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矛盾衝突下的新疆獨立運動

劉奇峰   2000 年 10 月 11 日

【多維新聞社11日電】劉奇峰10日在《大家論壇》發表文章,標題是《種族矛盾衝突下的新疆 獨立運動》:目前,新疆獨立運動已經成為中國境內最敏感的話題之一,每當新疆發生暴力事 件,外界也總是與疆獨勢力聯想在一起,新疆問題與台獨、藏獨一樣,已經令反動獨裁的中南海頭目相當頭痛。

雖然目前無法得知維族中支援疆獨的確切比例到底有多少,但是可以獲知的是大部分的維吾爾 族都希望「東土耳其斯坦」能脫離中國的獨裁管治,不管是以和平的方式或暴力的手段。

中國新疆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市8日下午的大爆炸,迄今已經造成近90人死亡、300多人受傷。 雖然北京獨裁政權目前初步排除該爆炸案是新疆獨立勢力所謀劃,但境外媒體仍報導這次爆炸 案是由一個名為「庫來西」的疆獨組織所為。該事件也引起外界對新疆獨立運動的關注。

走進新疆最西邊的伊犁自治區首府伊寧(維吾爾族慣稱為「古爾加(Ghulja)」)的訪客都能 看到市中心解放路上的一面大看板上面,身著傳統服飾的新疆各少數民族露出笑容,看板下寫 著「促進民族團結、支持祖國統一」幾個大字。

但是在伊寧市街頭,老一輩的維族居民,甚至年輕的擦鞋童卻只能說少數漢語,他們的面孔也 與漢人有顯著的不同,看起來比較像歐洲人。外地人不知道,在伊寧市安定的街景下曾經發生 過要求獨立的暴動事件。

1997年2月5日,當時正值漢族農曆新年除夕,超過1000名維族青年上街遊行,要求北京獨裁政 權讓新疆獨立,這些示威者後與武警發生嚴重衝突。據不完全統計,該次暴動共造成192人死 亡,其中100人是中國武警及士兵。這便是著名的「伊寧事件」。北京專制政權隨即在新疆對 疑似疆獨份子展開逮捕行動,並有多名疆獨份子被處決。

建立「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 據北京政權統計,新疆目前約有1700萬人,其中有800萬人左右 是維吾爾族人,哈薩克族占100萬人,吉爾吉斯族占15萬人。而漢人約占總人口的37%,即約 600萬人。但疆獨方面認為,北京政權刻意隱瞞維吾爾族的人口數,維族實際人口應有1500萬人。

維吾爾族並不喜歡外地人稱他們所居住的土地為「新疆」,他們稱這塊占中國版圖六分之一的 最大省份為「東土耳其斯坦(土耳其語SherqiyTuerkistan)」,因為新疆這個名稱對他們來說有被 征服的屈辱意味。

「東土」奉土耳其共和國為正朔,連其「國旗」「藍色星月旗」都與土耳其的國旗非常相似。 1944年,在蘇共總書記史達林的協助下,東土「共和國臨時政府」曾經短暫的在喀什成立,在 1949年中共政權成立後,蘇方開始撤回對東土的援助,東土政權在成立短短5年後消失。1950 年,共黨政府模仿中國各朝「移民實邊」的方式,開始組織「新疆建設兵團」進入新疆,從此 漢族方面便與維族展開了長達數十年的武裝暴力抗爭。

當時被解放軍擊退的疆獨勢力主要進入了同文同種的土耳其,主要分佈在安卡拉及伊斯坦堡等 地。在中國軍隊的進逼之下,1962年新疆的維族人向鄰近的哈薩克共和國展開了大逃亡,目前 居住在哈薩克的維族人大約有30萬。

目前流亡在外的疆獨勢力以建立「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為主要訴求,並在土耳其成立了流亡 政府,雖然該組織非常鬆散,但與信奉佛教、注重和平的藏獨運動不同的是,信奉回教的疆獨 運動以暴力活動為主要手段,在獲得維族兄弟「裏應外合」的情況下,北京政權目前對疆獨的 活動相當頭痛。

種族問題嚴重成暴力導火線 信仰回教的維吾爾族以接近土耳其語的維吾爾語為主要語言。他 們不論語文、生活習慣、宗教信仰等都與漢人有極大的不同,因此也常生嫌隙。幾年前,一名 漢族居民在南疆的喀什市的維族肉攤上買肉時,對每塊肉都摸摸捏捏,觸犯了維族喜愛乾淨的 禁忌,雙方互起口角,屠夫一怒之下揮刀砍死了顧客,後被當地公安擊斃。

