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裔與國家認同的混淆: 台灣人與中國人

林保華
林保華

《台灣時報》 2006 年 10 月 6 日

民進党主席游錫堃面對紅軍的倒扁活動,不但指出中國是影武者,更說這是中國人欺侮台灣人。這些話引起爭議,更有人說是挑撥族群問題。其實,游主席是道出了國家認同問題。

從倒扁運動開始以後北京不斷隔海發出反獨的指令,加上已經認同中國而長期居住在中國的台灣人紛紛回來或在中國表態倒扁,使倒扁活動充滿濃濃的"中國味"。問題還在這場運動不止是針對陳總統本人,還波及支持台獨,也就是認同台灣是個主權國家的人士;不但辱駡他們支持貪腐,甚至不惜揮拳相向。即使這些人沒有拿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也已經是"中國心"了。在這個情況下,不是中國人欺侮台灣人是什麼?不是中國欺侮台灣又是什麼?這是國與國關係,而不是族群問題。至於煽動族群分裂者,正是中國時報把游主席所說的"中國人"歪曲為"中國豬",手段可是太卑劣了。在事實面前,中國時報不得不刊登"小啟"致歉。

居住在台灣的民眾是中國人還是台灣人,曾有不少民調,自認是中國人的,只有一成上下,其他不是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就是"既是台灣人,又是中國人"。後兩種情況人數比較接近,但是認台灣人的越來越多,因為自然規律的作用,外省籍的年輕一代也在台灣出生,加上台灣主體意識的滋長,對中國的認同少於對台灣的認同,特別是,中國是專制國家而台灣是民主國家。

但是由於原住民以外台灣人與中國的血緣關係,因此有些政治人與媒體人有意混淆血緣認同與國家認同的關係,把同一血緣歪曲為同一國家。其目的無非是討好中國,並為聯共制台製造合理根據。

其實,是什麼國人,是法理上的定義,與血緣無關;與血緣有關則叫族裔。美國是移民國家,而且移民來自各大洲,所以有多族裔。但是也有一些中國人很奇怪,明明已經加入外國籍,甚至宣了誓,但是還自認是中國人。最明顯的是,在一些城市與北京競逐奧運主辦權時,他們會支持中國北京,而不是他們入籍的國家。就如澳洲悉尼與加拿大多倫多,就不乏這樣子的華裔。也有的華裔,在民主國家入籍後,卻支援中國的獨裁專制制度與踐踏人權的行為,背離了入籍國家的理念。這正是表現了對他們自己國家的不忠誠。

台灣也有這樣的華裔:對台灣的民主化格格不入,一心嚮往專制中國,甚至夥同專制中國詆毀民主台灣,踐踏台灣的主權。他們是中國人中的壞種,因為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理解台灣,尊重台灣。

當然,在一般情況下,台灣人自稱是台灣人可也,沒有必要掛上華裔兩字。游主席之所以說自己是華裔台灣人,是因為有人攻擊他是數典忘祖,因此他以華裔來表明他的祖先來自中國。但那是血緣,至於國家,則是台灣。也就是說,他是祖先來自中國的台灣人。

最清楚可以比較的是新加坡人。新加坡是土地比台灣小,人口比台灣少的國家。華裔占大多數,是華裔新加坡人。但是還有馬來裔、印度裔等,即使膚色不同,仍然是認同新加坡這個國家的新加坡人。遠不如新加坡人的台灣中國人,真是因為缺乏對自己國家主權的認同,在中共的煽動蠱惑下,才導致台灣紛亂不休。這是台灣未來必須努力解決的問題。

本連線評論員齊建國按:國民黨和共產黨,俱都曾把黨和國家混為一談,為維持其獨裁專制,其對人民灌輸的思維毒素之一是把族裔與國家的認同混淆起來。台灣的危險正在此處,中國對民主世界的威脅也正在此;當年希特勒正是以此為綱,使納粹德國得到高速度發展後發動二次世界大戰造成人類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