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太與葉劉的路線鬥爭

林保華
林保華

《爭鳴》2007年10月號

 馬力逝世,選戰提前

香港中共外圍組織民建聯主席馬力因病逝世,他的立法會議員職位出現空缺,成了民主派與親共人士必爭之地,最後可能落實為兩個名女人之爭。這兩個名女人,一個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一個是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有趣的是,它反映了香港公務員中的「兩條路線」鬥爭。

由於這原是親共人士席位,所以他們當然要派遣重量級人馬補回空缺,最可能的人選就是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此人二○○三年給二十三條制定法律時為北京衝鋒陷陣過猛而下台,於前年從美國回香港,在籌組班底後,人們一直計算她會在哪一個適當時刻重出江湖。本來,明年的立法會選舉,她可能出來爭奪現任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因為北京另有重用而空出來的席位,但是因為馬力的去世,就迫她提前出來。

然而,正當親共人士內部還在討價還價時,民主派內部也有不同聲音傳出來,包括民主黨的二線人物,民主派其他政黨也有人想問鼎這個空缺。這種雜音在民主派內部出現很正常,經過內部協調,也擬定挑選出選人馬的機制。

陳太參選的「秘密」

陳方安生宣佈參選,給民主派打了一支強心針。自從二○○一年一月陳方安生被北京強迫退休後,民主派就希望她能出來為香港的民主事業貢獻一些力量。陳方安生被美國傳媒稱為「香港的良心」,到底她從舊體制出來,因此總下不了那個決心,只是在適當時候發表一些言論,或者在盛大的遊行隊伍中亮一下相。由於陳方安生的民望在香港政治人物中一直保持高位,這次的出山,自然引來漣漪。

今年的小圈子特首選舉,民主派希望陳方安生出山,與曾蔭權一較高下。但是陳方安生沒有出來,估計有兩個原因:一,北京沒有出來祝福,因此斷定沒有勝選的希望;二,不想破壞與原先公務員隊伍中僅次於她的曾蔭權的關係。

然而這次怎麼一反常態,願意出來競選立法會議員這個比特首低級別的職務呢?除了北京沒有理由公然反對外,根據《壹週刊》的報道,這次能夠動員陳太出來參選的是民主黨前主席李柱銘、大律師公會前主席張健利、「壹傳媒」主席黎智英的鼓動。但是最觸目的報道卻是:「李澤楷一直有意促成兩大民主派政黨--民主黨和公民黨合併,以鞏固民主派力量。上週三他與陳太密會,就是游說她出選立法會,並在財力上支援,助陳太統領此兩大政黨,並爭取二○一二普選。」李澤楷是愛國商人李嘉誠的二公子,在愛國商人與民主派切割得一乾二淨的時候,這個報道怎麼可能沒有轟動效應?

民主派雜音基本消失

如果這是確實消息,必然觸怒中共,因為在中共眼裡,商人也必須接受中共的領導,否則,不給你賺錢的機會,甚至逼你破產。九七年中國併吞香港以前,中共已經對香港商人施加許多政治壓力,何況九七年中國併吞香港之後?因此,李澤楷立刻宣佈沒有那麼一回事,也無捐款給陳太之情事。但是即使沒有這件事情,這個消息也必然使中共不悅。而陳方安生的出山,竟然不只是選一個立法會議員而已,甚至負統合民主派的重任,這更使中共眼冤,今後會有甚麼相應行動,需要我們密切觀察。

無論如何,現在陳方安生願意披褂上陣了,民主派內部雜音基本消失。連桀驁不馴的社會民主連線主席黃毓民也表示擁戴,因此如果民主派內部還有甚麼不服的話,也應該以大局為重。

親共陣營內部,雖然還沒有定案,但是主流意見是葉劉出來與陳太對決。

陳太葉劉分道揚鑣

陳太與葉劉都是港英培養的公務員,最後卻「分道揚鑣」,的確發人深省。港英的西方教育,讓他們尊重西方的民主選舉,並且投身進去,就連曾經在九七前擔任過首席行政局與立法局議員的商人李鵬飛,也投身民主選舉的洪流,這與靠「關係」與「權勢」發家的中國政治暴發戶,反映兩種不同的價值觀。但是陳太與葉劉最終要分手,乃至爭鋒,根本原因還是九七後出現不同的政治氣候與「主人」。

雖然九七後陳太繼續留任,也發表過一些「愛國」言論,但是在價值觀上始終沒有變化,例如對民主目標的態度,對言論自由的態度。也因為如此,最後不見容於北京。反之,葉劉在九七後靠攏北京,比現在的特首曾蔭權還甚,所以在中共硬銷基本法二十三條的國安條例時,其他前港英高官都沒有她那樣積極的賣身投靠,比共產黨還共產黨,以致引起公憤,最後被北京犧牲。當然,葉劉的忠勇表現獲得了香港親共人士的肯定,要還她一個「公道」,所以她回到香港後,一直得到親共人士的善頌善禱。由於這幾年來香港傳媒生態的急劇變化,葉劉從反面人物被宣傳為正面人物,增加民主派許多困擾。

陳方安生的出場,可為民主派暫時解困,如果她成為民主派的「共主」,是否意味著香港民主派未來會走溫和與中產的路線?中共又是否歡迎這種路線?民主派內部會不會出現新的路線鬥爭?不論如何,長遠看來,民主派如果不自身努力,例如加強自己內部的團結,創造一個新思維,又豈能在共產黨的鳥籠子裡真正解困?