不過與維族接觸過的人都表示,維族人民其實是一個沒有心機,但愛恨分明的民族。但是一名 維族獨立運動幹部表示,漢人對維吾爾族常常有一種鄙視的優越感,而且又是大啖豬肉的「異 教徒」。

另外,維族高居不下的失業率也是使當地人憎恨漢族的原因。一名在喀什市政府內任職的維族 青年表示,當地每年有約6000名維族青年由高中或是大學畢業,但是只有一半的人能找得到工 作。這名維族幹部表示,「失業的人當中有90%是維吾爾族人,但是漢族的畢業生要找到工作 絕對沒有問題。」目前在新疆,維族所從事的職業大多是攤販、黑市貨幣兌換者或是守門員等 較為低下的工作。

北京反動政權在新疆所採取限制宗教活動的動作也引起了維族居民的反感。在伊寧事件後,當 局開始嚴加取締未登記的清真寺,查獲後便勒令關閉。另一方面,中共也禁止當地回教組織對 兒童及青少年所開設的古蘭經讀經班,並嚴格限制回教教士的年齡及資格,更規定共產黨員不 得前往清真寺朝拜。

這種被歧視感加上與漢族不同的分別感造成一種「我族」意識不斷在維族中流傳,造成維族在 漢族的統治下,常有深深的挫折感,暴力事件也不斷發生。

另一方面,中共政權鼓勵漢人向新疆遷移,以「移民實邊」的方式來稀釋維族的凝聚力。1950 年代開始,中共軍頭王匪震所率領的新疆建設兵團逐漸移入新疆。王匪震被稱為「新疆王」; 在王匪震主理新疆建設兵團事務期間,因握有兵權,因此採取高壓政策壓制疆獨勢力的發展。 文革後,在鄧匪小平「改革開放」的旗幟下,第二批漢人進入新疆北部,而最近北京政權又將 三峽水利工程所影響的居民遷入新疆,造成新疆的漢人愈來愈多。1949年時,新疆的漢人僅有 30萬,但目前已經超過600萬人。

走進烏魯木齊,若不特別注意街上維族裝扮的百姓,這個擁有140萬人口的新疆首府城市給人 的感覺就像中國內地的任何一個大中型都市。維吾爾族對漢人的大量遷移已經逐漸由恐懼轉變 為憤怒,這種情緒,在新疆的漢人人口愈來愈逼近總人口的50%時更為強烈。

相對於漢族認為自己是「龍的傳人」,維族則認為自己是「狼的傳人」。他們勝利的手勢不是 V字,而是將拇指及中指、無名指3根手指合起來,小指及食指上翹的「狼的手勢」,維族依 據該手勢辨別敵友,「狼的手勢」最後也成為疆獨運動的特別記號。

南疆比北疆更為嚴重在伊寧事件後,疆獨方面立即展開了報復行動。1997年3月7日,在中國首 都北京市西單區,一部正在行駛的公共汽車突然爆炸,造成至少2名乘客死亡,並引起北京市 的恐慌,公安開始奉命調查進京的各類車輛,尤其是維吾爾籍的司機更被嚴查。

有鑒於暴力事件有向中國內陸蔓延的現象,中共中央政治局下發了「中共中央第7號檔」,文 件中特別點出南疆是北京政權防堵疆獨運動的焦點。由於漢人與多半的經濟活動集中在北疆, 維族開始向南疆遷徙。南疆的傳統綠洲式社會凝聚了傳統的維族文化,同仇敵愾的結果,造成 南疆獨立之聲更為強悍。

疆獨運動主事者認為,北京獨裁政權毫不注重維族人權,不斷于南疆的羅布泊進行核子試爆, 造成當地人民罹患白血病及相關癌症的人數大幅增加。另一方面,他們認為,南疆蘊藏豐富的 石油,使北京獨裁政權更不願放棄新疆而任其獨立。

石油資源的確使北京政權將新疆視為戰略要地。據官方中新社最近的報導,新疆克拉瑪依的油 田依目前的開採速度及程度,至少還能開採100年,這還不包括南疆塔里木盆地未開採的豐富 油源。新疆對目前石油主要仰賴進口的中國來說,不啻是一個重要的新能源來源,石油也成為 漢維兩族鬥爭的另一個議題。

