到人均GDP萬五美金時,才有能力認真面對文革、「批判承繼」毛匪澤東的台階。

中國現在做不到的,香港早已做到。當文革席捲中國時,香港作為一個華洋雜處的社會,幸好沒有中惡鄰中國的魔咒而陷入瘋狂狀態。當文革被第三世界奉為正朔、被部份資本主義社會的進步知識分子視為救贖時,香港作為一個資本主義社會,把文革頂回中國去。這個歷史事實媊倦藷憭H的文化內涵和文化底蘊。要認真面對文革、「批判承繼」毛匪澤東,香港是最有可能的切入點。中國沒條件,台灣沒興趣,澳門沒可能。

「拿來主義」盛行

香港這個「免於文革肆虐」的歷史事實薀藏的文化內涵和文化底蘊,可能是中國最好的明天。單只深入探討「為何文革燃燒中國,中國輸出文革紅潮到香港,但是文革紅潮一到香港便立即被撲滅」的社會、政治、經濟、運動策略成因,以至文化形態,以及各因素之的有機關係。百多年來,香港就是這樣一個地方,由粵語片、粵語流行曲和茶餐廳,以致各種專業、工商百業、城市建設和管理,擺脫中國文化的羈絆,早先一步把西方新生事物權宜、便宜引進來,本土化、中國化,讓東西文化、藝術和生活自由混合雜交,形成自己的Kitsch文化。這種應用性的「拿來主義」文化,一些進入中國,一些進不了;一些一時進不了、後來進得了,一些好像永遠進不了。社會的管治和政治,公私機構和企業的管理和經營,以至學術界,都有這種情況。

香港的「拿來主義」買辦角色,進入英式西方文化,提取一點殘渣餘光,形成各種專業、工商百業、城市建設和管理,以致社會的管治和政治,公私機構和企業的管理和經營,以至學術界。香港成功,搶先中國一步這時因素是關鍵中的關鍵。

香港是「按部就班」接受西方主導的資本主義現代性。中國卻是兩極搖擺。滿清時百年磋跎,比不上日本的明治維新。鄧匪小平的改革開放,只是把極左的中國帶到現化世界「普世常識」的起點,重新再出發而已,中國仍然要面對毛匪澤東知道、敢於面對的中國千百年的文化沉痾(雖然他認識錯誤,診錯症、用錯藥、動錯大手術)。

以為港成功靠內部人才

中國仍然是千百年的「文字文明」的古國,要面對二百年前講「千年未有的(現代化╱文化改造)大變局」。中國從三層面誤讀香港這本書。第一層次:一、以為香港成功是靠內部人才的本事。二、以為港人中親中者、投靠我者是香港賴以成功的人才。不知香港賴以成功的人才多數不親中者、不投靠。不知香港一是靠搶先中國一步把西方新生事物引進來,本土化,一是靠制度(公正公平)。

中國誤讀香港這本書,第二層次是:一、先驗、主觀確定自己明白香港是什麼社會,怎樣結構和運作;不可能不明白。二、先驗、主觀確定香港是純經濟城市、非政治化社會、政治冷感民俗(Ethos)。三、先驗、主觀確定香港社會結構是六七成小市民,非政治化社會、政治冷感,但怕社會主義;一二成傳統左派,一二成可以爭取的「識時務者」(大中小商企、鄉事、街坊和同鄉宗族),極少數反中亂港親英餘孽(中國吞併香港之後三四年,中國才開始發現香港有「中產」階層,「管治」問題)。四、先驗、主觀確定香港社會運作是唯商、唯經濟,行政主導,選舉、立法和諮詢組織和諮詢過程都是聊備一格,五、先驗、主觀確定香港成功不必民主,民主是英人埋下計時炸彈,必須嚴防範。

中國誤讀香港這本書,第三層次是:一、香港是歷史問題,吞併香港是歷史正道,申張正義;不自動自覺這樣想,沒有這種思想感情就是「思想不正確」,異己異端。二、吞併香港由港人搞資本主義,港人搞資本主義和中國社會主義並存,河水井水,各行其是,(互不影響);三、香港無文化,百年殖民,港人民族感情,不愛國,要(慢慢)再教育,重建民族感情和愛國觀。四、九七前香港成功和英人英治無關,和「香港文化」無關(一是化外,一是野生孽種,香港根本無文化可言),而是中國和中國人的成果,英人英治反而阻撓香港和中國的關係,挫抑香港的成功(九七前周匪南在工業總會週年會議上講話);所以香港被中國吞併後,中國全力支持香港,香港獲得兩種世界、兩個社會制度的好處,只可以比英治更好,不可能不好。 這是不以任何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的「歷史客觀必然性」。

這三個層面的誤讀,似乎會五十年不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