兩岸開戰之時便是東土「獨立聖戰」開打之時疆獨組織認為,與中共政權談判和平解決新疆問 題毫無可能,他們也已擬定與中共政權正式開打的時間。據曾經採訪過疆獨運動的前傳訊電視 採訪主任梁冬表示,疆獨將「獨立聖戰」的時間定在2005年。梁冬表示,這個時間的選定有其原因。

他表示,疆獨勢力最大的希望在鄰近的哈薩克共和國,因為當地的疆獨份子人數最多,而據疆 獨組織對哈薩克政局的瞭解,在2005年的時候,原共黨政府時代的勢力才會完全退出哈國政壇 ,那時哈國將可順利成立回教穆斯林政府,成為疆獨運動的大後方。

疆獨組織也估計,2005年之時中國與臺灣將爆發戰爭,那時就是東土建國的良機。他們表示, 現在一聲令下,疆獨組織將可動員20萬至40萬軍隊。梁冬表示,這個數字一點都不誇張。 以疆獨組織「青年之家」為例,構成該組織的都是具有特種部隊水準的軍人。他們不但能獨立 製作炸彈,也能操作任何現代化武器。在聖戰的號召之下,他們甚至加入土耳其軍隊,主動參 加與庫德族的戰役,以磨練實戰經驗。不過梁冬表示,如果東土之戰打起來,牽扯的勢力將非常複雜,會牽涉到伊斯蘭世界的許多國家。

中共政權對疆獨勢力多管齊下 為遏止疆獨運動,中共政權也決定以多管齊下的方式意圖解決 新疆問題。對於暴力的疆獨勢力,中共政權採取「主動進攻、露頭就打」的方針。新疆人大主 任阿木冬.尼牙孜針對日益增加的暴力行動便表示有「極少數的分裂主義份子」瘋狂反漢、排 漢,「必須堅決打擊、絕不手軟」。

在該方針之下,中國在新疆各地大肆逮捕疆獨份子,甚至出動軍方的直升機前往山區搜尋,一 旦經當地法院判定有罪,便立即處決,在今年1月中國便公開處死了5名回教分離份子。

另外,只要當地勢力疑似與疆獨運動有所牽扯,便會立即被逮捕入獄,新疆著名女商人熱比婭 .卡迪爾便是著名的例子。曾被美國「財富(Fortune)」雜誌評為中國十大富商的熱比婭,1999 年8月11日因為意圖與訪問新疆的美國國會代表團幕僚人員接觸,而被中共專制政權以「危害 國家安全」的罪名被逮捕,並被判刑8年。

中共專制政權也以外交的手段來抑制疆獨勢力。針對同情、支持疆獨運動的土耳其政府,1998 年在聯合國安理會中,中共政權以常任理事國的身分支持與土耳其有領土爭執的希臘,使得佔 領賽普勒斯島的土國勢力無法建立「北賽普勒斯土耳其共和國」,逼得當時的土國總理尤馬茲 不得不下令政府各部會不得有支持疆獨、「分離中國領土」的行為。

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在今年4月訪問土耳其時曾經警告土國政府不得支持疆獨,當時土國內部 同情疆獨的勢力還為此抨擊執政黨「姑息中國」。另外在7月所舉行的上海五國會議中,中國 與俄國也有聯手合作圍堵中亞回教勢力,以遏制國內疆獨勢力的動作。

而中共政權近來頻頻宣傳的「西部大開發」戰略的一個重要目的,也是希望以經濟帶動發展, 最終消除貧窮的方式來解除新疆的不安。據中共政權官方公佈,未來10年,中共專制政權預計 在新疆投資9000億元人民幣,一方面使新疆「富起來」,另一方面以引進外資的方式,逼使疆 獨勢力不敢貿然採取暴力行動。

不過,依照政治學的革命J曲線理論,當一地人民由貧轉富的過程中,由於所受教育程度及資 源的提高,「革命」的動機反而會更強烈。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疆獨運動領導者便表示,新疆 的問題「不只是經濟問題」,還牽扯到複雜的民族情感在內。由此看來,在可預見的未來,疆 獨運動仍會以他們自己的方式,不斷反抗北京獨裁政權在新疆的統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